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了就不要回来,早上起来吃碗牛肉拉面哦

- 编辑:冠亚体育官方入口-冠亚体育官方网站『HOME』 -

走了就不要回来,早上起来吃碗牛肉拉面哦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潘美珍对这个十七岁的女孩很不客气的说道,“告诉你身世又如何,如果她比我还不如,你会失望的。”潘美珍吸了口烟。
  “是吗,”潘素琴看都没看她一眼。“就算她比你还下贱,也不会干出像你一样外人看来不堪的事。”
  “不堪,哼,在我眼里不堪的事你还没经历过呢!”
  “见你的鬼去吧!”潘素琴摔掉门走了。
  “走了就不要回来,白眼狼。”潘美珍蹲下身子抚摸着一只宠物狗,“连它都不如。”
  下雨了,这个夏天注定会在这场雨之后变得炎热起来。
  其实走的时候连晚饭都没有吃过,现在饥肠辘辘。
冠亚体育官方入口,  看着走过的男男女女,他们真的就是所谓的善男信女么。那笑容的背后有没有可讲的故事。
  算了,还是为这顿晚饭想想吧,现在回去还不是被潘美珍耻笑,因为走的时候是那样的决绝。
  我不知道,一个女人其实我还小,我一个女孩,究竟有没有本事脱离了潘美珍可以温饱。
  我还是漫无目的的走在行色匆匆的人群里。不管了,我在兰州拉面馆停下了脚步。雨水已经湿污了我双脚,我好脏。至少我不整齐。
  在那个回族女子收拾完我面前的碗筷。我没有点,只是看着电视里的新闻,新闻主播欧阳夏丹很美,一种规范的美。包括她下巴上的痣。
  我在等,一种没有了希望的等待。可是我依然没有勇气点哪怕最廉价的一碗五元的牛肉拉面。
  这个在我一进门就注意起我的带着白色帽子留着胡须的应该是老板的老人。
  “在等人?”
  “不是,”此时看到我的同学薛子琪,我和他打招呼,“是的,我的同学,”我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不过我知道这个男孩出现至少可以不让我再这样漫步目的的等下去。
  “老板两碗大碗牛肉拉面。”
  “这么巧。”
  “是啊,”
  “暑假怎么过?”
  “找了份暑期工,在肯德基。”
  我沉默了一会,心想如果他建议我也去做暑期工我该多么高兴。
  “一起去?”
  “什么?”
  “做暑期工。”我应该很快的答应可是我却装作考虑的样子等了很久。此时两碗拉面已经端到我的面前。
  “好。”
  我低着头吃拉面,此时他把自己碗里的牛肉夹到我的碗里。
  我笑笑,心想这是多么好的同学。他去付完钱,走过来。
  “明天肯德基见。”他没吃完就走了,我看着雨里消失的身影,我想这是个很好的孩子,其实,我也不坏。尽管我没有告诉他我现在口袋里没有半毛钱的事实。
  你知道,一个没有独立经济能力的人,在社会上是举步维艰,就像身边就是悬崖,没有铁索,你就有跌下去的危险。还好,薛子琪出现了,他是那条铁索,让我今晚可以不用挨饿。
  我决定不回去,因为我已经暂时饿不死。可是,明天的早饭我该怎么办?!不想了,我决定在网吧呆一晚。
  在拼凑的椅子上我度过了一个晚上。该死的蚊子让我辗转反侧。
  第二天,在网吧的洗手间我简单的洗漱了一下。
  我问了一下收银台的女孩子时间。那时已经快八点。我想,现在肯德基已经开门了,我想我应该如约去和薛子琪会合。
  昨晚的一场雨真的带来了暑气,骄阳似火。不过走进肯德基,空调很凉爽。
  此时,薛子琪已经在收银台前忙开了。见到我出现,他把我介绍给负责人。我不知道薛子琪向他说了什么,只是我知道可以在这里工作。
  我在肯德基上了三天班,不知道潘美珍是怎么知道我在肯德基上班的。
  “本事大了,可以夜不归宿了,回去。”当着客人的面潘美珍一副家长的模样把我数落了一通。
  “阿姨,有话好好说,这只是暑期工。”此时,薛子琪好言相劝。
  “是不是你唆使我女儿来做事的。”潘美珍骂骂咧咧,“我女儿是随便在外面抛头露脸的吗!”
  “潘美珍我告诉你,从今以后,我不花你一分钱,你不要干涉我的生活。”
  “好啊,你本事大了,你把十七年来的吃我的用我的还给我。”
  “懒得理你。”
  僵持不下,负责人让我回去解决完私事再来上班。
  其实,我也没地方可去。反正不会回到潘美珍的身边。
  “对不起,让你难堪了。”我离开肯德基之前向薛子琪说明了我的近况。
  “没关系,不要意气用事,回去和你妈和好。”薛子琪安慰我说道。“你应该还没吃饭吧,”薛子琪给我打包了一份汉堡。
  此时,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掉下来。我没有回头看薛子琪,因为我不想在他的面前掉眼泪,让他看到我的无助。
  “不要没脸没臊的在人面前,”潘美珍骂道,“你才几岁,一个学生,犯得着吗,我饿着你了吗,还是冻着你了。”
  “我有我的自由,你管得着吗!”
  “好了,我也懒得理你,你好好想想,我是不会让你这么早去混迹社会,要想高人一等就把你的书念好。”
  在别人的眼里我是潘美珍的女儿,而我的心里却像寄人篱下的林黛玉,你也知道,林妹妹郁郁寡欢而死不但是因为宝黛爱情的破灭而且还是因为,这种寄人篱下,不得自由。我不会死,因为,我不是娇滴滴的林妹妹,我有机会可以挣脱束缚,比如考个好大学,至少我可以在经济上寻得自由,不要被潘美珍看扁。尽管,我现在还是懦弱的依附于潘美珍。我要挣脱我要自由,我要过我自己想过的生活。所以,我拼命的念书。
  结果,三年后我考取了常州大学。
  其实,潘美珍把我考大学当作慈禧听政面前的一道垂帘,我越是表现的好她的帘子越华丽。
  女人最最聪明的地方不是自己这朵花有多么的漂亮而是为她衬托的绿叶有多么碧绿爽清。我充其量不过是她的一片绿叶。
  我不在乎,因为,我迟早会看着这朵花凋谢,就像任何一种花卉,再美的花期过后,留给足够空间的是绿叶。至于结什么果那就看缘分了。
  我想,潘美珍也不是什么好鸟,未必春华秋实。
  大学是我度过的最最美好的四年,那里尽管不是你想象的单纯,学生会,就像一条街上的饭店,灯红酒绿,你不知道为此争个职位也可以尔虞我诈,所以我藐视这些一粒芝麻才开头的小年轻,为何到这种地步,想开了无非名利。当我们还在象牙塔里安静的成长的时候,社会上的一些不正之风已经席卷而来。
  所以,我躲进小楼成一统,安静的看书,写自己的文字。
  四年,我靠着奖学金和在电台撰稿,维持着自己的尊严,至少我不要靠潘美珍,她的钱,总是带着雨后花朵失色腐败的味道。我执着的要远离它。
  毕业那天,潘美珍来学校接我。她还是那样打扮的花枝招展,好像和我亲如姐妹的话语让我厌恶。而当同学要我们一起合照时,我总退避三舍,因为留在胶卷上的画面不应该有潘美珍,她太招摇。
  “你也够有志气的,四年你没花我一分钱。”看着她点燃一支烟,“以前我是要你还我抚养费,可是现在我不要了,我要你记得我,至少你不会无视我为你做过的一切。”
  “你想要回的东西我一年之后都可以偿还,可是你不要忘记,我是独立的,”
  “没那没快要你偿还,你记着,你永远是我的,别人是抢不去的。”
  “不要这么自信,”
  “不是自信,而是有把握,你虽然大了,翅膀硬了,可是天空不是你的,你飞不出我的手掌心。”
  “走着瞧。”
  “对我好点吧,我虽然老了可是你和我的母女之情是不会改变的,你的生母不是你很想知道的么!”此时,我听到此话有点意外。
  “是吗,你会这么轻易地告诉我,”我知道潘美珍不是个好对付的人,无非和她讲条件,否则你是不会从她那里得到任何好处的。“有什么条件?”
  “连和我合张影都不愿意,你说我会就此罢休吗!”
  “你总有一天会开出你那卑鄙的条件的!”
  “你只管把我当作卑鄙的人好了,因为你总有想知道的东西。”
  毕业后,我在一家小报社当编辑。
  当我再遇到薛子琪的时候,他的身边已经有了一个女伴。
  “你女朋友很漂亮!”
  “很高兴认识你。”这个叫菲菲的女生很主动的和我打招呼。
  “下个月我们就要举行婚礼了,你也来。”薛子琪对我说道。
  “嗯好,一定去。”
  我一直记得那碗牛肉拉面,分手之后我去到那家兰州拉面馆。
  其实,我也不是很饿,只是对那份感念让我在那里小坐了一会。
  世事总难预料,菲菲在结婚前夜出车祸死了。
  现在,我知道一个丧偶的鸳鸯的痛处。所以我找到薛子琪。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
  “明天会好的。”
  “我还可以迎来明天的曙光吗?”从薛子琪的眼里我看到了绝望的眼神,带着泪水。
  “如果都像你这样,那这个地球还转不转,”我说道,“我们不是太阳,不是所有的太阳系里的行星都要围着我们转,想开点,时间会改变一切。”
  “我的脑袋就像膨胀的宇宙,快要炸了,”
  “不会的,小宇宙是不会轻易爆发的,你的力量你的勇气你的明天,应该用在最最值得做的事情上。”此时,薛子琪泪如雨下。我看着难过,可是无法安抚一颗破碎的心。此时,我只有把自己的怀抱借给薛子琪。
  男人也会撕心裂肺的哭哭得好伤心。
  过去了,薛子琪会好吗?!我不知道。
  潘美珍,我的养母,97年从香港移居到大陆,靠着做小生意度日。
  改革开放为这些小资谋生带来前所未有的政治风气。
  交过很多个男友,怀过一个孩子,可是因为个宫外孕流产,后来一直未孕,医生告诉她是卵巢早衰。
  后来她在香港领养了一个女孩,那就是我。我的生母是香港人可是她一直不告诉我详情。于是,我从小和潘美珍不合,就算如此,她依然把我养大,直到2008年,一场商业诈骗,骗光了她所有的积蓄,从此她患上了忧郁症。靠吃大量的抗抑郁药生活。
  我大学毕业后和她异居,很少会去看她。后来她的抑郁症越来越严重住进了医院。
  我知道,每次见到我她都是一种敌视的眼神,害怕我欺骗她。我想这样要强的一个女人竟然会因为一次商业诈骗而精神崩溃。
  后来,她越来越神情恍惚,直到不认识人。
  而我也不能从她的口中得知任何有关我身世的一点信息。
  对于身世我已经没有太多的热情,我想,潘美珍是我这个世上唯一有关系的人,送她归老是我完成的最现实意义的一件事。之后,我要开始我自己的人生……
  2016.7.6雨于寒舍

吃了一碗酸奶水果捞的下午,总觉得胃里凉凉的。下班的时候,忽然很想吃拉面。
其实也不是忽然。前一天下班看到路边的拉面馆,心里还动了一下。
算了下时间,自从公司有食堂,加上后来健身,已经有非常长的一段时间没有吃拉面了。
心里马上盘点了一下知道的拉面馆。这一家,青海牛肉面,吃过一次,汤太油,而且有葱花。那一家,当归牛肉面,吃过一次,药味太浓郁。
最后决定去没去过的那一家。

2017年最后一个月的第一天。星期五。早上七八点的风冷的人直哆嗦,我和朋友决定吃碗牛肉拉面再去上课。

点了一份拉面,说明不要香菜——每次外食都要提醒店家的一件事。一会儿面端上来,很大的一个碗,三四片薄薄的白白的牛肉(而且不是肉的部分,不知道是筋还是什么),汤里飘着焦黄的葱花。
喝口汤,热乎乎的倒是舒服些。吃一筷子面,觉得韧劲儿不太够。醋加了两三次。
看看菜单,叫伙计上了一盘小份牛肉。
牛肉倒是不错,用紫洋葱拌的,以为小份的也就一个小碗里几片吧,谁知是用盘端上来的,分量很可观。
就着洋葱拌牛肉,面竟然也吃得七七八八——原本以为要剩下许多的。拌牛肉当然要挑挑拣拣把牛肉吃完。
胃里不那么凉凉的了。但是心里,还是觉得空空的。

热腾腾的牛肉拉面很快就上了桌,满满一碗。粉嫩的牛肉和翠绿的香菜上,奶白色的热气飘在冰冷的空气里。对面的朋友搓了搓手,拿起筷子,挑起一团面,摇摇头,吹了吹就塞进了嘴里。

走在路上,天已经黑了,汽车来来往往,路灯依然静默。那一碗好吃的拉面,我回想一下时间,大约是在1998年吗?还是1997年?

我却先拍了张照发到了家庭群里。没过一会,我妈果不其然地在群里回应了句“早上起来吃碗牛肉拉面哦!真的爽歪歪!”

初中以前,三餐都是在家里吃的,除了村里的喜宴,从来没有外食的机会——是以喜宴也是小孩子的欢宴。初中时候,镇上开了第一家拉面馆,中午同样不回家吃饭的同学提议说,去吃拉面,于是我们便去了。

话语里带着些小喜悦,好像是知道我在给她买最心仪的礼物。每次看到拉面我妈都是这幅反应,所以我才想拍个照给她瞧瞧。

那家拉面馆是经常路过的,却是第一次进去,也是第一次吃拉面。门头在一个路口,其实并不是房子,是就着别人家的墙搭的玻璃房子,冬天里,玻璃上全是水汽。早上天亮得晚,远远地就能看到拉面馆氤氲的灯光。我们几个小姑娘把自行车停在门口,便进到店里一人一份面。价格已经不记得了,想来应该最多三块钱?不然我们学生党也是吃不起的。

我妈是极爱吃面食的,原因不详。好像有人给她下了什么面蛊,每次吃面时她都两三口就呼啦完了,然后满是幸福的表情。但面食也不是她的主食,要么忙起来没时间做饭会下碗面凑合,要么就是出去吃大餐时总喊着要吃面。

那也是第一次,发现竟然有人这么嗜辣——面一端上来,同学先拿过辣椒罐子挖了好几勺,原本清亮的汤变成红艳艳的辣椒颜色。我家里舅舅是吃辣的,可是多是吃鲜辣椒,初次见到这么吃辣椒,我着实是惊讶了——以至于到现在还能记起。
至于面的味道,是不记得了。依稀记得牛肉不是切片的,是一个一个小四方块的牛肉粒。又记着里面还有榨菜粒,汤里是没有葱花的。

以至于到后来我觉得她爱吃面食是贪图面的便宜。因为她去馆子里就算点面条也不会点大荤,都是一些什么青菜面啊榨菜面之类的。每每看到这幅情景,我就会有股怒气燃起,又不是吃不起,为什么这么寒颤?

初中时候,我家离学校远,每天上学,家里姥姥妈妈也都很辛苦——姥姥要早起为我做饭,我从姥姥家出来,要先去我家找妈妈签英语阅读的作业(其实根本都没有读,签字只是过场,想来老师也是知道的吧。),六点二十便要出门去学校。冬天里,到处黑蒙蒙的,路是走惯了的,潜意识里,便会设立几个里程碑:第一段,是走完家门口那条路,第二段,拉面馆,第三段,一个很大的三岔路口,然后再骑行一段路程就会到学校。那个拉面馆的灯光,在冬日的寒晨,便是一种温暖的存在。

她总说,不是不舍得吃,而是外面的肉不干净,不如来碗素面踏实。可她看到牛肉拉面时脸上藏不住的想吃又让我觉得她就是舍不得。

记得也曾和同学约好早上去吃拉面。这样姥姥便不需要为我准备早饭。最远的我先去叫上同学,我们再一起去吃面。天虽然冷,吃碗面鼻翼上都会出一层薄薄的汗,后背就更不用说了。
只是这样的事情,似乎只有一次。姥姥做的饭是每天的标配,养成的不止是我的味觉习惯,更是必须吃早饭而且必须在家里吃早饭的习惯——这么多年,从来不变。

“妈。走,吃拉面去。”我总这样想着法子带我妈吃碗拉面。

本文由文学文章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走了就不要回来,早上起来吃碗牛肉拉面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