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我知道是那三个狗日的高级中学队又玩马回来

- 编辑:冠亚体育官方入口-冠亚体育官方网站『HOME』 -

自我知道是那三个狗日的高级中学队又玩马回来

我不得不停留下来故事的叙述线来讲讲这个狗日的高中队这个鸟人,还有他的一些鸟事。这些事情我当时是不知道的,以后随着在狗头大队呆的时间久了自然而然知道的,也忘了谁说的了,好像很多人都在说他那点鸟事。因为他确实太鸟了——我也不怕这个狗日的高中队知道我现在在写他那点子鸟事,他收拾我那么多次我给他这点破事曝曝光不算什么我想他也不会生气因为我们现在是兄弟,而且我估计他现在没法子跟我生气因为他这点鸟事全大队都知道有多少人退伍了转业了现在喝酒的时候说起狗头大队不拿他这个鸟人鸟事作下酒菜喝酒的时候岂不是十分不爽?我只是写出来而已——狗头高中队小学时候就是个鸟孩子,揪小女孩辫子偷鸡摸狗打架闹事砸教室玻璃上房揭瓦捅马蜂窝什么没干过?据说他13岁的时候还尿床你说他是不是个鸟孩子?怕老婆的事情我以后再讲不然现在讲了我觉得十分不爽。我先说他小时候这点子鸟事,我说的可不是编的因为后来我跟他喝酒的时候喝多了就拿这点子鸟事数落他他也喝多了就都说了实话还证实部队传言的他13岁还尿床是错误的应该是到9岁,因为那个时候他已经在少林寺祸害了天天挨锤精力发泄的极好所以没办法尿床,我在这儿写也是给他辟辟谣老部队的同志们兄弟们看见了高中队13岁的时候已经不尿床了是一直尿床到9岁!哎呀呀写的我太爽了他当年暴揍我的时候怎么不知道我今天要给他曝光真是大快我心!我写上个章节的时候鼻子一直在下意识的酸真是回想起来不寒而栗啊——你要是被一个少林俗家弟子还是一个在少林寺也是逮谁打谁的弟子那么暴揍一顿你能没有这种感觉吗?这狗头高中队真是太鸟了我不说现在确实不痛快!狗头高中队从小打架大人觉得没有办法管了这孩子怎么办啊?结果他家有个河南登封的远亲就住在少林寺门口那时候还没有《少林寺》那个电影所以大家对少林寺没有什么概念,远亲就是俗家弟子虽然练武术但是更是修身养性的一把好手据说还有法号但是没有出家是居士。那时候高中队家长也不知道少林寺是个武术起源地之一啊因为那个时候没有那些电影啊,就想让高中队去跟远亲修身养性一个阶段就送到登封交给远亲谁知道是一个绝大的错误。高中队跑到登封住在远亲家里上了登封的一个小学远亲生性和蔼对其是醺醺教导但是这个鸟孩子还是没事就在山上到处祸害,终于惹出事情来被寺里的和尚抓住了——他居然敢在少林武僧练武的地方撒尿——远亲知道了但是还是没有说他就是带着他去给寺里的师兄道歉还要他清洁那个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大家去查查资料我手头没有至今我也没有去过什么少林寺也是听我们战友说的——或者我跟高中队证实但是我还得找别人问他的电话,算了管他真不真的反正高中队就是个鸟人就是假的也不亏了他——写的我真是痛快淋漓之尽!其时高中队这个鸟孩子8岁有余生性野蛮但是被寺里的方丈还是主持看上了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收入山门作了俗家弟子——那时候少林寺还没有武校什么的就是和和尚一起练武高中队这个鸟孩子就在里面挨锤——怎么锤的大家看电影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因为他在部队锤我们跟他在少林寺学的不一样不教我们套路不教我们武学上来就是一招制敌弄不死也是残废——还老拿我作示范那时候我刚刚18岁瘦削的跟只蚂蚱一样你说他是不是个鸟人?!狗头高中队在少林寺除了拳打的好腿踢得好其他的什么都不学好,照样出去到处打架——后来他在那一带的山里的角色大概类似于什么小镇关西倒是不抢女色不抢钱财不偷东西就是喜欢锤人——随着年纪的增长还是个鸟人继续喜欢锤人最后发展到连少林寺正经的武僧也锤但是输多胜少总是要被师兄先以武术后以武德进行教育——我们战友兄弟在部队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说高中队如何在少林寺被暴打因为我们白天都刚刚被他锤过晚上过过嘴瘾发泄一下后来我退伍的时候这个版本居然传成被少林和尚们吊起来打——唉——还是理解一下我们的弟兄们吧因为这个鸟人真的是不留情面都怕上格斗课程因为他作示范很有分寸但是那个滋味……我至今回想起来脖子都疼不不不不是疼是喘不上来气。后来这个鸟孩子终于打出事情了,跟地方流氓斗殴出手伤人而且一伤人就是4个那么多。这下子警察要管了不管不行啊,以前是鸟孩子现在都16了还这么鸟功夫也高了这不能不管啊!但是他那个远亲在当地又是个名流——大致相当于今天的文化界名人吧画山水的,我老是想怎么不教这个鸟孩子学画画啊干吗去让他学武术?最后他那远亲还是给他走了个后门就赶紧给他塞进武装部穿上军装当兵了——这一当这个鸟人就真的对了胃口了因为生性就是个鸟人所以在侦察连这种鸟地方简直是鸟归山林一飞千里——但是还是到处锤人在老部队也是打架成性,这种鸟人为什么没有送去劳教我现在也不知道。后来这个鸟人就参加侦察大队上了前线我一算跟我们苗连还真是一块的但是我没跟他提及苗连,因为我跟狗头高中队那时候刚刚互鸟到一起了都是互相鸟的不行不行的我提苗连好像我认输似的——他也不可能不知道我是苗连的兵因为档案上白纸黑字写的清楚,但是他也不手下留情啊!在前线他还是锤人不过这回锤的是小鬼子所以我觉得他虽然鸟但是还是个好军人,一是一二是二,我得分清楚——他是一等功比我们苗连还厉害但是我就是不服他因为我就觉得他不如苗连对我好。回来以后这个鸟人就在部队当侦察兵再后来干到排长再后来就组建这个狗头大队他是第一批队员,后来就当了二中队的中队长。在他从排长到分队长之间还办了件鸟事但是我们都觉得鸟的很是地方,很给我们狗头大队挣脸所以这件事情是正面的——当时我们狗头大队刚刚组建没有经验就到一个什么什么单位受训名字我不说了,因为现在那个单位还是很著名的曝光率很高有名气的不行不行的而且属于另外一个系统说了不太好我就说事情。那个单位比较牛逼因为组建的早参加过国际什么什么比赛还拿了好的名次也经常在媒体曝光大家肯定都知道,所以队员和干部都比较牛逼看不起山沟里来的野战军觉得我们狗头大队的都是土豹子。狗头高中队和我们的老前辈在那个地方倍受歧视,最后就都憋着劲头收拾这帮看不起我们狗头大队的队员和干部。

理论学习没啥子说的因为我们没有啊就死学吧。一个月理论学习完了大家都比较郁闷因为都憋的要命没有动过,然后就该实践课程。结果先是体能课程我们狗头大队让那帮家伙吃了一惊——狗头高中队和我们的老前辈们上了他们的体育场哭的心都有——长这么大没见过塑胶跑道当时的军校也没有啊!然后就看见那个单位的队员都是穿着运动服球鞋在训练都傻眼了——这不跟业余体校一样吗?狗头高中队和我们的老前辈都没有运动服运动鞋就是迷彩作训服和胶鞋他们也没有跑过塑胶的都是丛林山地——结果10000米塑胶跑道一下来那帮子教官就傻眼了——这不是飞毛腿吗?然后就是攀岩训练,狗头高中队和我们的老前辈一看攀岩那种墙就是你们在很多照片上见的那种当时就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墙上——老侦察兵打过仗的还要在墙上练吗?!这说出去不是丢死人吗?结果不练不行是上课啊——结果等他们下来教官的嘴已经合不拢了。然后攀登楼都是跟飞上去一样最后教官说可以了这个项目你们免修。然后就是多能射击,进了地下射击场大家都觉得很诧异这么安静这么干净这是打枪的地方是洗澡的地方?不打不行啊还是上课结果来什么靶子打什么靶子没有犹豫的——都是各个侦察部队挑上来的连排级高手啊!有一半左右是打仗打出来的!你说50米的地下靶场给他们用不是糟蹋了吗?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基本上的科目就是免检了——最后是格斗这回兄弟单位重视了上来的就是格斗教研室最好的教官然后我们狗头大队这帮山里来的土豹子就让他们挑人对锤随便选没有犹豫的。那个教官选来选去选了看上去脸最嫩的一个——我不知道是他中了头奖还是我们狗头大队的高中队中了头奖那时候他才21岁在这个地方学了一个月理论憋的要命就等着锤人呢!结果呢?——狗头高中队把所有的教官锤了一个遍我们其他的老前辈都不乐意了说小高你不能这样给我们留两个好不好就顾着自己玩我们也要活动活动!小高锤的正开心呢你说他肯吗?——当天晚上我们狗头大队的大队长那个更鸟的人知道了这个消息电话里面就说:“都给我回来吧!还有啥学的啊?”于是就都回去了从此那个单位再也不敢号称天下第一。写的累了喝口水歇歇大家看看就得了这是我们在部队时候的演义啊我也不知道是真的是假的下回再说。说狗头高中队的鸟人鸟事我一天一夜也说不完,先说到这里以后穿插着说。这里说的都是我们小兵的演义啊我再说一遍大家就当是个乐子就是我们小兵的传说不是经过验证的事实除了高中队9岁的时候还尿床。哎呀呀真是太快乐了狗头高中队你也有今天!我发现不说不爽所以我一定要说说到我自己爽了我再往下写故事,不然我一直就是不爽不管你们爽不爽我先爽了再说吧——平时写稿子老是被人要这修改那修改的极端不爽,跟这儿就先爽了再说,不合适我整理出书的时候再修改。因为这个狗日的高中队实在太鸟了,我简直不能相信会有这样的鸟人!上面说的是我听说的,我再说我看见的。我当兵后来的两年半都在狗头大队这个狗日的高中队手底下,你们想想我受的什么鸟气?!就不说他收拾我了这个你们想都想的到,一到格斗课程绝对我是示范教材这是没有跑的连狗头大队的军官们都觉得不合适但是这个鸟人就是不放过我所以我总是要很疼很难受但是没有外伤也没有内伤——这个狗头高中队是高手他才不会给我有伤要不我就狠狠到大队长那里告他因为后来大队长跟我也很熟悉还不是一般的熟悉——但是他就是不给我伤只给我罪受后来喝酒的时候还说当时是为了我好!那我收拾收拾你试试?当然我最后也打不过他这是事实,我估计能打过他的人不会很多当然象什么欧阳锋黄药师什么的收拾他那是一愣一愣的但是我不认识啊!我就说一件鸟事我亲眼看见然后连我这个小鸟人也觉得鸟的简直是没有天理的事情是这个狗日的堂堂的解放军少校特战军官居然玩鹰!那是我们到内蒙古住训住在草原上绝对是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我们弟兄住在野战帐篷每天训练完都很心情愉快爽的不得了。这是夏天正是草原上最爽的季节,我的诗性也大发就常常一个人跟营地外面的小山上给小影写信还写一些关于草原的小酸诗。然后看远处的牧人白羊嗤勒车阴山下心情真的是舒畅的不得了,于是就拼命给小影写信后来小影宿舍里面的女兵都说吃饺子不用放醋了——在部队原来连女兵都分享情书这是我当时没有想到的事情!我写着写着就听见马蹄声,我知道是那个狗日的高中队又玩马回来了。训练一完高中队就去跟老乡借马玩这个不算什么因为我们训练完了也玩但是我不喜欢玩,高中队就好这个喜欢的不得了不得了的所以后来大家都玩腻了以后就是他自己玩。大队长也玩马但是由于年纪大了就玩的少,主要还是看高中队玩而高中队也确实玩的好玩的花哨,他玩这些东西有一套后来我们到云南住训的时候他老惦记着逮只豹子玩吓得我们不行不行的后来好在还是没有找到,因为豹子在山里看见也不容易了。我一直不明白怎么有人玩动物就是有天性呢?我那时候常常想要是咱们国家允许养猴高中队不就是猴王他们家不就是猴山了吗——后来我们在四川住训他果然抓了一只猴子养在自己中队指挥所的帐篷里面玩最后被大队长发现了眼一瞪一句看我不收拾你就给骂的赶紧把猴子放了心里还遗憾的不行不行的——他谁都不怕就怕两个人:第一是老婆第二是大队长因为比他还鸟。

白色的SISU装甲车轰隆隆的轰隆隆的开过红土路。车上没有坐芬兰哥们,在维和任务区他们不敢坐在车顶子上招摇过市都跟里面猫着。但是驾驶室的哥们我们都认识,一起喝过酒一起吃过中国菜我们也蹭过他们的洋饭所以都很是熟悉。他就跟我们打招呼喊什么也听不见隔着防弹玻璃呢,但是手势是看见了就是你好啊哥们!坐在白色小吉普上的狗头高中队跟我们就打招呼:“狗日的鸟人你们好啊!”——我们是去维和任务区的各个中国工程兵大队的工地巡视,他们估计是例行的巡逻,还是有什么任务我也就不知道了。他们也听不见听见了也听不全明白虽然我教了他们几句中国兵话,但是他们也不一定全记得住啊?就这么擦肩过去了。结果他们后面的门是开着的,一车芬兰哥们要换换空气啊——你老是在这种柴油装甲车里面猫着是一件非常不惬意的事情,虽然违反规定但是这种事情也确实是时有发生的——我就看见我的芬兰哥们军士长和亮子他们都跟门口扒着换气也有抽烟的。——其实机械化步兵和自己的战车的感情真的就跟情人一样,芬兰连的每辆装甲车都有自己的名字,有的时候是女性化的名字,有的时候就叫中国话里面的虎子什么的之类的小名。战士往往都会赋予冰冷的战争武器自己的情感,我没有当过机械化步兵和装甲兵,不知道国内的机械化步兵和装甲兵哥们是不是也这样。我们就打招呼:“鸟人们你们好!”他们就回答:“哈罗——鸟!”就这么过去了。我就嘿嘿冲着他们乐。他们也冲我乐还摆手。狗头高中队没乐,不是装酷我知道这个孙子是不好意思了。——关于狗头高中队为什么见了我驻扎在维和任务区的芬兰哥们会不好意思其实真的是有点子鸟事值得说说的。这孙子在国内的军队是没人觉得他不鸟,但是在国际外交场合他是不敢鸟——毕竟是少校级别的解放军陆军军官,这点子常识还是有的。大学虽然是保送的读的也是一塌糊涂(这是实话实说,除了军体科目他别的成绩都比较差,还作弊被抓住过),但是毕竟是受过正经军校教育的。在国内的野战军他怎么鸟都敢,但是出了国是真的换了个样子的——有的读者问为什么狗头高中队出国了没什么鸟事呢?这本来是我不想回答的,因为这是常识问题啊?——我说过很多次一个层次的跟一个层次的考虑的是不一样的啊?我是小兵鸟就鸟了,他是少校军官敢随便鸟吗?军官就是军官,再鸟到了正经时候就是军官,他是不敢随便胡来的——我一个小兵都知道外事无小事,何况是解放军少校军官呢?他敢由着性子来吗?——所以,我从来就没有见过他那样规矩过,任何场合只要外军在无论是作训还是常服都是一丝不苟该怎么弄怎么弄——其实这个狗头高中队在当中队长正营干部以前去军校学习的时候还真的不是这个样子的,说点子他关于军容的往日青春鸟事你们听听——注明是小说啊,爱信不信不要跟我扯闲淡啊!——其时狗头高中队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陆军指挥学院某次中培班学习,当然是到处锤人是没有跑的,处处违纪也是没有跑的。但是都不是什么大问题所以也没有最后给开回去。军校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就是铁板一块的,都是人都是学生怎么会那么铁板一块呢?都那么自觉还要那么严格的军校管理条例干吗啊?读过军校或者现在在军校的读者一定是同意我这个观点的。锤人也就罢了,渐渐的也没人敢招惹他都知道锤不过他,也知道他是个孙子就等着锤人何必跟这个孙子一般见识呢?就不答理他了,于是锤人的机会就没有多少了。——关键是这孙子开始喝酒。少林寺是绝对不让他喝酒的有清规戒律,他也没喝过。当兵了呢?狗头高中队这个孙子进了部队还没来得及学喝酒紧接着就是上战场那时候战场纪律也很严很严——因为军区侦察大队绝对是24小时待命的,想喝都不敢喝,你喝醉了五迷三道的上战场啊?!然后进了狗头大队了。不是狗头大队禁酒吗?狗头大队当然禁酒,他也没喝过不知道喝酒什么感觉就没有想过——所以狗头高中队就一直没喝。进了军校换了个环境这孙子可就自由了——不是说军校管理不严格,一样都是解放军但是我要说实话军校还真的不可能比得上特种部队管理严格。尤其是中培班的学员什么概念?基本上都是准备提正营军官的各个野战军的老油子,不是跟刚刚地方高中毕业的小菜鸟一样老实的!还得穿插一点小事我觉得是值得说说的,就是什么是职业习惯。当时这帮子中陪班的学员们一下车就开始各忙各的——怎么个忙法呢?炮兵部队的老油子来了就是到处登高望远,盘算在附近的山上哪个山头还是山谷布置什么炮的什么规模的阵地可以对该地区一举歼之;装甲兵部队的老油子们来了就在军校大院里面到处寻摸车甚至是摩托,开坦克开装甲车开惯了,到了军校没有坦克装甲车就开开汽车开开摩托算是过瘾;步兵部队来的老油子就围在步兵基本科目训练场看小菜鸟们跑400米长障碍心里急得不行不行的绝对是想上去训人跑的什么玩意啊?老子给你们跑两栋你们看看!他们这帮子老油子边上一站军体教员都有点紧张,虽然自己是军体毕业的高材生但是这帮子老油子可是基层摸爬滚打多少年出来的,真跟你叫劲你还说不定真不如他们。特战或者侦察部队来的老油子们呢?大家都没离开办公区跟那儿的楼区左顾右盼,完了一句话说的当时迎接他们的小菜鸟学员们没直接把自己在地上摔死算了!——“哎呀!咱们某某学院的楼都挺好爬啊!”然后特战和侦察部队来的老油子们就开始打哈哈是啊是啊说着就恨不得爬两栋再说。——你们说,这帮子老油子是好管的吗?——什么叫职业习惯?这就叫职业习惯。锤军校纠察还真的不光是我们特种部队学员的专利,其他野战军的干部学员也锤过不少次只是没有我们特种部队的学员锤人锤的专业值得传唱罢了。所以凡是在军校警通连当过纠察的哥们都知道一个真理——红牌学员的不算个蛋子你骂他就跟骂新兵一样,但是黄牌学员你是惹不起的。——他们也真的不吝这个啊?红牌学员找事了闹不好就开除了,没大学上了又成地方青年了;黄牌学员呢?大不了不上了回部队继续带兵去明年再来,你还能不让来啊?军校真的能那么驳野战军的面子啊?你的学员以后还想不想分甲等野战军了?不明着难为你就是给你点子颜色,军校也说不出什么了。所以军队不是很多人想象的那么就是一个感觉的,也是跟迷彩似的五颜六色的热闹的不行不行的。——还说狗头高中队喝酒。这孙子同屋的是一个步兵部队过来的老哥没事就是喜欢喝点子,在部队带兵的时候不敢明着喝就暗着来也不敢喝多。到了军校不带兵了就赶紧多喝点子,狗头高中队开始不喝酒,但是还是喝了。怎么被带喝酒的我就不多说了,因为过程也比较长啊我就省事儿点子吧。我只说结果,过程你们就自己想去啊想的对想不对和我没有鸟关系!——结果就是狗头高中队喝酒了,还真的是馋酒。问题是这孙子天生就不是能喝的人啊?一喝就醉一喝就醉但是还是要喝不喝不行,人要馋酒了就是这个操性的。但是这孙子的段子里面最令我诧异的是他不武醉只文醉,这个概念就不解释了吧?醉了就睡觉也不闹事。那天礼拜天下午俩老兵油子就开始跟屋子里面喝酒,当然是二锅头野战军的干部不好别的以二锅头为主跟钱的关系还不大,就是喜欢一个爽的感觉。喝啊喝啊那个步兵老哥没事狗头高中队就高了真喝高了——高了也没个蛋子事情,大礼拜天的谁敢到干部中培班纠察啊?!找锤啊?!不要说狗头高中队这样的从特种部队来的战斗英雄了,随便哪个野战军的干部锤军校小纠察真的就白锤——是不是真的当过军校纠察的哥们和军校的哥们可以作证谁也别跟我叫唤,我没有那个义务。——当兵的互锤算个蛋子事情啊?!野战军本来就不太拿这个当回事情的,军校的教官队长主任什么的一般也没法子对干部学员发火,轻重都不好掌握——轻了是纵容,重了是过分。所以在部队任何系统当干部都不简单的,真的。人情世故怎么回事,往往比地方好多干部整的特别明白——为什么很多转业干部在地方能作出很大的成绩呢?就是这个道理了。晚点名就开始了。得下去集合啊!

本文由文学天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自我知道是那三个狗日的高级中学队又玩马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