>

诏浑为征东将军、都官尚书,诏浑为征东将军、

- 编辑:冠亚体育官方入口-冠亚体育官方网站『HOME』 -

诏浑为征东将军、都官尚书,诏浑为征东将军、

○李浑 子湛 浑弟绘 族子公绪 李玙 弟瑾 族弟晓 郑述祖 子元德

魏兰根 崔

李浑,字季初,赵郡柏人人也。曾祖灵,魏巨鹿公。父遵,魏冀州征东府司马, 京兆王愉冀州起逆,遇害。浑以父死王事,除给事中。时四方多难,乃谢病,求为 青州征东府司马。与河间邢邵、北海王昕俱奉老母、携妻子同赴青、齐。未几而尔 朱荣入洛,衣冠歼尽。论者以为知机。永安初,除散骑常侍。

第二十九卷  补列传第二十一

魏兰根,巨鹿下曲阳人也。父伯成,魏中山太守。兰根身长八尺,仪貌奇伟, 泛览群书,诵《左氏传》、《周易》,机警有识悟。起家北海王国侍郎,历定州长 流参军。丁母忧,居丧有孝称。将葬常山郡境,先有董卓祠,祠有柏树。兰根以卓 凶逆无道,不应遗祠至今,乃伐柏以为郭材。人或劝之不伐,兰根尽取之,了无 疑惧。遭父丧,庐于墓侧,负土成坟,忧毁殆于灭性。后为司空、司徒二府记室参 军,转夏州平北府长史,入为司徒掾,出除本郡太守,并有当官之能。

普泰中,崔社客反于海岱,攻围青州。诏浑为征东将军、都官尚书,行台赴援。 而社客宿将多谋,诸城各自保,固壁清野。时议有异同。浑曰:“社客贼之根本, 围城复逾晦朔。乌合之众,易可崩离。若简练骁勇,衔枚夜袭,径趣营下,出其不 意,咄嗟之间,便可擒殄。如社客就擒,则诸郡可传檄而定。何意冒热攻城,疲损 军士。”诸将迟疑,浑乃决行。未明,达城下,贼徒惊散,生擒社客,斩首送洛。 海隅清定。

李浑浑弟绘 李玙 郑述祖

正光末,尚书令李崇为本郡都督,率众讨茹茹,以兰根为长史。因说崇曰: “缘边诸镇,控摄长远。昔时初置,地广人稀,或征发中原强宗子弟,或国之肺腑, 寄以爪牙。中年以来,有司乖实,号曰府户,役同厮养,官婚班齿,致失清流。而 本宗旧类,各各荣显,顾瞻彼此,理当愤怨。更张琴瑟,今也其时,静境宁边,事 之大者。宜改镇立州,分置郡县,凡是府户,悉免为民,入仕次叙,一准其旧,文 武兼用,威恩并施。此计若行,国家庶无北顾之虑矣。”崇以秦闻,事寝不报。军 还,除冠军将军,转司徒右长史,假节,行豫州事。

后除光禄大夫,兼常侍,聘使至梁。梁武谓之曰:“伯阳之后,久而弥盛,赵 李人物,今实居多。常侍曾经将领,今复充使,文武不坠,良属斯人。”使还,为 东郡太守,以赃征还。世宗使武士提以入,浑抗言曰:“将军今日犹自礼贤耶?” 世宗笑而舍之。

  李浑,字季初,赵郡柏人人也。曾祖灵,魏巨鹿公。父遵,魏冀州征东府司马,京兆王愉冀州起逆,遇害。浑以父死王事,除给事中。时四方多难,乃谢病,求为青州征东府司马。与河间邢邵、北海王昕俱奉老母、携妻子同赴青、齐。未几而尔朱荣入洛,衣冠歼尽。论者以为知机。永安初,除散骑常侍。

孝昌初,转岐州刺史。从行台萧宝寅讨破宛川,俘其民人为奴婢,以美女十人 赏兰根。兰根辞曰:“此县界于强虏,皇威未接,无所适从,故成背叛。今当寒者 衣之,饥者食之,奈何将充仆隶乎?”尽以归其父兄。部内麦多五穗,邻州田鼠为 灾,犬牙不入岐境。属秦陇反叛,萧宝寅败于泾州,高平虏贼逼岐州,州城民逼囚 兰根降贼。宝寅至雍州,收辑散亡,兵威复振,城民复斩贼刺史侯莫陈仲和,推兰 根复任。朝廷以兰根得西土人心,加持节、假平西将军、都督泾岐东秦南岐四州军 事,兼四州行台尚书。寻入拜光禄大夫。

天保初,除太子少保。时邢邵为少师,场愔为少傅,论者为荣。以参禅代仪注, 赐爵泾阳县男。删定《麟趾格》。寻除海州刺史。土人反,共攻州城。城中多石, 无井,常食海水。贼绝其路。城内先有一池,时旱久涸,一朝天雨,泉流涌溢。贼 以为神,应时骇散。浑督励将士,捕斩渠帅。浑妾郭氏在州干政纳货,坐免官。卒。

  普泰中,崔社客反于海岱,攻围青州。诏浑为征东将军、都官尚书,行台赴援。而社客宿将多谋,诸城各自保,固壁清野。时议有异同。浑曰:「社客贼之根本,围城复逾晦朔。乌合之众,易可崩离。若简练骁勇,衔枚夜袭,径趣营下,出其不意,咄嗟之间,便可擒殄。如社客就擒,则诸郡可传檄而定。何意冒热攻城,疲损军士。」诸将迟疑,浑乃决行。未明,达城下,贼徒惊散,生擒社客,斩首送洛。海隅清定。

孝昌末,河北流人南渡,以兰根兼尚书,使齐、济、二兖四州安抚,并置郡县。 河间邢杲反于青、兖之间,杲,兰根之甥也,复诏兰根衔命慰劳。杲不下,仍随元 天穆讨之。还,除太府卿,辞不拜。转安东将军、中书令。

子湛,字处元。涉猎文史,有家风。为太子舍人,兼常侍,聘陈使副。袭爵泾 阳县男。浑与弟绘、纬俱为聘梁使主,湛又为使副,是以赵郡人士,目为四使之门。

  后除光禄大夫,兼常侍,聘使至梁。梁武谓之曰:「伯阳之后,久而弥盛,赵李人物,今实居多。常侍曾经将领,今复充使,文武不坠,良属斯人。」使还,为东郡太守,以赃征还。世宗使武士提以入,浑抗言曰:「将军今日犹自礼贤耶?」世宗笑而舍之。

庄帝之将诛尔朱荣也,兰根闻其计,遂密告尔朱世隆。荣死,兰根恐庄帝知之, 忧惧不知所出。时应诏王道习见信于庄帝,兰根乃托附之,求得在外立功。道习为 启闻,乃以兰根为河北行台,于定州率募乡曲,欲防井陉。时尔朱荣将侯深自范阳 趣中山,兰根与战,大败,走依渤海高乾。属乾兄弟举义,因在其中。高祖至,以 兰根宿望,深礼遇之。中兴初,加车骑大将军、尚书右仆射。及高祖将入洛阳,遣 兰根先至京师。时废立未决,令兰根观察魏前废帝。帝神采高明,兰根恐于后难测, 遂与高乾兄弟及黄门崔同心固请于高祖,言废帝本是胡贼所推,今若仍立,于理 不允。高祖不得已,遂立武帝。废帝素有德业,而为兰根等构毁,深为时论所非。

绘,字敬文。年六岁,便自愿入学,家人偶以年俗忌,约而弗许。伺其伯姊笔 牍之间,而辄窃用,未几遂通《急就章》。内外异之,以为非常儿也。及长,仪貌 端伟,神情朗隽。河间邢晏,即绘舅也,与绘清言,叹其高远。每称曰:“若披云 雾,如对珠玉,宅相之寄,良在此甥。”齐王萧宝夤引为主簿记室,专管表檄,待 以宾友之礼。司徒高邕辟为从事中郎,征至洛。时敕侍中西河王、秘书监常景选儒 学十人缉撰五礼,绘与太原王又同掌军礼。魏静帝于显阳殿讲《孝经》、《礼记》, 绘与从弟骞、裴伯茂、魏收、卢元明等俱为录议。素长笔札,尤能传受,缉缀词议, 简举可观。天平初,世宗用为丞相司马。每罢朝,文武总集,对扬王庭,常令绘先 发言端,为群僚之首。音辞辩正,风仪都雅,听者悚然。

  天保初,除太子少保。时邢邵为少师,场愔为少傅,论者为荣。以参禅代仪注,赐爵泾阳县男。删定《麟趾格》。寻除海州刺史。土人反,共攻州城。城中多石,无井,常食海水。贼绝其路。城内先有一池,时旱久涸,一朝天雨,泉流涌溢。贼以为神,应时骇散。浑督励将士,捕斩渠帅。浑妾郭氏在州干政纳货,坐免官。卒。

太昌初,除仪同三司,寻加开府,封巨鹿县侯,邑七百户。启授兄子同达。兰 根既预义勋,位居端揆,至是始叙复岐州勋,封永兴县侯,邑千户。高乾之死,兰 根惧,去宅,避于寺。武帝大加谴责,兰根忧怖,乃移病解仆射。天平初,以病笃 上表求还乡里。魏帝遣舍人石长宣就家劳问,犹以开府仪同,门施行马,归于本乡。 二年卒,时年六十一。赠冀定殷三州军事、定州刺史、司徒公、侍中,谥曰文宣。 兰根虽以功名自立,然善附会,出处之际,多以计数为先,是以不为清论所许。

武定初,兼常侍,为聘梁使主。梁武帝问绘:“高相今在何处?”绘曰:“今 在晋阳,肃遏边寇。”梁武曰:“黑獭若为形容?高相作何经略?”绘曰:“黑獭 游魂关右,人神厌毒,连岁凶灾,百姓怀土。丞相奇略不世,畜锐观衅,攻昧取亡, 势必不远。”梁武曰:“如卿言极佳。”与梁人泛言氏族,袁狎曰:“未若我本出 自黄帝,姓在十四之限。”绘曰:“兄所出虽远,当共车千秋分一字耳。”一坐大 笑。前后行人,皆通启求市,绘独守清尚,梁人重其廉洁。

  子湛,字处元。涉猎文史,有家风。为太子舍人,兼常侍,聘陈使副。袭爵泾阳县男。浑与弟绘、纬俱为聘梁使主,湛又为使副,是以赵郡人士,目为四使之门。

长子相如,秘书郎中。以建义勋,寻加将军。袭父爵,迁安东将军、殷州别驾, 入为侍御史。武定三年卒。次子敬仲。肃宗时,佐命功臣配享,而不及兰根。敬仲 表诉,帝以诏命既行,难于追改,擢敬仲为祠部郎中。卒于章武太守。

使还,拜平南将军、高阳内史。郡境旧有猛兽,民常患之。绘欲修槛,遂因斗 俱死。咸以为化感所致,皆请申上。绘曰:“猛兽因斗而毙,自是偶然,贪此为功, 人将窥我。”竟不听。高祖东巡郡国,在瀛州城西驻马久立,使慰之曰:“孤在晋, 知山东守唯卿一人用意。及入境观风,信如所闻。但善始令终,将位至不次。”河 间守崔谋恃其弟暹势,从绘乞麋角鸰羽。绘答书曰:“鸰有六翮,飞则冲天,麋有 四足,走便入海。下官肤体疏懒,手足迟钝,不能逐飞追走,远事佞人。”是时世 宗使暹选司徒长史,暹荐绘,既而不果,咸谓由此书。天保初,为司徒右长史。绘 质性方重,未尝趋事权势,以此久而屈沉。卒。赠南青州刺史,谥曰景。

  绘,字敬文。年六岁,便自愿入学,家人偶以年俗忌,约而弗许。伺其伯姊笔牍之间,而辄窃用,未几遂通《急就章》。内外异之,以为非常儿也。及长,仪貌端伟,神情朗隽。河间邢晏,即绘舅也,与绘清言,叹其高远。每称曰:「若披云雾,如对珠玉,宅相之寄,良在此甥。」齐王萧宝夤引为主簿记室,专管表檄,待以宾友之礼。司徒高邕辟为从事中郎,征至洛。时敕侍中西河王、秘书监常景选儒学十人缉撰五礼,绘与太原王又同掌军礼。魏静帝于显阳殿讲《孝经》、《礼记》,绘与从弟骞、裴伯茂、魏收、卢元明等俱为录议。素长笔札,尤能传受,缉缀词议,简举可观。天平初,世宗用为丞相司马。每罢朝,文武总集,对扬王庭,常令绘先发言端,为群僚之首。音辞辩正,风仪都雅,听者悚然。

兰根族弟明朗,颇涉经史,粗有文性。累迁大司马府法曹参军,兼尚书金部郎 中。元颢入洛阳,明朗为南道行台郎中,为颢所擒。后弃颢逃还,除龙骧将军、中 散大夫,赐爵巨鹿侯。永安末,兰根为河北行台,引明朗为左丞。及兰根中山之败, 俱归高祖。中兴初,拜抚军将军,出为安德太守。后转卫将军、右光禄大夫、定州 大中正。武定初,为显祖谘议参军。出为平阳太守,为御史所劾,因被禁止。遇病 卒。

公绪,字穆叔,浑族兄籍之子。性聪敏,博通经传。魏末冀州司马,属疾去官。 后以侍御史征,不至,卒。

  武定初,兼常侍,为聘梁使主。梁武帝问绘:「高相今在何处?」绘曰:「今在晋阳,肃遏边寇。」梁武曰:「黑獭若为形容?高相作何经略?」绘曰:「黑獭游魂关右,人神厌毒,连岁凶灾,百姓怀土。丞相奇略不世,畜锐观衅,攻昧取亡,势必不远。」梁武曰:「如卿言极佳。」与梁人泛言氏族,袁狎曰:「未若我本出自黄帝,姓在十四之限。」绘曰:「兄所出虽远,当共车千秋分一字耳。」一坐大笑。前后行人,皆通启求市,绘独守清尚,梁人重其廉洁。

明朗从弟恺,少抗直有才辩。魏末,辟开府行参军,稍迁尚书郎、齐州长史。 天保中,聘陈使副。迁青州长史,固辞不就。杨愔以闻,显祖大怒,谓愔云:“何 物汉子,我与官不肯就!明日将过,我自共语。”是时显祖已失德,朝廷皆为之惧, 而恺情貌坦然。显祖切责之,仍云:“死与长史孰优,任卿选一处。”恺答云: “能杀臣者是陛下,不受长史者是愚臣,伏听明诏。”显祖谓愔云:“何虑无人作 官职,苦用此汉何为,放其还家,永不收采。”由是积年沉废。后遇杨愔于路,微 自披陈。杨答曰:“发诏授官,咸由圣旨,非选曹所悉,公不劳见诉。”恺应声曰: “虽复零雨自天,终待云兴四岳。公岂得言不知?”杨欣然曰:“此言极为简要, 更不须多语。”数日,除霍州刺史。在职有治方,为边民悦服。大宁中,卒于胶州 刺史。

本文由文学天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诏浑为征东将军、都官尚书,诏浑为征东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