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哥以娘亲人加入,Wesley和莎娜在探索李佳鹏时

- 编辑:冠亚体育官方入口-冠亚体育官方网站『HOME』 -

三哥以娘亲人加入,Wesley和莎娜在探索李佳鹏时

一、娘家人?婆家人?
  十月一号是李佳鹏和卫舒雅结婚的日子。眼看婚期越来越近,丁佳慧在杭州紧张的准备着,我也在郑州和唐诗、老歪她们紧张地忙着。
  一天我和老歪、唐诗正忙着写结婚请柬呢,忽然丁佳慧来我家了。我吃惊地问:“佳慧,眼看舒雅结婚日子临近,你不在杭州准备准备,大老远来郑州找我有事吗?”
  丁佳慧说道:“大哥,我就是为舒雅那丫头的婚事来的。我忽然想起一个棘手的问题,怕电话里说不清,就来郑州和你商量。到时候舒雅那孩子结婚,大哥以娘家人出席,还是以婆家人出席?”
  听了佳慧的话,我愣了一下道:“这个问题我真没想过呢,按说,李佳鹏的爸爸李庆是我结拜大哥陈东升的武术老师,我和老歪又是从陈东升大哥那里学的武术,虽然因为是结拜兄弟关系而没有拜师,但实际上陈东升大哥就是教我们武术的师傅。从这点来说,李佳鹏的爸爸就是我们的师爷,我应该作为婆家人出席婚礼。可是话又说回来,我和你以及唐诗、紫嫣先认识舒雅的,何况舒雅那丫头又认我做叔叔,认你做干妈,舒雅父母双亡,实际上我们就是她的亲人,从这点来说,我应该做为娘家人出席婚礼。哎呀,不管作为娘家人也好,婆家人也罢,舒雅结婚我肯定要去,只要去了,这不就没事了,哈哈哈……”
  丁佳慧皱眉道:“大哥你好糊涂,婚礼上肯定要介绍大哥的。你说,你到底是娘家人还是婆家人?”
  我挠挠头道:“就是呀,我到底是娘家人呢?还是婆家人?这还真有点为难呢,算了,卫舒雅那丫头把我当做亲叔叔,我就做娘家人吧。”
  丁佳慧笑道:“其实呀,大哥只能做娘家人,舒雅那丫头要我捎话给你说,在婚礼上你要牵着她的手,亲自交给新郎呢!”
  我皱皱眉道:“你就因为这点小事亲自从杭州来郑州给我说吗?这来回坐车不要钱,你有钱没处使了?”
  丁佳慧笑道:“大哥别急呀,我自然还有其他的事呢。”
  我疑惑地问:“佳慧,还有啥事呀,难道比舒雅结婚做准备还重要吗?”
  丁佳慧笑道:“大哥,李佳鹏不仅人帅对舒雅好,他还是名副其实的富二代呢!他妈妈旗下有服装、电子以及快捷酒店三个公司,估计资产有两个亿左右。他爸爸妈妈给他买了一栋别墅作为他们结婚的新房,新房和外面的草坪加在一起有三千多平方呢!李佳鹏是独子,先不说他家为他结婚花钱多少,就说买这栋别墅估计也得上千万吧?”
  我皱皱眉道:“佳慧,你啥意思?难道他们嫌弃我们的舒雅丫头?哼!他们家再有钱,我们的舒雅可不是那种人,我们是穷,但也不是冲着他家钱去的。”
  丁佳慧笑道:“大哥呀,你就是心急,不等我把话说完。我的意思是说咱们虽然没有他家有钱,但舒雅在我们心里就是亲闺女,她将来的婆家为了他们结婚花了那么多钱,而舒雅也是我们的宝贝闺女,结婚也是她人生的大事,我们做长辈的也不能太寒酸,咱也得给闺女值置办像样的嫁妆,你说呢?”
  我叹口气道:“佳慧,你说得有道理,可是我……”
  丁佳慧忽然“扑通”一声跪下哭道:“大哥,我们要替你决定一件事,请大哥这次务必答应我。”
  我大吃一惊,急忙弯腰去搀丁佳慧,丁佳慧用手拨开我的手道:“不瞒大哥,这次我来郑州是和我老公一起来的,事先也给李雪婷姐姐打电话了,我老公去接雪婷姐姐了,他们一会也要来大哥家。”
  我忙点头道:“佳慧,你有啥事先起来再说,只要老哥能做到的一定答应你们。”
  接着我对老歪道:“老歪,佳慧的老公一会也来我家,你赶快通知李强、张锐他们,现在你赶紧下楼去买酒买菜,一会咱兄弟陪佳慧的老公喝一杯。”
  唐诗对我说道:“大哥,我也通知紫嫣、海棠她们了,大家在一起热闹热闹。”
  我对佳慧道:“佳慧,我们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在我心里你和紫嫣、唐诗她们都是我的亲妹妹,以后有事不许这样了,对了,到底啥事呀?”
  佳慧摇摇头眼含泪花道:“大哥,还是等我老公和雪婷姐姐来了再说吧。”
  二十分钟后,李雪婷带着佳慧的老公郑斌来到我家。一阵寒暄后,我就对雪婷道:“雪婷,刚刚佳慧忽然跪下说有什么事,还要我务必答应你们一个要求,还说等你们来了再说,到底啥事呀,这么神秘?”
  我话音刚落,忽见郑斌和丁佳慧以及李雪婷他们忽然再次跪下齐声说道:“大哥,以前凡事我们都听你的,这次请大哥务必答应我们。求你了。”
  
  二、报恩
  看到郑斌他们三个也跪下了,我急忙说道:“你们快起来,咱有话好商量,只要老哥能做到的一定答应你们,都快起来吧。”
  丁佳慧和李雪婷已是满脸泪水,丁佳慧哽咽道:“大哥,你还记得在几十年前我被人贩子拐卖吗?当时要不是大哥及时把我从人贩子手里救出来,就不会有我的今天,我……”
  此时李雪婷也说道:“大哥,当初我……要不是大哥及时劝说,我可能在弯路上一直走下去,那样就更对不起紫嫣姐姐了。”
  我一头雾水说道:“今天怎么啦,好好地在说舒雅的婚事,你们提这些陈谷子烂芝麻的往事干吗?”
  郑斌插话道:“大哥,自从你拒绝我们给你的二十万元感谢费后,虽然你认佳慧做妹妹,但是她这些年一直耿耿于怀要寻机会报答你,不瞒大哥,这已经是她一块心病了,请大哥成全她吧。”
  我笑道:“哎呀,我是你们的大哥,当你们有困难时,作为朋友,作为大哥,我有义务和责任帮助你们。现在谈舒雅婚事,这些都不说了。”
  看到大家默不作声把目光投向赵翔,我疑惑地问赵翔:“二弟,是不是你小子出的主意?”
  赵翔急忙摆手道:“大哥,我……我没有,是我们商量后,他们委托要我说的,大哥呀,今天我能死而复生和你弟妹在一起,要不是大哥出手相救,我……我觉得他们说得对。”
  我看了看赵翔叹口气说道:“二弟,你咋也像他们一样这样想,我们可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呀,我是什么人,你不清楚吗?”
  赵翔憋红着脸道:“大哥,我……”
  此时老歪猛地站起道:“大哥,你要打要骂随你,但今天我要替大家把心里话说出来。”
  接着老歪指着众人道:“大哥你看看在座的诸位,哪个没有受过大哥的帮助?私下里大家常念叨要找机会报答大哥呢!就拿我来说吧,当初我老婆红英命悬一线,要不是大哥冒死求莎娜姐把你身体缩小进入红英身体内治病夺魂魄,我们两口子能有今天吗?大哥我们事先商量好了,舒雅不是要结婚了吗,她婆家高调办婚事,舒雅既然认大哥为亲叔叔,那么大哥的侄女就是我们大家的侄女,作为舒雅的娘家人,我们商量后,就决定在座的每位出份子钱最少两千元起不封顶。结婚是人生大事,咱也不能太寒酸,请大哥给我们报答的机会。”
  看到大家都点头,我激动地抱拳道:“谢谢大家。舒雅那孩子父母双亡,我们都是她的亲人,我觉得出份子钱要根据自己的经济情况量力而行,凡事不可打肿脸充胖子,互相攀比没意思。”
  李雪婷道:“大哥说得对,虽然在座的各位都想借此机会报答大哥,但要量力而行。大哥,你看要不这样吧,每人出多少钱要他们根据自己的情况决定,大哥到时候你是主角,代表娘家人出席婚礼。在婚礼上,人家婆家到时候给他们小两口的红包肯定不会少,我和佳慧商量了,虽然我们没有舒雅婆家有钱,但是我俩好歹都有个自己的公司,好歹也比在座的各位经济好一点。我们的意思是,既然大家都有意趁这个机会报答大哥,我们决定给舒雅陪嫁一辆汽车,价位嘛,十几万就行,大家每人出一千元,剩下的钱我和佳慧管了,这个买汽车的一千元份子钱大哥也要出,还有我和佳慧商量了,到时候大哥作为娘家人出的红包我和大家替你出了。”
  我听完李雪婷的话后大声说道:“这怎么能行?我视舒雅为亲闺女,虽然我没啥钱,但我会尽力出份子钱,虽然钱不多,但这是我的心意,怎能让你们替我?”
  海棠说道:“大哥,我虽然也不赞成打肿脸充胖子,但这次和以往不同。虽然我们替大哥出钱了,第一可以了却我们心中报答大哥的心愿。第二呢,想当初小妹网恋被骗怀孕,在我绝望投河自杀时,是大哥奋不顾身救下我,大哥呀,难到小妹的命不值这区区几千元。”
  我打断海棠的话说到:“一码归一码,这性质不同。舒雅结婚按风俗长辈给份子钱也应该,但是不可打肿脸充胖子。要是那样,我是舒雅的叔叔,我替舒雅做主,你们谁的份子钱也不要,到时候人去了就行。”
  这时紫嫣站起来道:“大哥,你是了解紫嫣的。几十年来,小妹从没有给大哥提出过要求,但这次小妹觉得他们说得对,大哥呀,你常说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在座的各位哪个没有受到大哥的恩情?说实话,当初要不是大哥化解我的家庭危机,我也不可能有今天,大哥呀,小妹天天想着报答大哥,这真的是我心头的一块心病,当然,出份子钱每人要量力而行,至于雪婷和佳慧妹妹,她们两个合伙给舒雅买个汽车,真的对她们来说不算什么,还有大家替你出红包钱,也是让你给大家一个报答的机会,不然我们真的会憋出病来,大哥,紫嫣求你了。”
  我正要说话,唐诗忽地站出起来道:“大哥,实话给你说吧,这次我们是先斩后奏,礼单我们都打印好了,而且也通知舒雅的婆家了,你爱咋地就咋地,反正就这样啦!”
  我怒道:“死丫头,你……你们竟敢瞒着我先斩后奏?”
  唐诗也瞪着眼吼道:“咋啦?我当初患乳腺病切除乳房,当我绝望要跳楼时,要不是大哥救下我,还求莎娜姐给我治疗,我能有今天吗?难道唐诗的命还不如臭大哥的破面子吗?反正先斩后奏了,你看着办吧!”
  我正要再说话,忽然大家齐声说:“大哥,你就成全我们吧!”
  我叹口气道:“没想到你们那么重视所谓的报恩。这样吧,我出两千份子钱,至于我准备的红包也接受大家适当捐赠一点,但决不可超过二百,还有雪婷和佳慧要给舒雅买汽车,既然都告诉舒雅婆家了,那就买吧,但必须实事求是说。”
  
  三、洞房失踪
  参加完李佳鹏和卫舒雅的婚礼,吃完婚宴后,我把李佳鹏和舒雅叫到一边道:“今天的婚礼好热闹,有社会名流,有当地官员富豪,这个婚礼办得好气派,叔叔很满意。”
  接着我语重心长对舒雅说道:“孩子,从今天起,你就是李家的媳妇了,要尊重和孝顺公公婆婆呀!另外,从今天起你也算嫁入豪门了,做事要低调。过日子多和公公婆婆沟通,多征求他们的意见。”
  舒雅连连点头道:“放心吧叔叔,我干妈早就吩咐过我了,嘻嘻嘻……”
  我问舒雅道:“丫头,你今后有啥打算?还在你干妈公司上班吗?”
  李佳鹏插话道:“卫叔叔,我不想让舒雅在干妈那里上班,我爱舒雅,我不想让舒雅去辛苦工作。家里有爸爸、妈妈和我赚钱足够了。舒雅就舒适地在家呆着,这样她就不用风里来,雨里去上班了。”
  我皱皱眉问道:“佳鹏,这是你父母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
  李佳鹏笑道:“这是我的意思,当初我就对舒雅发誓,这辈子要她幸福。”
  我又问舒雅道:“丫头你的意思呢?”
  舒雅眼圈一红道:“叔叔,你远在千里之外,干妈也离我近二百多公里。想当初我打工时被那个鳖孙老板骗去感情,要不是你们帮助我,我也许就活不成了。我父母双亡,在这个世界上你们就是我的亲人。干妈就一个闺女,而且远嫁到青海,如果我结婚呆在家里,那我干妈以后老了谁伺候她呀?虽然说金华离杭州不远,交通也方便,但毕竟有二百公里呢,所以我想在干妈那里上班,主要是方便和干妈做个伴。我结婚了,从此离开干妈了,她一定很寂寞也很伤心,叔叔呀,你干脆也来杭州吧,我能养活你和干妈,这样等你们老了,我也好尽孝伺候你们,呜呜呜……”
  我轻拍着舒雅的肩头道:“傻丫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有这份孝心,我和你干妈很知足了,但是你不能去你干妈公司上班,也不能呆在家里。”
  李佳鹏吃惊地问:“卫叔叔,舒雅为啥不能呆在家里?我曾发过誓不要舒雅吃苦,要她这辈子幸福快乐。”
  我摇头笑着问道:“佳鹏,动物园里的老虎不愁吃不愁喝,病了有人看,老了有人管,但你觉得老虎幸福吗?”
  李佳鹏急道:“叔叔……”
  我继续说道:“孩子,我知道你爱舒雅,但你要舒雅呆在家里,这不是爱,这是痛苦的折磨,知道我刚刚为啥用动物园老虎比喻吗?老虎之所以不会幸福,那是它失去了自由,从此与大自然无缘,远离生活的森林环境。孩子呀,舒雅才二十多岁,你难道愿意让她一辈子做笼里的金丝鸟失去自由和快乐吗?什么是幸福?幸福不仅仅是家庭和谐、夫妻恩爱,更不是所谓物质丰富衣食无忧,只有精神上的丰富多彩,那才是幸福灿烂的人生。人是群体动物,在生活中,人们不仅有亲情和爱情,同时也需要朋友的友情。你让她呆在家里,从此和外界断绝一切联系,你觉得舒雅会幸福吗?”
  我接着对舒雅说道:“孩子,你要去你干妈那里上班根本就不现实。虽然金华离杭州不远,但也有二百公里左右。你结婚了,是有家的人了,我和你干妈怎能忍心让你们夫妻分居两地,所以呀,叔叔建议你在金华工作。你们说呢?”

这篇小说是《爱的轮回》《囚笼之实验室》续篇。我先介绍这两篇故事梗概。
  卫斯理的拜把子兄弟赵翔五年前患病死亡,五年后有个李佳鹏的陌生人自称被赵翔灵魂附体,从千里之外的浙江金华来到河南郑州要和赵翔的妻子再续爱的篇章。卫斯理很奇怪,一个千里之外的陌生人何以得知赵翔生前的事,且要执着和赵翔妻子结婚,难道真的有灵魂吗?为了对死去的兄弟负责,为了弄清真相,卫斯理带李佳鹏到外星人莎娜在北京设立的实验室,不料李佳鹏却从实验室神秘消失。莎娜提供线索,李佳鹏和赵翔的脑电波很可能飞越银河系外。卫斯理和莎娜在寻找李佳鹏时,通过玉帝的口述,卫斯理发现一个惊天大秘密。原来地球人乃至整个银河系人类是更高一级智慧生命体做实验的小白鼠。卫斯理和那些智慧生命体斗智斗勇,据理力争,终于让那些高级智慧生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送李佳鹏和赵翔回归地球。本小说就从这里展开。
  
  第一章:奇怪的照片
  自从李佳鹏从银河系相邻的仙女座系里的塔利亚星球回到地球后,赵翔和李佳鹏就被政府有关部门带走,作进一步的身体检查和询问,后来每人发人民币三十万奖金,并吩咐他们这是国家机密要他俩保守秘密。虽然是国家秘密,虽然媒体没有报道,但他们从银河系回来的消息还是传出去了。而且传言越来越离谱,有人说李佳鹏和赵翔会特异功能啦,有人说他们俩经过外星人改造身体后拥有外星人基因并且长生不老,谁要是和他俩结婚,那么生的孩子比地球人聪明千倍万倍,前途不可估量。这些神乎其神的传言像长了翅膀一样传播的很快范围也很广。由于赵翔已经结婚有妻子了,所以很多姑娘把目光描向还是单身的李佳鹏。于是乎李佳鹏无论在大街小巷,还是呆在家里,随时都被美女包围,就连媒人都快把家里的门槛踢破了。李佳鹏的妈妈天天忙碌着挑选未来媳妇,以至于连自己的公司也懒得打理而交给别人管理。可是李佳鹏对这些无动于衷,对任何一个姑娘都没兴趣,可把他妈妈急坏了。于是陈慧媛拉着他老公李庆来到我家,非要我去说服他们的儿子找对象,我笑道:“大哥、嫂子。爱情这东西是讲缘分的,缘分到了李佳鹏自然会找的,我们做父母的急也没用。”
  三个月后,丁佳慧兴奋地给我打电话道:“大哥,好消息呀。还记得卫舒雅那丫头吗?那丫头今年十一要结婚了,你猜猜她未婚夫是谁?哈哈哈。保险大哥猜不到。”
  我开心地说道:“什么?那丫头要结婚了?老哥性子急,我不猜。快说说他是谁?我认识吗?”
  丁佳慧哈哈大笑道:“大哥呀,缘分这东西好奇怪,那么多姑娘追李佳鹏,可是李佳鹏都不理睬,偏偏喜欢舒雅那丫头。舒雅那丫头可是把你当做亲叔叔呀,到时候你可要来参加舒雅的婚礼呀。对了,你这个叔叔红包不能少。”(卫舒雅的故事详见拙作《把我的爱情还给我》)
  我笑道:“哈哈哈,真的没想到,李佳鹏那孩子喜欢咱们的舒雅丫头。舒雅善解人意、美丽端庄、温柔大方。李佳鹏忠厚老实,也很重感情,他们两个倒是很般配。你放心,老哥这就通知紫嫣唐诗她们,到时候我们乘坐李雪婷公司的商务车,提前去参加舒雅这孩子的婚礼。臭丫头,到时候你负责接待我们。哈哈哈,老哥好开心。”
  半年后,丁佳慧在电话里哭诉道:“大哥,没想到李佳鹏是个陈世美,他是个负心的人,现在舒雅闹着要出家当尼姑,呜呜呜。”
  我听后急忙问道:“佳慧,到底咋回事?舒雅要出家当尼姑?”
  丁佳慧哭道:“大哥,我先给你传几张李佳鹏那个混蛋的花心照片,你看后还是来一趟杭州吧。舒雅那孩子铁了心要出家,你来劝劝她吧。呜呜呜。”
  看着手机里丁佳慧给我传来的照片,我陷入沉思。
  手机传来五张照片。两张是在拥挤的公交车拍摄的。一张是公交车外拍摄的,剩下两张是在一个酒吧拍摄的。
  第一张照片李佳鹏紧贴身后一个漂亮姑娘的胸部,表情甚是享受,而那个姑娘面部紧张诡异。第二张照片公交车上只有李佳鹏,而那个姑娘不在。第三张照片在公交车旁那个姑娘递给李佳鹏一个钱包,而李佳鹏表情甚是惊讶。第四张照片在酒吧里李佳鹏擦去那个姑娘眼角泪水。第五张照片李佳鹏紧紧拥抱那个姑娘。
  我拿着放大镜仔细看着那些照片,我越看越愤怒,一边大骂李佳鹏是混蛋,一边回忆李佳鹏以前所作所为。
  一方面我被照片里的李佳鹏所激怒,一方面心里又否认李佳鹏是花心的人。因为以前和李佳鹏接触时,觉得他做事光明磊落,处处透着男子汉大丈夫风范。从他的言谈举止中,他应该不是花心的人,可是照片里他的行为又该怎样解释?
  我倒一杯水边喝边强迫自己冷静,我又来来回回仔细用放大镜看这些照片。
  忽然我拍拍脑门自言自语道:“这些照片好奇怪呀,总觉得哪里不合情理?”
  我又给丁佳慧打电话询问这些照片来源可靠吗?
  丁佳慧斩钉截铁回答:“这些照片是现场偷拍的,偷拍人是舒雅的闺蜜。照片来源绝对可靠。”
  我说道:“佳慧,这些照片我用放大镜仔仔细细看过了。觉得有好几处不可思议,或者说违背常理。”
  丁佳慧道:“大哥,照片怎么啦?哎呀,现在舒雅已经和杭州一座寺庙里的大师接触了。大哥还是赶快来阻止她吧。”
  
  第二章:穿袈裟的卫舒雅
  唐诗听闻卫舒雅的未婚夫居然花心,她怒不可遏非要跟着我一同去浙江杭州。紫嫣对唐诗的脾气很了解,怕她冲动打人也急忙跟着唐诗一起去杭州。
  我们三个刚出车站就见丁佳慧来接我们。坐在丁佳慧的车里,我给她们分析照片中的疑点。我道:“第一张照片在拥挤的公交上李佳鹏紧贴着身后的美女胸部,他表情陶醉,但身后的美女表情却是紧张诡异,似乎他们是陌生人。”
  唐诗反驳道:“也许那个美女在公众场合害羞,大哥咋会怀疑他们不认识呢?”
  我道:“情侣或情人之间肢体接触,女方会害羞但不会紧张的目光闪烁,而且那个美女眼神却盯着李佳鹏腰部方向。我们知道当一个女人害羞时,她会低下头或闭眼或眼睛盯着地面,可是这张照片里那个女人的目光却是成45度盯着李佳鹏腰部。由于照片是上半身,我们无法根据目光的角度来判断她到底是盯在那里。”
  紫嫣疑惑地问:“大哥啥意思呀?”
  我道:“由于我喜欢写小说,所以看书比较杂。我看过犯罪心理学和这方面的视频,我……我觉得那个美女的目光像贼的目光。所以我心里有个直觉,他们可能不认识。”
  丁佳慧说道:“大哥说得不对,女人都很敏感。李佳鹏紧贴着那个女人的胸部,如果他们不认识,那个女人就会马上躲开。据偷拍者说,李佳鹏至少紧贴着那个女人敏感部位两分多钟,这不合常理。”
  我笑道:“据犯罪心理学记载,有些女贼就是摸透某些男人爱吃女人豆腐的心理。特别是在拥挤的人群或公交车上,女贼故意用胸部紧贴要下手的对象后背。如果这个男人喜欢吃女人豆腐,他就会觉得沾很大便宜而放松警惕,这样就方便女贼偷窃。如果我的假设成立,就很好解释第二张和第三张照片。那个女人利用李佳鹏喜欢吃女人豆腐的心理,顺利行窃后及时下车。事后处于未知的原因,那个女贼把偷来李佳鹏的钱包还给他,所以李佳鹏看到钱包后表情很惊讶。”
  丁佳慧说道:“不对呀,大哥咋解释他们在酒吧的行为。假如说那个女人是贼,她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就良心发现,还主动把偷来的钱包还给李佳鹏?”
  我拍拍后脑勺道:“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从前面三张照片来看,他们似乎不认识,可是从酒吧里的行为来看,他们又似乎是很熟悉且只有情侣才会那样拥抱。真的令人不解。看来只好找李佳鹏问问了。”
  丁佳慧长叹一口气道:“李佳鹏失踪了。舒雅就是多次联系不到李佳鹏才倍感失望,才下决心出家。目前她也不来我公司上班,躲在慈恩庵堂里闹着要出家呢。”
  紫嫣问道:“大哥,那我们先去找谁?”
  唐诗猛拍一下大腿骂道:“咱们先找那个负心的混蛋,先揍他一顿再说。”
  我摇摇头道:“唐诗又胡说了,目前看照片有很多疑点,要先把事情弄清楚再说。目前舒雅那孩子一心要出家,我们先阻止她出家,然后再去找李佳鹏问问到底咋回事。”接着我问丁佳慧道:“李佳鹏的家在金华,而你们的公司在杭州。两者相距近二百公里,你知道李佳鹏和卫舒雅是咋认识的吗?”
  丁佳慧道:“自从李佳鹏回地球后,有很多女孩子追他。他妈妈更是开心地自己挑选未来儿媳妇,并且还通过熟人介绍到我们公司购买玉制品。有一次李佳鹏的妈妈逼着儿子和她一起来我们公司挑选手镯。李佳鹏在公司看到舒雅时,立即就喜欢舒雅了,而舒雅也喜欢李佳鹏。可以说二人是一见钟情。李佳鹏时不时开着私家车从金华来杭州找舒雅玩。三个月后他俩就定亲了,婚期定在今年十一。没想到会出这档事。唉。”
  我们驱车直奔慈恩庵堂,我们先给主持慧明大师讲明来历。慧明道:“我观舒雅六根未净,尘缘未了,所以不赞成给她剃度。但那丫头坚持出家,自己把头发推光,在我面前长跪两个多小时,要求我给她袈裟穿。唉。我带你们去看她。”
  当我们一行看到舒雅身穿袈裟盘腿诵经时,不知怎地,我的心猛然揪了一下。
  慧明大师合掌对舒雅道:“孩子,你的叔叔和姑姑们来看你了。”
  舒雅慢慢地抬起头,当她看到我时脱口而出:“卫叔叔……啊,卫施主请坐。”
  看到舒雅叫我卫施主,看到舒雅眼角分明噙着泪花,我心疼地说:“丫头,叔叔知道你受了很大委屈,不然不会有皈依我佛的行为。孩子呀,你忘了当初我们是怎样认识的吗?虽然叔叔和你没有血缘关系,但在叔叔心里你就是我的亲闺女、亲侄女。丫头,现在叔叔和你干妈以及紫嫣、唐诗两个姑姑都在,你有啥委屈就给我们倾诉吧。”
  舒雅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谢谢卫施主你们。贫尼法号了尘。我已经决心皈依我佛。阿弥陀佛。”
  无论我们怎样开导,舒雅就是低头不语或双手合十口诵佛号。
  
  第三章:我也要出家
  紫嫣看到舒雅老是口诵佛号不肯合作就着急地问:“大哥,这咋办呀,舒雅老是不说话,李佳鹏又失踪了,这……”
  慧明大师合掌道:“阿弥陀佛。当初李佳鹏来这里找舒雅好几次,可是舒雅都没理他,最后他给舒雅写了一首诗,舒雅看都没看就扔,老衲就捡起收起来。当初舒雅出家时,她说父母双亡,世上就你们几个亲人了。我想出家可不是小事,必须征求你们的意见,所以我就留下这首诗,也许从这首诗能找到李佳鹏去哪里的线索。”
  慧明大师说完就把写在纸上的诗递给我,我正要打开看。忽听舒雅大呼一声“不要”,接着舒雅捂着脸大声哭起来。
  唐诗上前用手狠点舒雅的脑袋骂道:“死丫头,哭哭哭,哭有个屁用。你给我说,李佳鹏那个鳖孙在哪里,姑姑去给你出气。”
  舒雅抹了把泪水双手合十道:“唐施主,谢谢你,不必了。”
  闻听舒雅叫唐施主,唐诗上前左右开弓猛搧舒雅几个耳光,唐诗边哭边骂道:“死丫头,你居然叫我唐施主。想当初你打工时被老板欺骗感情而怀孕,要不是卫大哥帮你摆平这件事,以及后来卫大哥求佳慧妹妹替你安排她公司上班,你能有今天吗?听说你的事后,我们千里迢迢从郑州赶到杭州,我们为什么关心你,那是我们都把你当亲闺女,如今你居然叫我们施主。”
  紫嫣连忙呵斥唐诗道:“唐诗,舒雅还是个孩子,纵然舒雅不对,你怎能打她?你再要这样任性胡来,就给我滚回去。”
  看到唐诗委屈地直掉眼泪,我连忙安慰道:“唐诗,大家都知道你把舒雅当亲闺女,看到舒雅受委屈,大哥知道你心里难受。你怪她不争气而忍不住打她,可是打人只能使矛盾激化,并不能解决问题。”
  接着我对舒雅说道:“丫头,你唐诗姑姑性如烈火,看你受这么大委屈又不配合我们,她就着急上火。丫头呀,虽然打在你身上,可是却疼在你唐诗姑姑心里呀。”
  这是唐诗激动地说:“死丫头,你可以不认我这个姑姑,但你不能不认卫叔叔和紫嫣、佳慧姑姑。刚刚姑姑打你不对,那是我……我……”
  唐诗正说着话,忽然直挺挺仰面跌倒。
  看到唐诗忽然跌倒脸色刷白双眼紧闭。紫嫣急忙抢上前抱着唐诗大哭道:“唐诗,你咋了,别吓我呀,你吭一声呀。”
  佳慧也流着泪呼唤道:“唐诗姐姐你说话呀,我是佳慧呀。大哥,快打120。”
  这时,舒雅扑上前大叫道:“唐诗姑姑你醒醒呀,都怪我不好。卫叔叔快打120,救救唐诗姑姑吧。”
  在大家慌作一团时,慧明大师急忙过来给唐诗把脉。
  过了一会慧明大师道:“大家别慌,唐施主乃是急怒攻心,身体瞬间产生很大量的肾上腺素,然后血压急剧增加。要是血管壁薄的人会因暴怒而导致爆血管而吐血呢。只要唐施主服用我研制的‘龙胆逍遥丸”就没事。大家帮忙把唐诗弄到我的禅房里。”
  舒雅也要跟着去,我急忙拦下道:“丫头,叔叔和姑姑们千里迢迢来杭州就是帮你解决问题的。丫头,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在我和那些姑姑们心里,你就是我们的亲闺女。有问题咱不能退怯躲避,要积极勇敢去面对。天下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再说了,有叔叔和姑姑们在,再困难的事由我们一起去面对。你看唐诗姑姑为了你的事都那样了,丫头你要懂事配合呀。”

第一章:名人山娃
  今天一大早我坐在电脑前准备写《囚笼》小说。很奇怪,明明《囚笼》故事情节已构思好了,不知道是血压高还是怎么的,我的头很疼也很晕。我坐在电脑前一个多小时居然一个字也没敲打出来。我烦躁地离开电脑来到阳台上推开窗户点燃一支烟。每当没灵感时,我就会来到阳台上独自一个人默默抽烟。往往抽完烟就会有灵感。可是这次我连着抽三支烟还是没有一点灵感。
  我有个习惯,如果一直没灵感,就干脆放弃不去想它,先去做别的事情。
  于是我在百度进入电影网站,随便点击一个电影去观看。
  电影刚刚开始,还没来及显示啥名字呢,就听见一阵手机铃声。
  丁佳慧在手机里激动地给我说道:“大哥。你还记得我们救助的那个山娃吗?”
  我点头说道:“当然记得,我还因为他的事写过小说呢。哈哈哈。他咋了?”
  佳慧笑道:“山娃的继父和山娃的母亲在四月底正好是他们结婚一周年。巧的很,山娃的生日是五月四日。所以呢,湘西那边的电视台想做一个山娃的后续报道。电视台那边也想让当初帮助过山娃的人们再次聚会。我和李雪婷已答应他们了,到时候咱们一起去湘西。”(《山娃》的故事详见拙作)
  听完丁佳慧的话后我摇头道:“我不想去了,助人为乐是我们的本分,如果是为了出名那就没意思了。”
  丁佳慧笑道:“大哥呀。雪婷把你写的《山娃》小说介绍给湘西那边的电视台了。他们看了大哥的作品后很是感动。他们想把《山娃》作品拍一个微电影,目的就是让千千万万的人帮助像山娃一样的山区穷孩子。你是作者,你要是不去咋行呢?”(哈哈哈。关于湘西电视台拟拍《山娃》微电影纯属子虚乌有,这里是为了故事情节需要,老卫就吹牛皮了。)
  我听后皱皱眉埋怨道:“你们呀。唉!咋那么好事呢?我又不是什么作家。再说了,我写的作品很稚嫩,咋能介绍给电视台?你们呀,净出老哥的笑话。”
  丁佳慧笑道:“大哥,你写的山娃的确很真实很感人,电视台的人看了很满意。哎呀,别磨叽了大哥。既然雪婷已经介绍了,过几天咱们就动身。”
  我叹口气说道:“算了,既然你们都安排好了,下不为例哟。对了,你给雪婷说说,咱们能不能不坐飞机。我不知道咋了,一坐飞机就想起了马航班机。咱们能不能做高铁去湘西?”
  丁佳慧嗔怪道:“大哥还想坐飞机?你别说坐飞机了。就是连高铁也坐不成?哈哈哈。”
  我连忙道:“丫头,你们搞什么鬼,为啥不能做飞机和高铁?”
  丁佳慧神秘说道:“暂时给大哥保密。嘻嘻。”
  第三天一大早,李雪婷和丁佳慧她们开车来我家接我。
  我刚下楼,就看见从李雪婷公司商务车里下来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扛着摄像机,女的拿着话筒向我走来。
  我正纳闷呢,只听那个女的手拿话筒说道:“各位观众,我们是湘西电视台,现在我在离湖南一千多里地的河南郑州。”
  那个女的说完话就把话筒递给我道:“各位观众,站在我面前的就是卫先生。他不仅乐于助人,也是写《山娃》作品的作者。爱出者爱返。虽然湖南和河南相聚千里之遥,但爱却没有距离。请问卫先生,您对山娃认二妮做姐姐,并且山娃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也加入献爱心的举动,有何看法?”
  我一头雾水问道:“请等一下,山娃这个孩子我知道。可是……山娃认二妮,并且还帮助二妮?二妮是谁呀?”
  正在这时,李雪婷急忙对那个电视台拿话筒的女人摆手说道:“错了!错了。赶快把录像掐掉。对不起!我……我们还没来及给我大哥说那边的情况呢。”
  
  第二章疑问
  李雪婷低着头小声对我说道:“对不起大哥,原本我和佳慧商量好了。等咱们到了湖南后再告诉你,没想到湖南湘西那边的电视台临时做决定派两个记者来郑州跟踪报道。我们也是刚刚知道的。”
  我看了看李雪婷说道:“到底咋回事?”
  佳慧拉着的我手道:“大哥请跟我来。”
  我跟着佳慧后面走,佳慧在前面解释道:“本来雪婷姐就派她公司一辆商务车去湖南。可是今天一大早,我们就接到湖南方面的电话说,他们已经派两个记者来我们郑州了。雪婷姐才临时又派一辆商务车。大哥您别生气,你先看看车子里的东西再说。”
  等佳慧打开其中一辆商务车的车门后,我看到满满一车子日用品。
  我疑惑地问道:“你们这是要干啥?”
  佳慧低着头说道:“是这样的大哥,自从去年咱们帮助山娃和他继父以及母亲团聚后,又帮山娃的父母找到工作,还有山娃也上学了。今年呢,是山娃的继父和母亲结婚一周年,山娃又是五月四日生日。其实最关键的还不是这些。是……这么说吧,自从山娃脱贫后,在离山娃村庄五六里地有个大王村,村里也有一个和山娃类似的贫困家庭。山娃听说后就主动去找那家人,并且认那家的二妮做姐姐。虽然山娃只是个孩子,虽然山娃所谓的帮助只是放学后主动去二妮家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但这意义不一样。山娃是个懂事的孩子。他知道感恩,知道回报社会,知道爱出者爱返。所以当湘西那边的电视台知道后,想在山娃的父母结婚周年以及把山娃的生日放在一起做一期《爱出者爱返》节目。由于雪婷姐把你的《山娃》作品介绍给电视台,他们看了很是感动,决定邀请你去湘西那边的电视台做客。我们知道大哥对所谓的名利看得很淡。我们怕大哥不去,就暂时瞒着大哥,想等到我们到湖南后再告诉大哥。没想到,湘西那边的电视台临时决定派两个记者来我们郑州跟踪报道。对不起!大哥。”
  我点点头道:“那你们为啥要在郑州买一些日用品,为啥不到湖南再买呀?”
  佳慧笑道:“这是湘西那边电视台的意思,他们说这能体现爱没有距离。所以才派两个记者一路跟踪报道。”
  我叹口气道:“丫头,你们两个心怀慈悲,老哥很欣慰。再说了你们这是做好事,大哥不仅理解,也绝对支持。我也希望通过湘西那边电视台的宣传,能让许多像山娃一样山区贫困的孩子得到全社会的人关注,希望他们早日背起书包上学。可是你们也不能瞒着我,特别是把我的作品介绍给电视台。大哥不是作家,写的文章很稚嫩,你们这样不是出大哥的洋相吗?记住下不为例。”
  李雪婷走过来吐了吐舌头说道:“大哥,雪婷记住了。嘻嘻。”
  我看到佳慧欲言又止的样子,我猜到这俩丫头一定还有事瞒着我。
  我故意板着脸问道:“你们这俩丫头是不是还有事瞒着我?赶快告诉我,不然要是让我自己发现,小心你们的屁股开花。”
  佳慧急忙说道:“大……大哥,真的没有啦。”
  李雪婷也急忙摆手道:“大哥,我们都告诉你了,真的再也没有啥了。对了,湘西那边电视台也把二妮家的事拍成视频了。一会咱们出发时,大哥可以在车上看视频。”
  我点点头说道:“好,一会我在车上看视频。对了,差点让你们这两个鬼丫头岔开话题。到底还有啥事你们瞒着我?”
  虽然那俩丫头发誓说没有事瞒着我,但是看佳慧的神情我总觉得她们有事瞒着我。
  既然她们不肯说,我就自己找答案。
  征询过那俩记者后,我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点燃。
  我边抽烟边推理。
  一:山娃继父和母亲结婚一周年
  二:山娃恰巧又临近生日。
  三:在山娃脱贫后,又主动来到邻村帮助二妮一家,并且主动认二妮做姐姐。
  四:基于以上原因,湘西那边的电视台要请我们去湖南做一期《爱出者爱返》节目。
  我仔细分析以上这些原因,想从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当我抽完第三支烟时,忽然我的脑袋灵光一闪。
  我怒气冲冲找到那俩丫头质问道:“究竟你们俩是谁那么大胆,敢替我做主拿钱的?”
  雪婷和佳慧一脸无辜问道:“大哥,你说的啥钱呀,我们咋不明白呀?”
  我立即沉下脸道:“装,再装我就不去了。”
  
  第三章兄妹情深
  李雪婷和丁佳慧看到我生气了,急忙抢着说道:“大哥,您听我解释。”
  我摆摆手道:“你们既然买一车日用品去湖南探望贫困的二妮,会不给她家捐钱吗?说吧,到底你们谁替我捐钱了以及捐了多少钱?别藏着掖着了,省的到时候记者问我时再让我尴尬?”
  丁佳慧嗫嚅道:“大哥,别生气。是……五万元。”
  我‘啊’的一声身体往后倒去。
  那俩丫头急忙扶住我,一个用手拍我的后背,一个急切地大声呼唤着我。
  半天我才缓过气来。
  我慢慢睁开眼道:“到底是谁的主意,到底你们俩谁替我捐的钱?”
  看到李雪婷和丁佳慧都低头不说话,我大喝一声:“你们快说话呀,都哑巴了?”
  丁佳慧小声说道:“大哥,您别生气。是我和雪婷姐一起替你捐的。大哥……。”
  我打断佳慧的话说:“你们呀,唉!大哥不反对捐款助人,但也要量力而行。大哥因为身体不好,已经一年多没有工作了。现在全凭你嫂子和你侄儿打工挣钱。你们也知道大哥家的情况,这……五万元对大哥的家庭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我不知该咋给你们的嫂子说这件事,更不知几年内才能还上这笔钱。算了。既然你们替我捐了,拿纸笔来,大哥给你们写一张借条。”
  李雪婷大声说道:“大哥,你这是干啥呢?”
  我怒道:“借钱写借条,天经地义。别啰嗦了,快拿纸笔。”
  看到那俩丫头站着不动,我叹口气说:“心怀慈悲做善事大哥理解你们,但哪有替人出钱做善事的。你们要是心中还有我这个大哥,求你们了,让我写个借条吧。不然老哥心里永远过不去这道坎。”
  这时佳慧‘扑通’一声跪下哭道:“大哥。当年小妹被人贩子拐卖,要不是大哥仗义解救,那有小妹的今天。的确,小妹替大哥捐助钱了,但小妹的命难道不值这区区几万元吗?”(丁佳慧被人贩子拐卖,详情见拙作《出租车》)
  我未及反应过来。李雪婷也紧拉着我的手流着泪哽咽道:“大哥,当初我插足紫嫣姐的家庭,要不是你及时挽救……也没有小妹的今天。大哥,今天我就实话说了。给湘西电视台介绍大哥的《山娃》作品是我出的主意。我知道大哥爱好写作。试问,天下有那个作者不希望自己的作品变成铅字,又有那个作者不希望自己的作品被更多的读者去看?既然有机会,为什么不抓住机会?何况大哥写的作品真的感人。电视台能采纳大哥的作品,其目的也是帮助更多像山娃一样的贫困孩子。还有,我们知道大哥家的情况,所以我就做主和佳慧一起替大哥捐这笔钱。因为我们一直没有机会报答大哥,所以我们就趁着这个机会报答大哥了。大哥要是生气,小妹愿意接受任何处罚,只是这事和佳慧妹妹无关。”(雪婷插足紫嫣的家庭,详情见拙作《紫嫣》)
  佳慧急忙摆手道:“大哥,这是我的注意,和雪婷姐无关。大哥你打我骂我也好,只是求你给小妹一次报答你的机会。不然我心里也永远你过不去这道坎。求你了。”
  听完那俩丫头的话后,我双目湿润说道:“谢谢你们。今生老哥能交到你们这么懂事又讲义气的丫头,老哥深感荣幸。你们的心意老哥领了。我知道你们都是大老板,这几万元钱在你们手里不算啥。但一码归一码。这献爱心必须是发自内心的,必须是自己心甘情愿捐献。”
  我说完话拿出一个信封说道:“这信封里有两千元钱。是我和你嫂子给山娃一点心意。既然你们已经以我的名义捐了五万元。这两千元你们先拿去,剩下的钱我慢慢还。”
  佳慧急忙摆手道:“大哥,万万使不得。”
  李雪婷一把接过信封装到包里笑道:“既然大哥执意要还,小妹恭敬不如从命。”
  丁佳慧看到李雪婷接过信封惊讶道:“雪婷姐,你……。”
  李雪婷笑道:“佳慧妹妹,咱们替大哥捐钱,大哥理应还咱们。不过大哥这还钱的日子小妹想和你说一下。”
  我点点头道:“好,你说吧。”
  李雪婷道:“今天大哥已经先给我们两千元了,我建议大哥到第五个年头把剩下的四万八千元一下子还清。但有个条件我们不要借条。”
  我疑惑地问道:“为什么不要借条。”
  李雪婷解释道:“大家都知道我们是兄妹,如果要大哥写借条,我怕别人误会我和佳慧做人不地道。”
  我点点头道:“好。只要能还钱,借条不借条的也无所谓,反正我也跑不了。”
  李雪婷说道:“大哥。这件事过去了,还有一个事大哥要答应我们。”
  我问道:“你们这俩丫头还有啥事呀,咱别把那两个记者冷落了。快点说吧。”
  雪婷说道:“是这样的大哥,我们单位也有几个喜欢文学的人,但他们不懂啥写作。我就想介绍大哥去我的公司给他们讲讲大哥写作的心得。正巧呢,佳慧的公司也有几个人喜欢文学写作,所以我就和佳慧商量等这次湖南的事办完,就一起邀请大哥去我的公司给他们讲座,报酬已经说好了,是五万元。”
  雪婷说完用胳膊肘使劲碰碰佳慧说:“是不是呀佳慧。”
  佳慧‘啊’了一声连忙道:“啊,对了。是这样的大哥。报酬是……五万元。”
  我哈哈大笑道:“臭丫头,敢忽悠我?什么讲心得五万元。记住这钱我必须还。”

本文由文学文章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三哥以娘亲人加入,Wesley和莎娜在探索李佳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