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刚回到家的王丽到处找手机,是自己闯了红灯

- 编辑:冠亚体育官方入口-冠亚体育官方网站『HOME』 -

刚回到家的王丽到处找手机,是自己闯了红灯

王丽被老公赶出了家门,她一边哭一边走,绝望极了,从结婚到现在做乡长的老公一直瞧不起她,觉得她没文化,不懂生活,还不懂得打扮自己,反正看见她就厌烦,总是鸡蛋里挑骨头,想让她滚蛋,今天他心情不好,喝汤时,烫了嘴,非说王丽是诚心的,一巴掌把她打出家门。
  
  王丽是不漂亮,个子矮小,皮肤被太阳晒得黑黑的,可她温柔,家里家外从没用老公操一点心,她不知道为什么,老公对她越来越差,她的眼泪越聚越多,来到十字路口,她没看清楚清红灯绿灯,就闯了过去。被一辆小车撞倒了,当即不省人事。开车的立即打开门来,把王丽抱进车里,直奔医院而去。未到医院,王丽就醒来了。开车的年轻人见她醒了,他用手擦了一下额上的汗水,说:“大姐,真对不起,我送你到医院检查检查,你的感觉怎样?”
  
  “没事,不用去医院。”王丽非常清醒知道不怪司机,是自己闯了红灯。
  
  “大姐,医院就快到了,还是进去查一查吧?”
  
  “没事,就是胳膊擦伤了点皮。”王丽淡淡地回答,她更希望自己死了的好。
  
  “你真的没事?”
  
  “嗯。”
  
  “大姐,没事就更好,若有什么事,你打电话找我,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年轻人把车停在了路边,写下了一行数字。
  
  其实年轻人听她说没事,压在心上的一块大石才落地了。心想:幸得碰上了老实人,要不就麻烦了。可是看见女人并不接他手里的电话号,而是一副绝望的样子,望着远方,他只好问:“大姐,你是家住哪?我送你回家。”
  
  “我没家了。”
  
  “没家?”年轻人大惊。
  
  王丽见有人问,早就忍不住心里的伤心与委屈,失声痛哭,一边哭一边诉说自己的不幸。年轻人越听越气,右手狠狠地擂了一下方向盘,说:“真是无法无天,如今还有这样的男人!”
  
  年轻人拿起手机,给王丽照了一张相,配上她的故事发在微信圈里,点击率超高,好多朋友转载。
  
  王丽的丈夫正在家悠闲地喝着酒,突然他的手机响了,是县长来的电话,语气很不好,让他注意影响,看一下微信,他打开看了一眼,瞧见自己的老婆的那张委屈的面孔,再看一下照片下的短文,一股冷汗从他的额头钻了出来,手中的酒瓶啪嗒掉在了地上,这事要是闹开了,他还想不想混了。
  
  连忙跳下地,四处去找老婆去了。   

图片 1

冬天的下午很短暂,太阳急匆匆地落了山。世界渐渐变暗,又慢慢被无数灯光点亮。

图片来自网络

“老公~你见我手机了吗?”刚回到家的王丽到处找手机。她找遍了自己的随身小包、大衣的口袋、裤子的口袋,甚至包括刚在商场买下的衣服的口袋,可均无果。

【QQ】

“你那手机太旧了。别找了,直接换一个呗!”陈阳头也不回地答道。他忙着玩游戏呢。

雅欣:“美人,美人,在吗?忙不忙?”

“可是…”王丽欲言又止。

苏眉:“死丫头,怎么有空理我了?昨晚上发了好几条信息都没回,是不是性福日子过得爽,闺蜜姐妹全忘光啊!啊?快坦白,昨晚上干什么流氓活动啦!”

“手机里有什么重要的文件吗?”陈阳问道。

雅欣:“哦,不忙啊。那你听我跟你悄悄说:你那个同事——就是上次我跟我老公在大悦城吃饭遇到你的那回,跟你在一起的同事,她叫王丽,是吧?”

“那倒没有。”王丽试图平复下自己的心情。手机里有她和另一个男人的暧昧聊天记录,甚至尺度还不小,可这让她怎么说出口呢?

苏眉:“是啊,她是叫王丽,怎么了?你可别顾左右而言他啊,昨晚想找你说说思嘉的事,结果等你半天也没回信息。”

这一晚,王丽辗转难眠。她可以确定的是:自己的手机被偷了。她用陈阳的手机给自己的手机打过电话,可才嘟嘟响了两声,电话就被挂断了。小偷啊小偷啊,希望你只是见财起意,可千万别看我的聊天内容。王丽默默祈祷着。

雅欣:“哎呀我的大美人啊,别管思嘉那些破事了。她仗着自己年青有几分姿色就使劲作,天天想跟自己婆婆一较高下,那是聪明人干的事吗?你不说我都知道,肯定是她老公又借口出差好些天不回来了,她再这样作下去,再好的男人也受不了,迟早会把她自己给作死了!”

第二天一大早,王丽就去营业厅补办了手机卡,又随即去手机店买了新手机。随后,她登陆微信修改了密码,这才放下心来。

苏眉:“那她不是受不了她婆婆嘛。那老太太身体好牙口棒,骂人从不吐脏字,儿子不在就天天收拾媳妇,搁谁谁受得了啊?对了,你说王丽怎么了?我看她挺好的呀!昨晚我联系不到你,还跟她聊了一会儿呢,不过她不认识思嘉,所以有些话她不理解,改天咱们把思嘉拉出来,约了她一起吃饭,你们也认识认识。”

“老公~我回来了!”王丽欢快地推开门。今天似乎一切都很顺利。补办手机卡没排队、买新手机正好有相中的、上班迟到了还没被老板逮住、下班早退了也没有个人管。

雅欣:“我看还是算了吧,就思嘉那臭小姐脾气,也就我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同学能受得了,别人谁肯迁就她呀。而且我看王丽那样,估计也不是个简单的,那天在大悦城笑得那叫一个矜持,就差直接说我跟你不熟了。”

“老婆~我洗澡呢!”浴室里传来陈阳的声音。

苏眉:“(笑的表情)得了吧,王丽还好,她就是看上去严肃一些而已,那是她有心事。”

王丽看到陈阳的手机放在茶几上。陈阳总是特别关注自己的手机,会不会他的手机里也藏着秘密?王丽像是魔怔了一般,身体几乎不受控制地来到茶几旁。她看了看浴室,陈阳一边洗澡一边唱着歌,看样子一时半会是不会出来的。就像一个小偷一般,她迅速地拿起陈阳的手机,输入了之前偷偷记住的密码。

雅欣:“(好奇的表情)什么心事啊?是不是小三的事?是不是?是不是?”

她快速地瞥了一眼手机里的软件。一个交友软件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打开了软件,只觉得脑子一阵晕眩。看着屏幕里那些赤裸裸的语言,以及那些不堪入眼的图片和视频,王丽竟有些口干舌燥。她迅速地掏出手机,拍下了这些聊天记录。

苏眉:“咦……怎么回事?你该不会是有什么小道消息吧?王丽他们夫妻感情挺好的啊,她老公我也远远见过,大公司的中层,挺靠谱的样子,不至于吧……”

浴室里陈阳不再唱歌了,大概是要洗完了。王丽赶紧把软件关了,把手机放回了原位。

雅欣:“看,你也不肯定了吧,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才见过她老公几面啊。我告诉你啊——我、见、到、她、老、公、和、小、三、了!”

该怎么处理呢?王丽脑子里开始快速地思考。她没想过离婚,她不想让自己的孩子成为没有爸爸或没有妈妈的孩子。对于那个男人,她也不过是因为对陈阳的厌倦而图个新鲜罢了。

苏眉:“啊——”

可当做不知道吗?王丽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甚至觉得有些委屈,可又觉得自己太作。自己都出轨了,还不让陈阳约个炮吗?

苏眉:“你什么时候认识她老公的,我怎么不知道?”

“老婆~老公洗香香咯~”陈阳裹着浴巾出来就坏笑着向王丽走来。

雅欣:“意外吧?(得意的笑表情)”

王丽努力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打算配合着他的表演。

苏眉:“是挺意外的,没想到你居然认识王丽的老公,她老公我都不熟……”

陈阳的手机突然铃声大作。

雅欣:“重点!注意重点!你什么时候看问题能学会抓住重点啊大婶,你还没到更年期呢,我都替你们家娃的智商担心了!”

“老婆~你先去洗香香等我哦~”陈阳一边对着王丽说话一边拿起了电话。

苏眉:“不就是你看到王丽他老公和……,啊,小三啊,你会不会看错了?她们夫妻关系很好的!”

王丽松了一口气,匆匆忙忙地往浴室走去。

雅欣:“得了吧,在小三被发现之前,哪对夫妻的关系不好?你看思嘉吧,她不是一直都觉得自己跟老公关系挺好,只是跟婆婆处不好吗?结果呢,你看她老公现在一有机会就出差,一出差就好些天。”

大概半小时后。

苏眉:“啊……思嘉老公也有小三了?”

“老公~我洗好啦~”王丽终于调整好了心态,就这样你瞒我瞒也未尝不好。

雅欣:“(生气表情)快被你气死了,我什么时候说思嘉老公有小三啊大婶,你的脑回路不要这么发散好不好!要是让思嘉知道我说过这话,她还不过来把我给生吞活剥吃了!”

“王丽!你过来看!”陈阳盯着自己的手机,语气并不友善。

苏眉:“(不屑地表情)切,你又不是小龙虾!好了,快说,不就是你看见王丽老公和小三了嘛,绕这么大圈干什么,快招!”

“震惊!!!美貌人妻私下秘密生活曝光!!!”王丽一眼就看到了这个惹眼的标题。再往下翻,正是她和那个男人之间的聊天记录,以及一些不堪入目的截图。

雅欣:“唉,我也是醉了……好好好,我招。我看到王丽老公和小三了,在人民医院妇产科!”

“我…”王丽当场待在原地。

苏眉:“啊——————你肯定?”

沉默了好一会。

雅欣:“当然!”

“那你呢?”王丽突然发了疯一般,“你在手机里和那些人聊骚,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苏眉:“你真的认识王丽他老公啊,你怎么认识的?”

气氛突然变得剑拔张弩。王丽和陈阳的脸都越来越黑。

雅欣:“我的苏大美人啊,跟你说话,要不是十几年的交情,我可真怕被噎死!”

“爸爸、妈妈,你们干什么呢?”一个稚嫩的童音响起,打破了这沉重的气氛。

苏眉:“别废话,小三是谁?说!”

“晓君,你先回房写作业去。爸爸妈妈没事。”陈阳把孩子哄回了房间。

雅欣:“我不认识王丽他老公啊,也不认识他们家小三。”

从此,两人开始了长时间的逢场作戏。

苏眉:“嗯?——还不快快招来,找打啊!”

雅欣:“(窃笑的表情)我认识你啊,知道你在咱们这的著名国企金管公司做高管啊!”

苏眉:“高管个屁,高级主管也能叫高管?快说,要不下次带娃们去游泳你负责下水照顾,我在边上看着!”

雅欣:“别啊,大姐!我可是旱鸭子!”

苏眉:“(咆哮的表情)那是儿童泳池!还不快招!”

雅欣:“(害羞表情)今天早上我那啥有点不舒服,就请假去医院了。人民医院妇产科,刚回来。”

苏眉:“你又有了?天哪!”

雅欣:“你也知道,每次去医院都是各种化验,等我拿了化验结果去找大夫看的时候,前面一个看着挺嫩的女的正在给大夫看她的化验单,结果我就听到大夫说:‘你怀孕了。’”

苏眉:“那你呢,真的又有了?”

雅欣:“(恨得牙痒痒的表情)结果那女的可能是欢喜的傻了,腾地一下子高兴地站起来,吓了人家大夫一大跳。把我也给吓了一跳,我还以为是未婚女青年失足怀孕了太吃惊,可再看她那高兴的样子一点都不像。她激动兴奋得都快落泪了,在诊室里就团团转,搞的大夫还特别叮嘱她要小心,不要做太剧烈的活动。”

苏眉:“这女的就是王丽家的小三?”

雅欣:“(终于松了一口气的表情)我的妈呀,你总算回到重点上了。那女的一出诊室,立刻就冲着一个明显比她大好些的男的大声嚷嚷:‘我怀孕了!怀孕了!’”

雅欣:“那男的一听就愣了,张了张嘴没说出一句话。诊室外面的吃瓜群众立马就有人笑着说:‘这男的是第一回当爸爸吧,都高兴傻了,连话都不会说了。’”

雅欣:“可我当时看那男的的表情,一点都不像是高兴的样子,心想哪里是高兴啊,明显是太吃惊了吧。我还没缓过神呢,突然就见旁边冲过来一个老太太,‘啪’地一声就给了那男的一巴掌!”

苏眉:“啊——在医院里打起来了?”

雅欣:“对啊,那男的一下子就被打蒙了,瞪大眼睛看着老太太就叫了一声:‘妈,你怎么打我……’”

雅欣:“他的话还没说完呢,那老太太扭头就一把揪住了那女的脖领子,劈手就又是两个大耳刮子,立刻把那女的也打傻了。老太太什么‘臭婊子’‘破鞋’‘不要脸的下贱货’张口就来,要不是被后面赶到的一个老大爷给拉住,估计那女的衣服都被撕下来了!”

雅欣:“那男的还想解释,说什么:‘妈,那是我同事,不是……’”

雅欣:“结果那老太太张嘴就啐了他一脸:‘呸,同事?你当我没见过她,她不就是你秘书安娜吗?天天跟在你屁股后面跑,怎么,最后跑到你床上去了,跑到肚子都大了?呸,你个王八蛋、陈世美、坏了良心的犊子。我们家丽丽那一点不好,要长相有长相,要学历有学历,名牌大学毕业,工作在金、管、公、司……’”

雅欣:“注意这里——》金、管、公、司。”

苏眉:“啊——真是我们公司!你会不会听错了?”

雅欣:“那老太太接着骂:‘你个王八蛋,你们刚结婚那会儿你瘦的跟个猴似得,怎么?这几年丽丽把你当大爷伺候,把你们家老人当自己爹妈一样伺候,伺候得你心宽体胖了,良心就让狗吃了,居然敢找小三了,你个王八蛋!’老太太越说越气,抬手就又要劈过去,得亏旁边那老大爷喊着‘别打,别打,再问问……问问……’给拦住了。”

雅欣:“那个男的还想解释:‘妈,你听我说,我没有对不起王、丽……’”

雅欣:“注意这里——》王、丽!”

雅欣:“你说,全市有几个金管公司,金管公司又有几个王丽?”

苏眉:“天哪……这……这……真的是王丽老公?”

雅欣:“不然呢?你告诉我还有那种可能?”

苏眉:“……”

苏眉:“没有了,别说市里,咱们省上也只有我们一家金管公司,我们公司也只有一个王丽,她这个名字虽然常见,但在我们公司却只有一个,这个我最清楚了。”

雅欣:“那不就对了。我刚一听见说金管公司就想到要问问你,结果又听见那男的说王丽,立刻就想起上次大悦城碰见的你同事了,我记得当时你就告诉我她叫王丽,是你们公司财务部的同事。”

苏眉:“是,王丽她是我们公司的审核会计。你也知道我们国企,平时工作都不太忙,她总是下班就回家,很顾家的一个人。而且她人长的也挺漂亮的,平时也挺会收拾捯饬自己,怎么她老公就……”

雅欣:“这年头的男人都是王八蛋!哪个不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一个个吃饱了都不干正事,就瞎琢磨身边有点姿色的女的。”

苏眉:“(惊讶的表情)你这是怎么了?这么激动干什么,是不是你家那口子又有什么小辫子被你给抓住了?”

雅欣:“就他?他有那个贼心也没那个贼胆,有那个贼胆也没那个贼劲。老娘我一手抓经济收入,一手抓物质收入,每月按时收工资,三天两头收公粮,保证他在外面硬不起来,看他还掀不掀得起风浪。”

苏眉:“(大拇指表情)你狠!怪不得你又跑去医院看妇产科,不会是真的又有了吧?”

雅欣:“没有!那能啊,我都已经是两个娃的妈了,哪敢再要一个。再要一个谁帮我带啊,我可顾不过来!哎呀,不说我了,接着说王丽吧,她恐怕不知道自己老公有小三了吧?”

苏眉:“哼,老公出轨这种事情,那个女的不是最后才知道!”

雅欣:“我当时看了老太太那样,估计就是她亲妈,那拦着的老大爷估计是她爸。你说他爸也五大三粗的,怎么就没上去抽那个负心男呢,真是的,不像是亲爹!”

苏眉:“得了吧,我看你说了半天,人家就根本没承认啊,你怎么能肯定他们俩就一定搞在一起了。”

雅欣:“(生气表情)大姐,这种事情不撕破脸谁承认啊,又不是傻瓜!”

雅欣:“当时那男的也急了,就问那女的:‘安娜,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你说啊……’可那女的一个劲儿地哭,被问急了就想跑,老太太还要追过去打,要不是她老伴和赶来的医院保安,肯定抓住又是一顿好打。你说,要不是王丽老公的孩子,他干嘛陪着她去医院?要不是王丽老公的孩子,她跑啥呀?”

苏眉:“……”

雅欣:“你也没话说了吧。后面那老太太追着王丽老公骂,老大爷和保安使劲劝,最后把王丽老公先劝走了。老太太嚷嚷着要给她姑娘打电话,也被老大爷给拖下楼去了。我见没热闹瞧了,赶紧把检验结果给大夫看了,打了个车到公司就直接QQ你了。”

雅欣:“怎么样,够交情吧,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苏眉:“(晕的表情)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接下来看我什么啊?”

雅欣:“当然是你去问王丽了。哦,不对,你去安慰安慰王丽吧,她父母肯定给她打电话了,她肯定正难受着呢。”

苏眉:“那我这会儿过去不合适吧……”

雅欣:“(暴跳如雷的表情)大姐啊,你能把我急死!你随便找个借口过去找她,正好碰上她难过安慰安慰啊,你也是在公司做行政的,就不担心出点啥事?”

苏眉:“呸,少乌鸦嘴,不能出事,能出啥事?为了个渣男没必要寻死觅活的,根本不值得!行了,我去看看王丽,你跪安吧。”

雅欣:“得,我去销假了亲爱的,一会等你消息。(飞吻的表情)”

【手机】

王丽:“喂,妈,你找我啊?”

爸爸:“丽丽,是我。”

王丽:“哦,爸?!你怎么拿我妈电话打呢,你的电话呢?你们不是说今天上午去医院开药吗?开上了吗?”

爸爸:“开上了开上了,药开上了。丽丽,你这会儿接电话方便吗?”

王丽:“方便,爸。你这是……怎么了,听声音好象不太好,出什么事了吗?我妈呢?”

爸爸:“没事,我们没事!你妈在我旁边呢。”

王丽:“哦,没事就好。那……你们今天去医院是检查什么了吗?”

爸爸:“没有,丽丽,别瞎想,我跟你妈没事,就是开个药,已经开好了。”

王丽:“没事就好……爸,你们是不是走累了,走累了就打车回家,别再挤地铁了。”

爸爸:“不用不用。丽丽,你找个安静没人的地方,爸爸问你个事……”

妈妈:“哎呀,你墨迹什么?找什么地方啊,直接告诉她不就得了!”

爸爸:“你瞎吵吵什么,难道想让丽丽全公司的人都知道吗?”

王丽:“怎么了?爸,什么事啊?……你跟我妈吵架啦?有话好好说啊。我到我们小会议室了,这里挺安静的。”

爸爸:“我们没吵架。丽丽啊,你最近和杨宇怎么样啊,没吵架吧?你妈给你们准备的那个偏方的药杨宇还在吃吗?”

王丽:“我和杨宇吵什么架啊,爸你想什么呢。那个偏方的药我每天都煮给杨宇喝呢,不过他说那个药不见得有什么效果,要是真有效果,早就被人拿去做成药丸卖了,肯定会畅销,药丸可比那种味道难闻的药汤子好喝多了!”

妈妈:“谁说没效果啊,你大姨家邻居的儿媳妇就是吃了这个偏方的药才生的儿子,而且还是双胞胎!你可别信杨宇瞎说!那是他在骗你,根本就是不想喝药故意找的借口!”

王丽:“妈,你今天怎么了?怎么这么说杨宇啊?平常你可不是这么说他的。”

妈妈:“他就是个……”

爸爸:“咳咳……好了,我来说!”

爸爸:“丽丽,你……听了别着急啊,我跟你妈在医院呢,刚才拿药回来,看到杨宇陪着一个女的来医院看病了……”

王丽:“啊……谁病了?我婆婆吗?没听说她来啊,杨宇没跟我……”

妈妈:“哎呀——杨宇找了小三了!你知道不知道?看你爸说话这费劲!”

王丽:“……”

爸爸:“丽丽……丽丽!”

王丽:“爸……你们看错了吧?杨宇不是那种人,他早上说今天要去外面客户公司做一个项目说明。”

妈妈:“什么看错啊,我和你爸四只眼睛还能看错!我告诉你啊,就是安娜,杨宇的那个狐狸精秘书安娜!”

王丽:“妈……你们……看错了吧?安娜她是杨宇他们部门的秘书,不是杨宇的秘书,应该不会。……她……就是杨宇公司的一个同事,是杨宇的一个下属。”

妈妈:“什么不会啊,他不是部门总监吗?部门秘书不就是他的秘书?我告诉你,那个叫安娜的秘书怀孕了!怀孕了!”

手机:“……咣当……”

爸爸:“丽丽……丽丽”

王丽:“……爸?……”

爸爸:“丽丽,我和你妈妈倒是看见那个叫安娜的从妇产科里出来,说她怀孕了,陪着她的是杨宇!”

手机:“……啪嗒!……”

爸爸:“丽丽……丽丽……”

妈妈:“丽丽……丽丽……”

【办公室】

安娜:“杨总……您回来了!”

杨宇:“嗯。”

安娜:“今天上午的事……真对不起……呜……”

杨宇:“别哭……进办公室,来,到我办公室说。”

安娜:“嗯……”

杨宇:“坐吧,坐着说。你现在有身子了,该注意的还是要注意,以后说事情就进来坐着说吧。”

安娜:“杨总,我……呜呜……”

杨宇:“别哭,别哭!拿这个擦擦,别哭!”

安娜:“……杨总,对不起!今天的事情……真对不起!呜呜呜……”

杨宇:“没事没事,不就是被我丈母娘给误会了嘛,等会我跟我老婆说说,让她给我丈母娘解释一下,说清楚就好了,没事。倒是你,白挨了两巴掌,我该给你道歉,对不起!”

安娜:“不……不不,您不用道歉!不用说对不起!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当时应该说孩子不是您的……不应该让您岳母误会……”

杨宇:“没事没事,我这边不要紧,说开了就会没事。倒是你……我该先恭喜你……看你在医院的兴奋劲儿,一定是开心坏了,恭喜你啊,这么年青就有宝宝了,呵呵。”

安娜:“谢谢杨总,谢谢!我……确实挺开心的!”

杨宇:“那……孩子的爸爸是谁啊?你通知他了吗?”

安娜:“孩子爸爸是——是……他爸爸是……是……”

杨宇:“怎么,不方便说?呵呵,有了男朋友还不告诉大家,你的保密工作做的可以啊,这下好了,孩子都有了,直接男朋友转正成老公了。什么时候带出来给大家见见,一起吃顿饭庆祝一下?”

安娜:“我……杨总,我……回去问问他,看他什么时候有时间。”

杨宇:“哦?……哦。那行,看他方便。吃饭什么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有孩子了,该好好庆祝一下!”

安娜:“嗯,谢谢杨总!”

杨宇:“嗯……对了,有孩子了就要多小心,不要磕着碰着。你看今天早上多危险,多亏NHC离医院近,我们又正好在那里做项目说明,要不然你晕倒后那能那么快到医院,还不知道出什么事呢。”

安娜:“杨总,NHC那边会不会……对不起,我给项目拖后腿了。”

杨宇:“呵呵,别那么说,NHC和咱们公司合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晚一两天做项目说明耽误不了什么事。早上的事他们能谅解,放心吧。刚才在车上他们沈总还打电话问你的情况呢,说是为了项目把你都累晕了,直向我说抱歉。”

安娜:“那里啊……跟他们没关系,是我自己身体弱。我等会给小津打个电话解释一下。哦,您……没说我是因为怀孕晕倒的吧。”

杨宇:“没说。你给小津打电话也不要说,请他代为感谢一下沈总就可以了。最近他们催的太紧,正好借着你的事我们可以缓一缓。”

安娜:“哦,那好的,听您的!”

杨宇:“还有,你现在这样需不需要请假休息两天?我看你最近几天脸色都不好,现在知道原因了,就该多注意一下。”

安娜:“我没事的,不用休假,谢谢您!今天早上晕倒是因为没吃早餐闹的,以后注意就好了。”

杨宇:“那好,有需要的话你就跟我说,你现在是特殊保护对象,呵呵。”

安娜:“杨总……谢谢您!谢谢!”

杨宇:“没事,别客气!对了,昨天跟你说的订餐馆的事怎么样了,订好了吗?”

安娜:“嗯,订好了。雅秀路798号金荷轩,开车过去二十分钟。”

杨宇:“这家以前没去过啊,新开的?不知道怎么样?”

安娜:“嗯,新开的,我几天前才去过。您昨天说要饭菜味道好,包间上档次又不奢华,价格实惠又不是那种常见的大众化,所以我就想到了这里,刚好符合您的这几点要求。”

杨宇:“听起来不错,就是那边的路我不太熟,不知道二十分钟能不能到?”

安娜:“嗯……要不这样,杨总。我也去那边吃饭,中午我给您带路。”

杨宇:“也行,那你点了菜记得记我账上,呵呵!”

安娜:“不用,杨总,我就去吃个套餐,没几个钱。”

杨宇:“嗯,那好吧,看你。我这里没事了,你去吧。顺便通知一下刘晓飞……五分钟后,不,十分钟后吧,到我这里来一趟。”

安娜:“哦,好。您找刘晓飞……啊……”

杨宇:“怎么了?”

安娜:“没……没事,好的……那我出去了。”

本文由文学天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刚回到家的王丽到处找手机,是自己闯了红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