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一QQ号照旧在原来的QQ被盗后,怂怂的规范

- 编辑:冠亚体育官方入口-冠亚体育官方网站『HOME』 -

其一QQ号照旧在原来的QQ被盗后,怂怂的规范

图片 1 妻子在单位从事会计工作,整天忙得不亦乐乎。于是她央求我说:你平时没事时,把我新的QQ挂在你的电脑上吧,帮我打理一下农场如何?
  这种顺手人情,何乐而不为呢。我很爽快地答应了妻子。妻子很少上网,更不会玩时髦的游戏,这个QQ号还是在原来的QQ被盗后,又由女儿帮她新近申请的呢。她在QQ里唯一的爱好就是种菜。
  帮妻子挂上QQ不久,就有一个叫“心语”的人主动找上门来。
  “在吗,美女?”
  哪来的美女?就算是美女,也都是过去的故事了。我心里一阵好笑。不过出于礼貌,还是回了一句:“不好意思,有些忙。”
  但对方仍然喋喋不休:“美女,在哪里工作?”“美女,干嘛了?”“美女,家是哪里的?”“美女,交个朋友好吗?”“美女,结婚了吗?”
  真是搞笑,孩子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你说,结婚了吗?
  “在吗,你是美女吧?”“美女,你有视频吗?”又有几个无聊之徒主动搭讪。
  怎么会这样,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妻子从来不聊天,更别说是陌生人了。这个新的QQ,怎么会如此地“招蜂引蝶”呢。我打开妻子的个人资料,顿时恍然大悟,女儿在QQ注册的年龄为24岁,难怪不断有人骚扰。
  “美眉,你好!”见喊美女不起作用,“心语”开始换了称谓。
  “我的眉不美。”我胡乱地回应了一句,我突然有了和这小子调侃下去的冲动。网络上不乏好色之徒,我想看看这些人到底是何等货色,他们又是如何巧舌如簧地欺骗女孩子的呢。
  “美眉,结了吗?”
  “结过。”
  “离了吗?”
  “还没有。”
  “他对你不好吗?”
  “没感觉。”
  “结几年了?”
  “这和你有关系吗?”真是无聊!我已经失去了和他聊下去的耐心。
  “随便聊聊嘛,美女。”他又把称呼改了过来。
  “聊什么?”
  “性爱。”
  “你自己聊吧,本人不感兴趣。”
  “难道不行吗,美女?”
  “你是不是特无聊。”我厌恶十足地说。
  “对!我就是无聊。”
  “我终于知道,你属于什么类型的人了。”我顺便发了一个偷笑的表情。
  “你说我是什么类型?”
  “你就是没事找抽型的吧。”
  话不投机,对方于是就换了话题。
  “美眉,你网友很多吧?”
  “我没有网友。”
  “难道你已看破了红尘?”
  “没看破红尘,但已看破了这张网。”
  “不会吧,网络里还是好人多,比如我。”他恬不知耻地标榜着自己。
  “破网里网住的,都是些馊鱼烂虾罢了。天下的男人,有几个是好人呢。”
  “那你的男人,一定也不是好人喽。”对方开始转守为攻,“他也一定很色吧。”
  “至少不像你。”
  “男人不色,女人不爱。我就是一个好色的人。”看来这小子脸皮真够厚的。
  见我沉默不语,他继续发问:“难道你的男人,一点也不好色吗?这样的男人,还能算男人?”
  “你有权利知道吗?”我鄙夷地说道。
  “不说就算了。”
  “早就不想和你如此色字当头的人聊了。”我决计不再理他。
  刚消停了一会,又有一个网名叫“无名”的陌生男人闯了进来:“美女,你干嘛了?”
  “在看新闻。”我如实而答。
  “能陪我聊聊天吗?”
  “不想。”
  “但我想你。”
  “想也是瞎想。”
  “美女,真的、真的好想你呀。”
  “怎么这么没层次?还是想你该想的吧。”
  “除了我老婆,你也是我该想的人呀。”
  “做你的中国梦吧。”我的忍耐再次达到了极点。
  “难道不可以吗?”没想到网络里竟然有如此众多的无耻之徒。
  我轻蔑地输着:“可以想”,刚要接着输入“想得美”,对方就发来一个拥抱的表情。看来不教训一下此人,他是不会断然罢手的。
  “你真不是个东西,自己有老婆孩子,成天还想入非非。”我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
  但对方一点不恼,而是洋洋得意:“哈哈,哪个男人不这样,不这样还叫男人吗?”
  这都是什么逻辑!
  “男人中也有好人,并不都是像你色狼一般。”我立刻反驳他。
  对方辩解说,“就算我是好男人,可我说了,你也不信呢。”
  “我信不信有什么关系,让你老婆信就行了。”
  “她是信的。不信的是你。”
  真是鬼话连篇,只有鬼才相信。
  “她信你,还在这里废什么话呢?当好男人就不该到网络里寻求刺激!”我开始好为人师起来,“经营好自己的家庭,才是一个好男人该去做的。”
  “不就是聊聊天吗?美女,干嘛生气呢?”对方觉得我是在小题大作。
  “聊天就不该有非分之想,好好说人话就行了。”
  “看来你不想和我聊,是吗?”
  “聊天需要有共同的话题,你能和我聊什么?”
  “聊什么都行,女士优先,你先说吧。”对方明显有所收敛,开始变得彬彬有礼。
  “我对你无话可说。”我对他实话实说。
  “那我就先说了,美女,你是哪里的人呢?”
  “哪里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网上是不是可以相互愉悦,给自己、也给别人带去轻松和快乐!”
  “是吗?那你在哪里工作呢?”
  “徐州。”
  “你和网友会过面吗?”
  “没有。”
  “你可以来我们新浦玩,来了,我请你客。”
  “谢谢你的好意,我是不会见网友的。”
  “干嘛不见,见了就成了朋友。我就喜欢交美女做朋友。”
  我冷冷地答:“我不缺朋友。”
  “交个朋友有什么呢。”
  “你一口一个美女,让我感觉挺讨厌的。”对方若是知道我也是一个大男人,一定会怀疑自己的智商。
  “哈哈,是吗,那我叫你什么?总不能叫你宝贝,或者亲爱的吧。”对方又开始贫嘴起来。
  看来真的和他聊不起来。
  “说话,美女!”
  “美女,在吗?”
  “美女,吃饭没有?”
  对方仍不知趣地不停发着信息。
  “你累不累呀,你不工作?”这人真是无聊之极。
  “美女,我问你在哪里工作,说了有什么关系呢。美女,有时间到新浦来玩,我好好请你。”
  “你好像很有钱似的。”我开始故意嘲弄他。
  “还可以吧,吃饭的钱还有。”
  “吃饭的钱,谁没有?”
  “别的钱也有,只要你肯来。”
  我冷笑:“俺也不差钱。”
  “说好了,有时间就到新浦来玩,我请你!”对方再次发出邀请。
  我十分反感地回道:“新浦有什么好玩的,值得你一遍遍地推崇?”
  “怎么了,这样子说话,不就是想请你来吗?”
  “现在还没去的兴致。”
  “是吗,为什么呢?”对方并不死心。
  “太忙,没时间”,“有时间的时候,偏又没心情”,“就算有时间,也有心情,也不会去上色狼的当的!”
  “我看你说话真的很高傲,有必要吗?”对方显然被我的傲慢态度激怒了,“告诉你,你能认识我,是你的荣幸!”
  “是吗,也许是我的悲哀呢。”
  “高傲什么,你说不差钱,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有什么钱,真的有点搞不懂你。”“无名”终于失去了应有的耐心,“我好几个工地,几千万也没有你这样子高傲!”
  “好几个工地怎么了,还好意思在这里显摆!”,“就凭你几个工地,就可以让别人感到荣幸,真是可笑!”,“在工地上,还不是喝别人的血!”,“对了,可能喝血还轮不到你,你是啃骨头的吧。”我连珠炮式地输完,自己忍不住笑了。
  “你气死我了!要可以聊就聊,不聊就算了吧,我什么时候显摆了?说话文明点好不好,我接触了不少女人,也没一个像你这般没素质的!”对方已经有些气急败坏了。
  我继续教训他:“我就是看不惯你们这些没事找事、没话找话型的无聊男人。我就想让你记住,别有事没事就找年轻女孩聊天。有朝一日,也让你感觉到伤不起!”
  输完,我立刻把“无名”拉入了黑名单。   

你总是有一搭没一搭跟我说话,这个样子我真的很不爽,你造么

“我知道,我这不正往家赶么,你们别急啊我写生去了,这个月可能要交作品给画廊办画展,机会难得,能不努力吗我知道,你和小妹她们几个等我一会儿,我和同学还有点事情要聊,你们不也在QQ上吗,晚上一起聊好的,那我挂了。” 王文娜挂了电话,匆匆往家赶去。这个1.74米的漂亮女孩一路上惹得回头率无数,不过对于她来说早就习惯了,一个搞艺术的美女,没人关注才是怪事。 回到家登录了QQ,朋友们早就在线了,每个精制的小头像闪烁个不停。王文娜露出浅浅的笑容,挨个儿回复起来,聊了没一会儿,消息提示有人加她。她并不是个喜欢和陌生人聊天的女孩,正准备否定,却看见认证栏里填着“美工”两个字。 王文娜估计是自己的同学,便将鼠标从否定移到了认同按钮点了一下,头像是个很奇怪的标志,看来是主人自己设计的,说不好哪种感觉,画面是深蓝色的背景,居中是一个黑色的人影。王文娜发消息道:“你是谁?” 对方回:“你猜。” “我讨厌猜别人,如果你是陌生人,那么对不起,我不喜欢和陌生人聊天。” “呵呵,是陌生人能知道你是学画的?” “那你究竟是谁啊,干吗搞得这么神秘?” “保持一点神秘感不好吗?” “对不起,如果你不肯告诉我你是谁,那么我就要删除你了。” “呵呵,请便。” 王文娜自语道:“谁这么无聊,讨厌。”便打算删除这个陌生人,可是无论她怎么删除,这个头像却总是不会消失,始终坚挺地在那里闪烁着,对方也没有其他话,就是无休止地复制着“哈哈哈哈”的字。 王文娜开始觉得有点生气了,她又点开头像道:“你到底是谁?无聊吗?” “你没有删除掉吗,继续啊。” “我没那个心情陪你玩,你到底是谁,难道不能见人吗?” “不是不能见人,只是我怕一见面你就不理我了。” 王文娜心里一动,她想到了前两天给自己递纸条表露好感的那个英俊男孩。其实王文娜并不讨厌他,但是高傲的性格让她不愿意过多地表露自己的心迹,不过那个男孩来这一手可是有点流氓的意思了,因为从短短的几句QQ聊天看来,这个人有点嬉皮笑脸的意思。王文娜讨厌那种不正经的人,可是让她觉得比较奇怪的是这个QQ号无论她怎么删除就是删除不了。 在王文娜又白忙活了一阵后那个QQ继续很得意地闪烁着,王文娜只得点开他道:“你是不是太无聊了?” “没有啊,只是对你好奇罢了。” “对我有什么好奇的,我只是个普通人。” “对啊,我就是对普通人好奇。” “你是不是有病啊,老这么阴森森地说话有意思吗?” “那你说我应该怎么说话?” “说吧,你到底是谁,我不想和一个陌生人废话太多。”王文娜决定如果这个无聊者继续下去,那么就算不和朋友联系了,她也要关闭QQ。 “你到底是谁,如果不说我就关机了。” “呵呵,我就是我啊,你真不知道?” “我真不知道,拜托你赶快说好吧。” “我是鬼啊。” “你真无聊。” “先别关机器,你看看我QQ里的地址栏。” 王文娜点开他的空间,只见地址栏上居然写着“地狱”两个字,她真是被气笑了,道:“你也算是人才了,你怎么可以改动腾讯的程序,难道你是个黑客?” “没有,我真是鬼。” “神经病。” “等等,我替你画了张相,你要不要看看?” 看到这句话王文娜估计对方可能就是那个男孩了,她想了想道:“你给我看看,不过如果不像你就必须告诉我你是谁?” “嘻嘻,好的。” 说罢对方传来一个图片文件,小漏斗转了一会儿,展开了一幅方形油画。王文娜是科班美工,虽然没学油画,不过一理通百通,以王文娜的专业水平来看,这是一幅无懈可击的油画,无论从调色、细节、全局把控都堪称完美,跟那些所谓的大家一比,简直丝毫不差,乍一看简直就是照片。 这下王文娜心服口服起来,她道:“看不出你蛮厉害的吗!” “呵呵。” “笑什么,我这是夸你呢。” “呵呵。” “笑你个头啦,你到底是谁,还不快招给本姑娘知道。” “你真想知道?” “当然想了,我就想知道身边的高手到底是谁?” 对方发来视频的要求,王文娜犹豫了一下,不过想到对方既然能画了自己的像那么肯定也是见过面的,也就没什么好忌讳的了,于是点了开来。 出现在镜头前的并不是人脸,而是那幅油画,看尺寸还不算小,只见油画渐渐下沉。王文娜看到了提着油画顶端的那双手,让王文娜吃惊的是那双手整个表皮呈死灰色,而且比癞蛤蟆皮都癞,而指甲更是又尖又长,皮肉泛白,这就是一双鬼手。 王文娜吓了一大跳,她不知道这人为什么要用这种恶作剧,只见这双手慢慢将她的画像两边撕开,然后左手缓缓向上而去,而视频镜头也随之缓缓而上,王文娜看见了那张满是褶皱的嘴,因为皮肤干枯,牙齿都露了出来,而她的画像被这张嘴开始咀嚼起来。 虽然是网络,但还是让王文娜吓得花容失色。她触电般的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往后退了两步,这时电脑里传来一阵古怪的笑声。王文娜伸手就关电脑,可是电脑无论如何关不上,甚至拔电源都不行,这下她真觉得不对劲了,剧烈惊惧之下,她想到了床头有个茶杯,即使砸了电脑也不能忍受里面的变态,可是当她转过身子,一幕更恐怖的景象出现了:那张被撕裂的画像居然贴在身后的墙壁上。 王文娜肝胆俱裂,冲到房门口开了门就要跑,但是她一头撞在了一个东西上面。 这是个很奇怪的“东西”,因为它有腿,也有手,穿着一身蓝大褂,不过实在太高了,比王文娜的房门还要高,却看不见头。王文娜吓得呆站在它面前,过了一会儿蓝大褂缓缓弯下腰,走进房间里来。它头上的蓝帽子将脸的上半部分牢牢遮住,只露出那张恐怖的嘴。 王文娜颤抖着道:“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那人”咧嘴发出怪笑,忽然伸手抓住了王文娜的脖子,将她提了起来。 “蓝大褂”的手比铁钳还紧,任王文娜怎么挣扎就是挣脱不出。而随着他手的渐渐收紧,王文娜呼吸越来越困难,接着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搞不懂我为什么要在意你对我的眼光

后来你匿名给我送了盒星空棒棒糖

总之拉倒吧,我跟别的男生疯,追着打闹

你运气不好,你哥们儿收了那同桌美眉。

不喜欢我叽叽喳喳,我就冷冷冰冰,大不了皮笑肉不笑走走过场。

就这一句话,你说我不像个女生,没有谁像你这么说话。你洋洋洒洒写了封信给我,说全是骂我的,问我要不要看。

同学?!朋友都不算吗?你妹的

没错,我矫枉过正了,你满意了吗?

有天你说我只是你同学

说来很奇怪

我没去你的金榜题名宴

疯了吧我

本文由文学天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其一QQ号照旧在原来的QQ被盗后,怂怂的规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