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要赌剑,就算死在我们剑下

- 编辑:冠亚体育官方入口-冠亚体育官方网站『HOME』 -

就要赌剑,就算死在我们剑下

他在笑,可是任何人却不会认为他是真的在笑。他在看著简传学。简传学垂下了头。是的,是我说的。我是天尊的人,田在龙也是。是我告诉田在龙的,所以他们才会知道。这些话他没有说出来,也不必说出来。我看错了你。我把你当做朋友,就是看错了。这些话谢晓峰也没有说出来,更不必说出来。谢晓峰只说了四个字。我不怪你。简传学也只问了他一句话:你真的不怪我!谢晓峰道:我不怪你,只因为你本来并不认得我。简传学沈默了很久,才慢慢的说:是的,我本来不认得你,一点都不认得。这是很简单的一句话,却有很复杂的意思。──不认得的意思,就是不认识。──不认识的意思,就是根本不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谢晓峰了解他的意思,也了解他的心情。所以谢晓峰只说了三个字!你走吧。简传学走了,垂著头走了。他走了很久,欧阳云鹤才长长叹了口气,道:谢晓峰果然不愧是谢晓峰。这也是很简单的一句话,而且很俗。可是其中包含的意思既不太简单。也不太俗。厉真真也叹了口气,轻轻的、长长的叹了口气,道:如果我是你,绝不会放他走的。谢晓峰道:你不是我。厉真真道:你也不是我,也不是欧阳云鹤、梅长华、秦独秀。谢晓峰当然不是。厉真真道:就因为你不是,所以你才不了解我们。欧阳云鹤道:所以你才会觉得我们不该杀了黎平子和田在龙的。厉真真道:我们早已决定了,只要能达到目的,绝不择任何手段。欧阳云鹤道:我们的目的只有八个字。谢晓峰还没有问,厉真真已说了出来!对抗天尊,维护正义。她接著又道:也许我们用的手段不对,我们想做的事却绝没有什么不对。梅长华道:所以你若认为我们杀错了人,不妨就用这柄剑来杀了我们。欧阳云鹤道:我们非但绝不还手,而且死无怨恨!厉真真道:我是个女人,女人都比较怕死,可是我也死而无怨。谢晓峰手里有剑。无论是什么人的剑,无论是什么剑,到了谢家三少爷的手里,就是杀人的剑!无论什么样的人都能杀,问题只不过是在──这个人该不该杀!黄昏。有雾。黄昏本不该有雾,却偏偏有雾。梦一样的雾。人们本不该有梦,却偏偏有梦。谢晓峰走入雾中,走入梦中。是雾一样的梦?还是梦一样的雾?如果说人生本就如雾如梦?这句话是太俗,还是太真?我们都是人,都是江湖人,所以你应该知道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是厉真真说的话。所以他没有杀厉真真,也没有杀梅长华、秦独秀和欧阳云鹤。因为他知道这是真话。江湖中就没有绝对的是非,江湖人为了要达到某种目的,本就该不择手段。他们要做一件事的时候,往往连他们自己都没有选择的余地。没有人愿意承认这一点,更没有人能否认。这就是江湖人的命运,也正是江湖人最大的悲哀。江湖中永远都有厉真真这种人存在的,他杀了一个厉真真又如何!又能改变什么?我们选她来作盟主,因为我们觉得只有她才能对付天尊慕容秋荻。这句话是欧阳云鹤说的。这也是真话。他忽然发觉厉真真和慕容秋荻本就是同一类的人。这种人好像天生就是赢家,无论做什么事都会成功的。另外还有些人却好像天生就是输家,无论他们已赢了多少,到最后还是输光为止。他忍不住问自己:我呢?我是种什么样的人!他没有答覆自己,这答案他根本就不想知道。雾又冷又浓,浓得好像已将他与世上所有的人都完全隔绝。这种天气正适合他现在的心情,他木就不想见到别的人。可是就在这时候,浓雾中却偏偏有个人出现了。简传学的脸色在浓雾中看来,就像是个刚刚从地狱中逃脱的幽灵。谢晓峰叹了口气:是你。简传学道:是我。他的声音嘶哑而悲伤:我知道你不愿再见我,可是我非来不可。谢晓峰道:为什么!简传学道:因为我心里有些话,不管你愿不愿意听,我都非说出来不可。谢晓峰看著他惨白的睑,终于点了点头,道:你一定要说,我就听。简传学道:我的确是天尊的人,因为我无法拒绝他们,因为我还不想死。谢晓峰道:我明白,连田在龙那样的人都不能拒绝他们,何况你!简传学道:我跟他不同,他学的是剑,我学的是医,医道是济世救人的,将人的性命看得比什么都重。谢晓峰道:我明白。简传学道:我投入天尊只不过才几个月,学医都已有二十年,对人命的这种看法,早已在我心里根深柢固。谢晓峰道:我相信。简传学道:所以不管天尊要我怎么做,我都绝不会将人命当儿戏,只要是我的病人,我一定会全心全力去为他医治,不管他是什么人都一样。他凝视著谢晓峰:就连你都一样。谢晓峰道:只可惜我的伤确实已无救了。简传学黯然道:只要我觉得还有一分希望,我都绝不会放手。谢晓峰道:我知道你已尽了力,我并没有怪你。简传学道:田在龙的确也是天尊的人,他们本来想要我安排,让他杀了你!谢晓峰笑了:这种事也能安排!简传学道:别人不能,我能。谢晓峰道:你怎么安排!简传学道:只要我在你伤口上再加一点腐骨的药,你遇见田在龙时,就已连还击之力都没有了,只要我给他一点暗示,他出手。他会抢先按著道:无论谁能击败谢家的三少爷,都必将震动江湖,名重天下,何况他们之间还有赌约。谢晓峰道:谁杀了谢晓峰,谁就是泰山之会的盟主。简传学道:不错。谢晓峰道:田在龙若能在七大剑派的首徒面前杀了我,厉真真也只有将盟主的宝座让给他,那么七大剑派的联盟,也就变成了天尊的囊中物。简传学道:不错。谢晓峰轻轻叹了口气,道:只可惜你并没有这么样做。简传学道:我不能这么样做,我做不出。谢晓峰道:因为医道的仁心,已经在你心里生了根。简传学道:不错。谢晓峰道:现在我只有一点还想不通。简传学道:那一点。谢晓峰道:厉真真他们怎么会知道我最多只能再活三天的?这件事本该只有天尊的人知道。简传学的脸色忽然变了,失声道:难道厉真真也是天尊的人!谢晓峰看著他,神情居然很镇定,只淡淡的问道:你真的不知道她也是天尊的人!简传学道:我……谢晓峰道:其实你应该想得到的,高手著棋,每个子后面,都一定埋伏著更厉害的杀手,慕容秋荻对田在龙这个人本就没把握,在这局棋中,她真正的杀著本就是厉真真。简传学道:你早已想到了这一著!谢晓峰微笑,道:我并不太笨。简传学松了口气,道:那么你当然已经杀了她。谢晓峰道:我没有。简传学脸色又变了,道:你为什么放过了她!谢晓峰道:因为只有她才能对付慕容秋荻。简传学道:可是她……谢晓峰道:现在她虽然还是天尊的人,可是她绝不会久居在慕容秋荻之下,泰山之会正是她最好的机会,只要她一登上盟主的宝座,就一定会利用它的权力,全力对付天尊。他微笑,按著道:我了解她这种人,她绝不会放过这种机会的。简传学的手心在冒汗。他并不太笨,可是这种事他连想都没有想到。谢晓峰道:慕容秋荻一直在利用她,却不知道她一直在利用慕容秋荻,她投入天尊,也许就是为了要利用天笠的力量,踏上这一步。他叹了口气,又道:慕容秋荻下的这一著棋,就像是条毒蛇,毒蛇虽然能制人于死,可是随时都可能回过头去反噬一口的。简传学道:这一口也能致命!谢晓峰道:她能够让慕容秋荻信任她,当然也能查出天尊的命脉在那里,这一口若是咬在天尊的命脉上,当然咬得不轻。简传学道:可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她若想一口致命,只怕还不容易。谢晓峰道:所以我们正好以毒攻毒,让他们互相残杀,等到他们精疲力竭的时候,别的人就可以取而代之了。简传学道:别的人是什么!谢晓峰道:江湖中每一代都有英雄兴起,会是什么人?谁也不知道!他长长叹了口气:这就是江湖人的命运,生活在江湖中,就像是风中的落叶,水中的浮萍,往往都是身不由主的,我们只要知道,七派联盟和天尊都必败无疑,也就足够了,又何必问得太多。简传学没有再问。他不是江湖人,不能了解江湖人,更不能了解谢晓峰。他忽然发现这个人不但像是浮萍落叶那么样飘浮不定,而且还像是这早来的夜雾一样,虚幻、缥缈、不可捉摸。这个人有时深沉,有时洒脱,有时忧郁,有时欢乐,有时候宽大仁慈,有时候却又会忽然变得极端冷酷无情。简传学从未见过性格如此复杂的人。也许就因为他这种复杂多变的性格,所以他才是谢晓峰。简传学看著他,忽然叹了口气,道:我这次来,本来还有件事想告诉你。谢晓峰道:什么事!简传学道:我虽然不能治你的伤,你的伤却并不是绝对无救。谢晓峰的脸上发出了光。一个人如果还能够活下去,谁不想活下去?他忍不住问:还有谁能救我!简传学道:只有一个人。谢晓峰道:谁!简传学道:他也是个很奇怪的人,也像你一样,变化无常,捉摸不定,有时候甚至也像你一样冷酷无情。谢晓峰不能否认,只能叹息。最多情的人,往往也最无情,他究竟是多情?还是无情?这连他自己也分不清。简传学看著他,忽又叹口气,道:不管这个人是谁,现在你都已永远找不到他了。谢晓峰一向不怕死。每个人在童年时都是不怕死的,因为那时候谁都不知道死的可怕。尤其是谢晓峰。他在童年时就已听见了很多英雄好汉的故事,英雄好汉们总是不怕死的。英雄不怕死,怕死非英雄。就算:卡嚓一声,人头落下,那又算得了什么?反正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这种观念也已在他心里根深柢固。等到他成年时,他更不怕死了,因为死的通常总是别人,不是他。只要他的剑还在他掌握之中,那么:生死也就在他的掌握之中。他虽然不是神,却可以掌握别人的生存或死亡。他为什么要怕死?有时他甚至希望自己也能尝一尝死亡的滋味,因为这种滋味他从未尝试过。谢晓峰也不想死。他的家世辉煌,声名显赫,无论走到那里,都会受人尊敬。在他很小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一点。他聪明。在他四岁的时候,就已被人称为神童。他可爱。在女人们眼中,他永远是最纯真无邪的天使,不管是在贵妇人或洗衣妇的眼中一样。他是学武的奇才。别人练十年还没有练成的剑法,他在十天之内就可以精进熟练。他这一生从未败过。跟他交过手的人,有最可怕的剑客,也有最精明的赌徒。可是他从未输过。赌剑、赌酒、赌骰子,无论赌什么,他都从未败过。像这么样一个人,他怎么会想死?他不怕死,也许只因为他从未受到过死的威胁。直到那一天,那一个时刻,他听到有人说,他最多只能再活三天。在那一瞬间,他才知道死的可怕。虽然他还是不想死,却已无能为力。一个人的生死,本不是由他自己决定的,无论什么人都一样。他了解这一点。所以他虽然明知自己要死了,也只有等死。因为他也一样无可奈何。但是现在的情况又不同了。一个人在必死时忽然有了可以活下去的希望:这希望又忽然在一瞬间破人拗断,这种由极端兴奋而沮丧的过程,全都发生在一瞬间。这种刺激有谁能忍受?简传学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彷佛已在等著谢晓峰拗断他的咽喉。──你不让我活下去,我当然也不想让你活下去。这本是江湖人做事的原则,这种后果他已准备承受。想不到谢晓峰也没有动,只是静静的站著,冷冷的看著他。简传学道:你可以杀了我,可是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说。他的声音已因紧张而颤抖:因为现在我才真正解了你是个什么样的人。谢晓峰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简传学道:你远比任何人想像中的都无情。谢晓峰道:哦!简传学道:你连自己的生死都不放在心上,当然更不会看重别人的生命。谢晓峰道:哦!简传学道:只要你认为必要时,你随时都可以牺牲别人的,不管那个人是谁都一样。谢晓峰忽然笑了笑,道:所以我活著还不如死了的好。简传学道:我并不想看著你死,我不说,只因为我一定要保护那个人。

吴涛慢慢的点了点头,道:你放心,我们的约会,我绝不会忘记。厉真真道:我相信。吴涛面对谢晓峰,彷佛想说什,却连一个字都没有说,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谢晓峰道:好,胜就是胜,败就是败,点苍门下,果然是君子。黎平子忽然冷冷道:幸好我不是君子。谢晓峰道:不是君子有什好!黎平子道:就因为我不是君子,所以绝不会抢著出手他的独眼闪闪发光,丑陋的脸上露出了诡笑:最后一个出手的人,不但以逸待劳,而且也已将你的剑法摸清了,就算不能将你刺杀于剑下,至少总能接住你三招。谢晓峰道:你的确不是君子,你是个小人。他居然在微笑:可是真小人至少总比伪君子好,真小人还肯说老实话。梅长华忽然冷笑,道:那最契亏的就是我这种人了。谢晓峰道:为什么!梅长华道:我既不是君子,也不是小人,虽不愿争先,也不愿落后。他慢慢的走出来,盯著谢晓峰:这次你准备借谁的剑.谢晓峰道:你的。对某些人来说,剑只不过是一把剑,是一种用钢铁铸成的,可以防身,也可以杀人的利器。可是对另外一些人来说,剑的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因为他们已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他们的剑,他们的生命已与他们的剑融为一体。因为只有剑,才能带给他们声名、财富、荣耀,也只有剑,才能带给他们耻辱和死亡。剑在人在,剑亡人亡。对他们来说,剑不仅是一柄剑,也是他们唯一可以信任的伙伴,剑的本身,已有了生命,有了灵魂,如果说他们宁可失去他们的妻子,也不愿失去他们的剑,那绝不是夸张,也不太过份。吴涛就是这种人。他认为无论在什情况下失去自己的剑,都是无法原谅的过错,无法洗雪的耻辱,所以他失剑之后,就再也没有脸留在这里。梅长华也是这种人。有了吴涛的前车之□,他对自己的剑,当然防范得特别小心。现在谢晓峰却当著他的面,说要借他的剑。梅长华笑了,大笑。他的手紧握剑柄,手背上的青筋已因用力而一根根凸起。没有人能从他手上夺下这柄剑,除非连他的手一起砍下来w他对自己绝对有信心,但是他低估了谢晓峰。就在他开始笑的时候,谢晓峰已出手。没有人能形容他这出手一击的速度,也没有人能形容这一著的巧妙和变化。他的目标却不是梅长华的剑,而是梅长华的眼睛。梅长华闪身后退,反手拨剑。拨剑也是剑术中极重要的一环,华山弟子对这一点从未忽视。梅长华的拨剑快,出手更快,剑光一闪,已在谢晓峰左胁下。谁知就在这一刹那间,他的肘忽然被人轻轻一托,整个人都失去重心,彷佛将腾云驾雾般飞起。等他在拿稳重心时,他的剑已在谢晓峰手里。这不是奇迹,也不是魂法。这正是谢家三少爷的无双绝技:偷天换日夺剑式。看起来他用的手法并不复杂,可是只要他使出来,就从未失手过一次。梅长华的笑容僵硬,在它的脸上凝结成一种奇特而诡秘的表情。忽然间,一声龙吟响起,彷佛来自天外。一道剑光飞起,盘旋在半空中,忽然闪电般凌空下击。这正是昆仑名震天下的:飞龙九式,剑如神龙,人如卧云,这一剑下击之力,绝没有任何一门一派的任何一剑可以比得上。可惜他的对像是谢晓峰。谢晓峰的剑就像是一阵风,无论多强大的力量,在风中都必将消失无踪。等到这一剑的力量消失时,就觉得有一阵风轻轻吹到他身上。.风虽然轻,却冷得彻骨。他全身的血液都彷佛已被冻结,它的人就从半空中重重的跌在地上。风停了。人的呼吸也似乎已停止。也不知过了多久,欧阳云鹤才长长叹息了一声,道:果然是天下无双的剑法。厉真真冷冷的接著道:只可惜出手并不正,以谢家三少爷的身分,本不该如此取巧的。简传学忽然道:他受了伤,在你们七位高手的环伺之下,当然要速战速决,出奇制胜!厉真真道:你也懂得剑!简传学道:我不懂剑,这道理我却懂。他忽然也叹了口气,慢慢的按著道:其实他本来并不一定要胜的,只可惜他是谢晓峰,只要他活著一天,就只许胜,不许败!因为他绝不能让神剑山庄的声名,毁在他手上。厉真真忽然笑了,道:有理,说得有理,谢家约三少爷,本来就绝对不能败的。简传学道:他若不败,你就要败了,你高兴什么!厉真真道:你不懂!简传学道:我不懂。厉真真嫣然道:想不到世上居然还有你不懂的事。她脸上的表情就像是黄梅月的天气般阴晴莫测,笑容刚露,又扳起了脸:你既然不憧,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黎平子忽然大声道:我告诉你!厉真真的脸色又变了,抢著道:你们说过的话,算数不算数!黎平子道:我们说过什么话?我早就忘了。欧阳云鹤道:我没有忘。他的态度严肃而沉重:我们答应过她的,胜负未分前,绝不说出这其中的秘密。厉真真松了口气,道:幸好你是个守约守信的君子。黎平子冷冷道:他是君子,他要守约守信,是他的事,我只不过是个小人,小人说出来的话都可以当做放屁。他的手已握紧了剑柄:我有屁要放的时候,谁想拦住我都不行。谢晓峰目光闪动,微笑道:放屁也是人生大事之一,我保证绝没有人会拦住你。黎平子道:那就好极了。他的独眼闪闪发光,按著道:这次我们来跟你赌剑,都是她找来的。谢晓峰道:我想得到。黎平子道:但你绝对想不到,她跟我们每个人也都打了个赌。谢晓峰道:赌什么!黎平子道:她赌我们六个人全都接不住你的三招。谢晓峰道:所以她若输给了我,就反而赢了你们。黎平子道:她只输给你一个人,却赢了我们六个人,她嬴的远比输的多得多。厉真真又笑了,嫣然道:其实你们早就知道,吃亏的事,我是绝不会做的。谢晓峰道:她跟你们赌的是什么!黎平子道:你知不知道天尊。谢晓峰苦笑,道:我知道。黎平子道:近来天尊的势力日益庞大,七大剑派已不能坐视,老一辈的人虽然多已闭关不出,我们这一代的弟子,就决议要在泰山聚会,组成七派联盟。谢晓峰道:这是个好主意。黎平子道:在那一天,我们当然还得推出一位主盟的人。谢晓峰道:你们若是输给了她,就得要推她为盟主。黎平子道:一点也不错。厉真真柔声道:就算你们推我做了盟主,又有什么不好!黎平子道:只有一点不好。厉真真道:那一点!黎平子道:你太聪明了,我们若是推你做了盟主,这泰山之盟,只怕就要变成第二个天尊。厉真真道:现在昆仑、华山、崆峒、点苍,都已在片刻之间,惨败在三少爷的剑下,你难道有把握能接得住他三招!黎平子道:我没有。他冷笑,按著道:就因为我没有把握,所以早已准备对这次赌约当放屁。厉真真叹了口气,道:其实我也早就知道你是个言而无信的小人,幸好别人都不是的。欧阳云鹤忽然道:我也是的。厉真真这才真的吃了一惊,失声道:你?你也像他一样!欧阳云鹤脸色更沉重,道:我不能不这么做,江湖中已不能再出现第二个天尊。他慢慢的走过去走到黎平子身旁。黎平子大笑,拍他的肩,道:现在你虽然已不能算是真正的君子,却是个真正的男子汉了。欧阳云鹤叹了口气,喃喃道:也许我本来就不是君子。这句话还没有说完,他已出手,一个肘拳打在黎平子右肋上。肋骨碎裂的声音刚响起,利剑已出鞘。剑光一闪,鲜血四溅。黎平子独眼中的眼珠子都似已凸了出来,瞪著欧阳云鹤。到现在他才知道欧阳云鹤和厉真真站在一边的。到现在他才知道谁是真正的小人。可是现在已太迟了。剑尖还在滴著血。秦独秀、梅长华、田在龙,脸上却已完全没有血色。欧阳云鹤冷冷的看著他们,缓缓道:我欧阳云鹤平生最恨的,就是这种言而无信的小人,只恨不得要他们一个个全都死在我的剑下,各位若认为我杀错了,我也不妨以死谢罪。厉真真柔声道:他们都知道你的为人,绝不会这么想的。欧阳云鹤道:胜就是胜,败就是败,各位都是君子,当然绝不会食言背信。田在龙忽然大声道:我不是君子,现在我只要一听到这两个字,就觉得说不出的恶心。欧阳云鹤沉下脸,道:那么田师兄的意思是──田在龙道:我没有什么意思,只不过泰山我已不想去了,你们随便要推什么人做盟主,都已经跟我没关系。秦独秀道:你不去,我也不去。梅长华道:我更不会去。田在龙精神一振道:好,我们一起走,有谁能拦得住我们:三个人并肩大步,走了出去。田在龙走在中间,梅长华、秦独秀,一左一右,忽然往中间一夹。等到他们再分开时,田在龙的左右两胁,都已有一股鲜血流了出来。他挣扎著,想拔剑。剑未出鞘,他的人已倒下。你们好狠!这就是他说的最后四个字,最后一句话。没有声音,很久都没有声音。每个人都在看著谢晓峰,每个人都等著看他的反应。谢晓峰却在看著自己手里的剑。那本是梅长华的剑。梅长华忽然道:这是柄好剑!谢晓峰道:是好剑。梅长华道:这柄剑在华山世代相传,已有三百年,从来没有落在外人手里。谢晓峰道:我相信。梅长华道:你若认为我刚才不该杀了田在龙,不妨用这柄剑来杀了我,我死而无怨。谢晓峰道:他本就该死,我更该死,因为我们都看错了人。他的手轻抚剑锋,慢慢的抬起头:现在点苍的吴涛已经负气而走,海南的黎平子也被杀了灭口,田在龙一死,昆仑门下都在你们掌握之中,泰山之会当然已是你们的天下。欧阳云鹤沉声道:这么样的结果,本来就在我们计划之中。谢晓峰道:你们当然也早已知道我是个快死了的人。欧阳云鹤道:我们的确早已知道你最多只能再活三天。厉真真叹了口气,道:江湖中的消息,本就传得极快,何况是你的消息。谢晓峰道:你们当然也看得出,刚才我一出手,创口就已崩裂。厉真真道:我们就算看不出,也能想得到。谢晓峰道:所以你们都认为,像我这么样一个人,本不该再管别人的闲事。欧阳云鹤道:但是我们还是同样尊敬你,不管你是生是死,都已保全了神剑山庄的威名。厉真真道:至少我们都已承认败了,是败在你手下的。谢晓峰道:我知道,这一点我也很感激,只可惜你们忘了一点。厉真真道:那一点!谢晓峰道:有我在这里,田在龙和黎平子本不该死的。厉真真道:因为你觉得你应该可以救他们!谢晓峰道:不错。厉真真道:所以你觉得你虽然没有杀他们,他们却无异因你而死!谢晓峰道:是的。厉真真道:所以你想替他们复仇!谢晓峰道:也许并不是想为他们复仇,只不过是想求自己的心安。厉真真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反正要死了,就算死在我们剑下,也死得心安理得,问心无愧。她轻轻的叹了口气,慢慢的按著道:只可惜你还有很多事都不知道。谢晓峰道:哦!厉真真道:你只不过看见了这件事表面上的一层,就下了判断,内中的真相,你根本就不想知道,你连问都没有问。谢晓峰道:我应该问什么!厉真真道:至少你应该问问,黎平子和田在龙是不是也有该死的原因。谢晓峰道:他们该死!厉真真道:当然该死!欧阳云鹤道:绝对该死!谢晓峰道:为什么!厉真真道:因为他们不死,我们的七派联盟,根本就无法成立。欧阳云鹤道:因为他们不死,死的人就要更多了。厉真真道:黎平子偏激任性,本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欧阳云鹤道:我们要成大事,就不能不将这种人牺牲。厉真真道:我对他的死,还有点难受,可是田在龙……欧阳云鹤道:田在龙就算再死十次,也是罪有应得的。谢晓峰道:为什么!厉真真道:因为他本来就是个奸细!谢晓峰道:奸细!厉真真笑了。她在笑,却比不笑的时候更严肃:你不知道奸细是什么意思,奸细就是种会出卖人的人。谢晓峰道:他生卖了谁!厉真真道:他出卖了我们,也出卖了自己。谢晓峰道:买主是谁!厉真真道:是天尊。当然是天尊。厉真真道:你应该想得到的,只有天篮,才有资格收买田在龙这种人。谢晓峰道:你有证据。厉真真道:你想看证据!谢晓峰道:我想。厉真真道:证据就在这里。她忽然转过身,伸出了一根手指。它的手指纤细柔美,但是现在看起来却像是一柄剑,一根针。她指著的竟是简传学。这个人就是证据。简传学还是很镇定,脸色却有点变了。厉真真道:你是谢家的三少爷,你是天下无双的剑客,你当然不会是个笨蛋。谢晓峰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是个笨蛋,也不能承认。厉真真道:那么你自己为什么不想想,我们怎么会知道你最多只能活三天的!谢晓峰不必想。──这件事迟早总会有人知道的,天下人都会知道。──可是知道这件事的人,直到现在还没有太多。──有什么人最清楚这件事?──有什么人最了解谢晓峰这两天会到那里去?谢晓峰笑。

谢晓峰道:我捏住了鼻子。简传学道:为什要捏住鼻子。谢晓峰道:因为我早就知道那是什么。简传学道:那是什么!谢晓峰道:迷香。简传学道:为什要用迷香迷倒我!谢晓峰道:因为这样才神秘。他微笑:越神秘岂非就越有趣。简传学看看他,再看看这些女孩子,忍不住叹了口气:看起来你果然是专家,不折不扣的专家。为什大家总是说:契、喝、嫖、赌,为什不说:赌、嫖、喝、契!不知道。我知道。你说是为什!因为赌最厉害,不管你怎契,怎喝,怎嫖,一下子都不会光的,可是一睹起来,很可能一下子就输光了。一输光了,就契也没得契了,喝也没得喝了,嫖也没得嫖了。一点都不错。所以赌才要留到最后。一点都不错。现在我们是不是已经应该轮到赌了!好像是的。你准备带我到那里去赌!谢晓峰还没有开口,那老头子忽然又从门后面探出头,道:就在这里,这里什都有!这里当然不再是那小破杂货铺。这里是间很漂亮的屋子,有很漂亮的摆设,很漂亮的女人,也有很好的菜,很好的酒。这里的确几乎已什都有了。可是这里没有赌。赌就要赌得痛快,如果你已经和一个女孩子做过某些别种很痛快的事,你能不能够再跟她痛痛快快的赌?除了这种女孩子外,这里只有一个谢晓峰。简传学当然也不能跟谢晓峰赌。朋友和朋友之间,时常都会赌得你死我活,反脸成仇。可是如果你的赌本也是你朋友拿出来的,你怎能跟他赌?老头子的头又缩了回去,简传学只有问谢晓峰:我们怎赌!谢晓峰道:不管怎赌,只要有赌就行。简传学道:难道就只我们两个赌!谢晓峰道:当然还有别人。简传学道:人呢!谢晓峰道:人很快就会来的。简传学道:是些什人!谢晓峰道:不知道。他微笑,又道:可是我知道,那老头子找来的,一定都是好脚。简传学道:好脚是什意思:谢晓峰道:好脚的意思,就是好手,也就是不管我们怎赌,不管我们赌什,他们都能赌得起。简传学道:赌得起的意思,就是输得起!谢晓峰笑了笑,道:也许他们根本不会输,也许输的是我们。赌的意思,就是赌,只要不作假,谁都没把握能稳赢的。简传学道:今天我们赌什么!谢晓峰又没有开口,因为那老头子又从门后面伸出头:今天我们赌剑。他眯著脸,看看谢晓峰:我保证今天请来的都是好脚。武林中一向有七大剑派——武当、点苍、华山、昆仑、海南、峨嵋、崆峒。少林弟子多不使剑,所以少林不在其中。自从三丰真人妙悟内家剑法真谛,开宗立派以来,武当派就被天下学剑的人奉为正宗,历年门下弟子高手辈出,盛誉始终不坠。武当派的当代剑客从老一辈的高手中,有六大弟子,号称:四灵双玉。四寮之首欧阳云鹤,自出道以来,己身经大小三十六战,只曾在隐居巴山的武林名宿顾道人手下败过几招。欧阳云鹤长身玉立,英姿风发,不但在同门兄弟中很有人望,在江湖中的人缘也很好,自从巴山这一战后,几乎已被公认最有希望继承武当道统的一个人,他自己也颇能谨守本份,洁身自好。可是他今天居然在这种地方出现了,谢晓峰第一个看见的就是他。看来那老头的确没有说谎,因为欧阳云鹤的确是好手。崆峒的剑法,本与武当源出一脉,只不过比较喜欢走偏锋并不是不好,有时反而更犀利狠辣。剑由心生,剑客们的心术也往往会随著他们所练的剑法而转变。所以崆峒门下的弟子,大多数都比较阴沉狠毒。所以崆峒的剑法虽然也是正宗的内家功力,却很少有人承认崆峒派是内家正宗,这使得崆峒弟子更偏激,更不愿与江湖同道来往。可是江湖中人并没有因此而忽视他们,因为大家都知道近年来他们又创出一套极可怕的剑法,据说这套剑法的招式虽不多,每一招都是绝对致命的杀手,能练成这种剑法当然很不容易,除了掌门真人和四位长老外,崆峒门下据说只有一个人能使得出这几招杀手。这个人就是秦独秀。跟著欧阳云鹤走进来的,就是秦独秀。秦独秀当然也是好手。华山奇险,剑法也奇险。华山的弟子一向不多,因为要拜在华山门下,就一定要有艰苦卓绝、百折不回的决心。当代的华山掌门孤僻骄傲,对门下的要求最严,从来不许它的子弟妄离华山一步。梅长华却是唯一可以自由出入,走动江湖的一个。因为他对梅长华有信心。梅长华无疑也是好手。昆仑的:飞龙九式名动天下,威镇江湖,弟子中却只有一龙。田在龙就是这一龙。田在龙当然也无疑是好手。点苍山明水秀,四季如春,门下弟子们从小拜师,在这环境中生长,大多数都是温良如玉的淳淳君子,对名利都看得很淡。点苍的剑法虽然轻云飘忽,却很少有致命的杀者。可是江湖中却没有敢轻犯点苍的人,因为点苍有一套镇山的剑法,绝不容人经越雷池一步。只不过这套剑法一定要七人联手,才能显得它的威力。所以点苍门下,每一代都有七大弟子,江湖中人总是称他们为:点苍七剑。二百年来,每一代的:点苍七剑,都有剑法精绝的好手。吴涛就是这一代七剑中佼使者。吴涛当然也是好手。海南在南海之中,孤悬天外,人亦孤绝,若没有致胜的把握,绝不愿跨海西渡。近十年来,海南剑客几乎已完全绝于中土,就在这时侯,黎平子却忽然出现了。这个人年纪不过三十,独臂、跛足、奇丑,可是他的剑法却绝对完美准确,只要他的剑一出手,就能使人立刻忘记他的独臂跛足,忘记他的丑陋。这样一个人,当然是好手。这六个人无疑已是当代武林后起一等高手中的精英,每个人都绝对是出类拨萃,绝对与众不同的。可是最独特的一个人,却不是他们,而是厉真真。峨嵋门下的厉真真,被江湖人称为:罗刹仙子的厉真真。峨媚天下秀。自从昔年妙因师太接掌了门户之后,峨嵋的云秀之气,就彷佛全集于女弟子身上。厉真真当然是个女人。自从妙因师太接掌门户后,峨嵋的女弟子就都是削了发的尼姑。厉真真却是例外。唯一的例外。当代的峨嵋掌门是七大掌门中年纪最大的,拜在峨嵋门下,削发为尼时,已经有三十左右。没有人知道她在三十岁之前,曾经做过些什事,没有人知道她以前的身世来历,更没有人想得到她能在六十三岁的高龄,还接了峨嵋的门户。因为当时江湖中谣言纷纷,甚至有人说她曾经是扬州的名媛。不管她以前是个什样的人,自从她拜在峨媚门下后,做出来的事都是任何一个随便什样的女人都做不到的。自从她削发的那一天,就没有笑过——至少从来没有人看见她笑过。她守戒、苦修,每天只一餐,也只有一小钵胡麻饭,一小钵无恨水。地出家前本已日渐丰满,三年后就已瘦如秋草,接掌峨嵋时,体重竟只有三十九公斤,看见过它的人没有一个能相信如此瘦小孱弱的躯体内,能藏著如此巨大的力量,如此坚强的意志。如要她门下的弟子也和她一样,守成、苦修、绝对禁欲、绝对不沽荤酒。她认为每个年轻的女孩子都一定会有很多正常和不正常的欲望,可是她如果经常都在半饥饿的状况中,就不会想到别的了。她对厉真真却是例外。厉真真几乎可以做任何一件自己想做的事,从来没有人限制过她。因为厉真真虽然讲究饮食,讲究衣著,虽然脾气暴躁,飞扬跳脱,却从来不会做错事,就好像太阳从来不会从西边出来一样。武林中一向是男人的天下,男人的心肠此女人硬,体力比女人强,武林中的英雄榜上,一向很少有女人。厉真真却是例外。近年来她为峨嵋争得声名和荣耀,几乎已经比别的门户中所有弟子加起来都多。厉真真还真是个美人。今天她穿著的是件水绿色的轻纱长补,质料、式样、剪裁、手工,都绝对是第一流的,虽然并不很透明,可是在很亮的地力,却还是隐约看得见她纤细的腰和笔直的腿。这地方很亮。阳光虽然照不进来,灯光却很亮,在灯光下看它的衣裳简直就像是一层雾。可是她不在乎,一点都不在乎,她喜欢穿什,就穿什。因为它是厉真真。不管她穿的是什,都绝对不会有人敢看不起她。她一走进来,就走到谢晓峰面前,盯著谢晓峰。谢晓峰也在盯著她。她忽然笑了。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她说:你一定想知道我是不是经常陪男人上床!这就是她说的第一句话。有些人好像天生就是与众不同的,无论在什时侯,什地方,总喜欢说些惊人的话,做些惊人的事。厉真真无疑就是这种人。谢晓峰了解这种人,因为他以前也曾经是这种人,也喜欢让别人契惊。他知道厉真真很想看看他契惊时是什样子。所以他连一点契惊的样子都没有,只淡淡的问道:你是不是想听我说老实话!厉真真道:我当然想。谢晓峰道:那我告诉你,我只想知道要用什法子才能让你陪我上床去。厉真真道:你只有一种法子。谢晓峰道:什么法子。厉真真道:赌。谢晓峰道:赌!厉真真道:只要你能赢了我,随便你要我干什都行。谢晓峰道:我若输了,随便你要我干什,我都得答应!厉真真道:对了。谢晓峰道:这赌注倒真不小。厉真真道:要赌,就要赌得大些,越大越有趣。谢晓峰道:你想赌什!厉真真道:赌剑!谢晓峰笑了:你真的要跟我赌剑!厉真真道:你是谢晓峰,天下无双的剑客谢晓峰,我不跟你赌剑赌什?难道要我像小孩子一样跟你蹲在地上挪骰子!她仰著头:要跟酒鬼赌,就要赌酒,要跟谢晓峰赌,就要赌剑,若是赌别的,赢了也没意思。谢晓峰大笑,道:好:厉真真果然不愧是厉真真。厉真真又笑了,道:想不到名满天下的三少爷,居然也知道我。这次她才是真的在笑,既不是刚才那种充满讥诮的笑,也不是侠女的笑。这次它的笑,完完全全是一个女人的笑,一个真正的女人。谢晓峰道:就算从来没有看见过珍珠的人,当他第一眼看见珍珠的时侯,也一定能看得出它的珍贵。他微笑著,凝视著她:有些人也像是珍珠一样,就算你从来没有见过她,当你第一眼看见它的时候,也一定能认得出它的。厉真真笑得更动人,道:难怪别人都说谢家的三少爷不但有柄可以让天下男人丧胆的剑,还有张可以让天下女人动心的嘴。她叹了口气:只可惜女人们在动心之后,就难免要伤心了。谢晓峰道:你知不知道一个总是会让别人伤心的人,自己也一定有伤心的时候!它的声音虽然还是很平静,却又带著种说不出的哀愁。厉真真垂下头:一个总是让别人伤心的人,自己也一定会有伤心的时候。她轻轻的跟著他说了一遍,忽又抬起头,盯著他:这句话我一定会永远记住。谢晓峰又大笑,道:好,你说我们怎赌才是。厉真真道:我也常听人说,三少爷拨剑无情,从来不为别人留余地。谢晓峰道:三尺之剑,本来就是无情之物,若是剑下留情,又何必拨剑!厉真真道:所以只要你一拨剑,对方就必将死在你的创下,至今还没有人能挡得住你三招。谢晓峰道:那也许只因为我在三招之间,就已尽了全力。厉真真道:三招之内,你若不能胜,是不是就要败了!谢晓峰道:很可能。他微笑,淡淡的按著道:幸好这种情况我至今还未遇见过。厉真真道:也许你今天就会遇见了。谢晓峰道:哦!厉真真转过脸,欧阳云鹤、秦独秀、梅长华、田在龙、吴涛、黎平子,一直都默默的站在她后面,她看了他们一眼:这几位你都认得!谢晓峰道:虽然从未相见,也应当能认得出的。厉真真道:我赌他们每个人都能接得住你的出手三招:谢晓峰道:每个人!厉真真道:每个人!只要有一个人接不住,就算我输了。她也淡淡的笑了笑:这样赌,也许不能算很公平,因为你既然在出手三招间就已尽了全力,战到最后一两个人时,力气只怕就不济了。谢晓峰道:高手相争,不是犀牛,用的是技,不是力。厉真真眼睛里发出了光,道:那你肯赌!谢晓峰道:我今天本就是想来大赌一场的,还有什赌法,能比这种赌得更痛快!他仰面而笑,道:能够在一日之内,会尽七大钊派门下的高足,无论是胜是败,都足以快慰生平了。厉真真道:好,谢晓峰果然不愧是谢晓峰。谢晓峰道:你是不是准备第一个出手!厉真真道:我知道三少爷一向不屑与女人交手,我怎敢争先?何况她微笑,按著道:高手相争,虽然用的是技,不是力,还是难免要契点亏的,这些位师兄怎会让我契亏!谢晓峰笑道:说得有理。厉真真嫣然道:女人们在男人面前,多多少少总是有点不讲理的,所以就算我说错了,大家也绝不会怪我!欧阳云鹤、秦独秀、梅长华、田在龙、吴涛、黎平子,还是默默的站在那里,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他们要说的话,都已被厉真真说了出来。谢晓峰看著他们,道:第一位出手的是谁!一个人慢慢的走出来,道:是我。谢晓峰叹了口气,道:我就知道一定是你。这个人当然是欧阳云鹤。武当毕竟是名门正宗,在这种情况下,他怎能畏缩退后?谢晓峰又叹道:第一个出来的若不是你,我也许会很失望,第一个出来的是你,我也很失望。欧阳云鹤道:失望!谢晓峰道:据说崆峒近来又新创出一种剑法,神秘奇险,我本以为崆峒弟子会跟你争一争先的。无论谁都听得出它的话中有刺,只有秦独秀却像是完全听不出。欧阳云鹤道:崆峒武当,本属一脉,是谁先出来都一样!谢晓峰慢慢的点了点头,缓缓道:不错,是谁先出手都一样!说到:出手两个字时,他已经先出手了。吴涛本来站得最远,他的身子一闪,已拨出了吴涛腰上的佩剑。说到最后一个字时,他已到了秦独秀面前,忽然侧转剑锋,将剑柄交给了秦独秀。秦独秀怔了怔,只有接过这把剑,谁知谢晓峰又已闪电般出手,拨出了他的剑。剑光一闪,已到了秦独秀眉睫间。秦独秀居然临危不乱,反手挥剑,迎了上去。只听:呛的一声龙吟,一柄剑被震得脱手飞出,冲天飞起。剑光青中带蓝,正是以缅铁之英练成的青云剑。这种剑一共只有七柄,是点苍七剑专用的,只不过现在却已到了秦独秀手里,又从秦独秀手里被震飞了出去。等到剑光消失时,这柄剑居然又到了谢晓峰手里,秦独秀的剑,却又回入了秦独秀自己腰畔的剑鞘。每个人都看得怔住了。秦独秀自己正是面如死灰。对他来说,刚才这一刹那间发生的事,简直就像是场噩梦。这场噩梦却又偏偏是真的。谢晓峰再也不看他一眼,走过去,走到吴涛面前,道:这是你的剑。他用两只手将剑捧了过去,吴涛只有接住,接剑的手已在颤抖,忽然长长叹了口气,黯然道:不必出手,我已败了。厉真真道:你真的承认败了。

本文由文学天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就要赌剑,就算死在我们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