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缩在熟知又悠长的萌地瓜地里,驱寒发汗在这

- 编辑:冠亚体育官方入口-冠亚体育官方网站『HOME』 -

收缩在熟知又悠长的萌地瓜地里,驱寒发汗在这

这个秋天,我有些恍惚,甚至不安。

说 秋

就在我顺着蜿蜒的羊肠山道,登上了这海拔只有300米的山峰,远眺的时候,不安就愈演愈烈。不是恐高,也不是山峰险峭。普通的一座山,树木,杂草,渐渐的失去绿色,间或一些野花鲜艳的开着。接着会是树叶又黄转红变暗,落下,野草干枯。习以为常的秋色。我不会因此伤感,也不会不安。

秋的散记

作者:梅花君子/编辑:琴心

从山脚开始爬山的时候,我看到一小块的红薯地。枝叶葳蕤,茎蔓匍匐的龚土被红薯拱的干裂开口,露出了半截的身子。我在红薯地里站立了很久,想用手握住一根红薯秧的主茎根部,把地里的红薯拔出来。犹豫了再三,还是离开了。我怕拔起红薯的那一刹那,会连根拔起遥远的记忆,枝叶会绊住我上山的脚步,跌落在熟悉又遥远的红薯地里。

作者∶梅花君子

   

可我的脚步还是有了纠缠和牵绊。身体被红薯地拖着,山上五彩斑斓的秋色就再也提不起我的兴趣了。在山顶向远处看着,空气有些薄雾。近处城市的高楼和道路,还有遥远的模糊了的田野乡村。来时狭窄的山路被山上的色彩遮蔽了,我看不到山脚的那块红薯地。我的不安就在此时愈演愈烈的。不单是看不到眼前的那块红薯地,毕竟那块红薯地可以原路返回,可以找到,还可以拔起一些红薯来品尝带有泥土味道的甘甜,借此回到童年。可我,茫然的是眼前的色彩和薄雾中,我能顺着哪条道路抵达远处的田野。

 
 
  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时光就好像潺潺的流水,从你的手指的缝隙中溜走。一场丝丝落落断续了两三天的雨过后,傍晚或早晨你在室外散步,身体有不由自主的感到透骨的凉。这丝浓重的凉意,已经在通知人们,秋天已经悄悄的来到我们中间。每当秋天来临,我总想提笔写一些林林总总的感怀诗文,处处炫耀文采,在稀稀落落的和声背后,那份无助的孤独,行走在秋意渐浓的田野里。  天凉气爽,弥漫了一个夏季的溽热和劳乏,似乎被这凉爽的秋风,荡涤的无影无踪。想想流火的季节,至今还心存余悸。在烈日的炙烤下,所有的活力都在急剧下降。原本很简单的一个问题,却要思想半天才能做出正确的评判。原本一个很简单的文案,却要手摁着脑门,冥思苦想勉勉强强的敲打出来,却总不尽人意。总想推开窗,让外面的风吹进来,把盘旋在心中的压抑全部吹走,谁知热风扑面而来,脑里一片空白。往往在这个季节,总是黑白颠倒的工作,在薄雾萦绕的清晨,就起来做一天的工作。在漫长闷热的白天,呆呆的看着电脑发呆。期盼着,这个溽热的季节快些过去,翘望着凉爽的秋季快一些到来。  细雨按着往常的惯例,总是要稀稀拉拉的下上几天。在细雨如丝,微风轻拂的雨天。我总喜欢撑一把花雨伞,挽起裤脚行走在广阔的田野。成片成片的玉米,怀里都抱了壮壮的玉米棒,活像一个少妇抱着孩子,含情脉脉的看着脚下的这片土地。山坡的谷子,却因雨水丰沛籽粒显得特别饱满,把头低下接受风风雨雨的洗礼。挺拔的高粱秸上,硕大的高粱穗,风风雨雨已将黄色的高粱花子冲洗的一干二净,圆鼓鼓的高粱粒,显得格外的招人喜爱。土生土长的庄稼人,语言朴实却形象生动,常常用“鸽子眼”形容高粱粒子的丰满,仔细一琢磨确实很形象,让人过目不忘。  秋夜是惬意的,在我的印象中,晚饭后的人们,总喜欢围坐在枝叶茂密的老树下,老人们点燃艾蒿,大口小口的吧嗒着旱烟,婶子大娘们三五成群的坐在一起叽叽喳喳的开小会。总有上通天文下知地理的先知们,看着天上的银河明亮,评判今年秋季的雨量的多寡。婶子们开讲牛郎织女的故事,我总是听的入迷。曾记得有年七月初七的夜晚,在细如牛毛的小雨中,不顾爹妈的反对趴在湿漉漉的黄瓜架下,偷听牛郎织女的说话。其实除了沙沙的细雨,根本就没有什么其他的响动。次日晚上,偎依在婶子的怀里,编排着牛郎织女的情话,人们变信以为真,说我是牛郎的神童下界。人们顿时对我刮目相看,没事的时候总喜欢问我听到些什么话;秋月总是充满了诗意,也许读了太多的唐诗宋词,脑海里弥漫者纠结着太多的秋月情结。我美好初恋,都洒满了明亮的月色。秋夜凉风入骨,我和她漫步在谷香、花香和蛐蛐、蝈蝈彼此和声的广阔的田野。我们互相依偎着看着那轮满月,倾诉着比明月还明亮的憧憬......   秋,是一幅流光溢彩的图画。在开镰的时候,成坡连片的谷子,组成了一幅错落有致的图画。金黄色的谷穗,展示着这个季节的丰稔,红彤彤的高粱,酷似一片燃烧的海洋,展现着秋的活力;菜园里更是七彩流光,辣椒在阳光的暴晒下,愈发的红光满面,西红柿亮橙橙的招人喜爱;果树园里,更是让你爱不释手。红红的苹果,黄黄的甜梨.....最难以忘怀的就是去年金秋时节的松嫩之行,让我真正的体会了,什么叫一望无际,什么是金浪翻滚。望不到边的是大片大片的麦田,金色的麦穗,组成了秋的大写意。展示了秋的雄伟,希望的浩瀚。秋,用色彩诠释着希望,用希望展开人们对生活的向往。  秋,在我的眼里,那是全体农民的狂欢。从春种一粒籽,就开始盼望着能有一个满意的收获。憨厚朴素的农民,把庄稼当成自己的儿女那样精心侍候,拔草间苗追肥打药,在烈日下在风雨中,都凝固了人们对收获的渴求。还债、说媳妇、买大件商品,老实巴交的农民几乎不约而同的说,等下了秋,就如何如何。在田里老人们总是挥舞着镰刀,像战士冲锋一样抢在晚辈的前面。为了做到颗粒归仓,就好元帅一样威严的检查士兵的训练科目一样,什么庄稼放的不齐整,谷穗弄得满地都是,大声训斥,耐心纠正。收获的季节,农民最苦最累,也是最幸福,最值得庆祝的季节。用起早遇见贪晚的这个词来形容农民的劳累程度,一点都不夸张。地里的谷子最怕白天阳光暴晒下挥镰收割,空气太干燥,谷穗上的粒子会沙沙的往下掉,满垄沟子黄灿灿看了心疼。有经验会过日子的老农,总是拖儿带女起早割谷子,早晨有露水谷子返潮,怎么折腾都不会掉粒子;起早也是老农捆玉米秸的最好时机,家家户户都养活了毛驴、骡子和马,秸秆成了这些家伙的主要食物。目前,在广大的半农半牧丘陵区域,实现完全的农业现代化,还是遥不可及的一个梦想。马拉车,驴打场,牛种地还很普遍。骡马牛驴还是庄稼地里的一个主要劳力,不给这些不会说话的哑巴劳力准备好口粮,地里的活计还指望这些劳力干呢;晚上扒玉米、掐谷子、打黄豆,反正家家户户都得点灯加班的干。秋天,对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来说,特别的累,特别的辛苦,同时也特别的兴奋。  秋天也是农民美食的盛会,累了乏了总想吃一些好吃的东西。这些人都很朴素,都很节俭,不会给饭店打电话订桌要菜,总是满脸堆笑的到自家的菜园里,拔几颗小葱、摘几个硕大的青椒,揪几个大紫茄子,简简单单的会炒在一起,吃的格外的香。老秋的时候,人们最爱吃的就是小米饭,新谷子下场,总是争先恐后的把谷子碾成小米,回家后捞新小米干饭,配以大葱蘸酱,吃的格外来劲。在我们这里,秋天最好的美食,就是用白菜叶子打菜包,菜叶里面放上葱蘸酱、辣椒、香菜、韭菜花等等,咬一口特别的好吃。秋天是老农的美食节,花样翻新,让你顾此失彼。假如,你有时间有兴致到老农家做客,肯定会体会到他们的热情,品尝到收获的喜悦。  秋是清凉的,给人以思考的空间;秋是汗水凝结成的微笑;阳光下,农民微笑绽放在金碧辉煌的季节;在广饶的土地上,你看不到悲秋吟叹的惆怅身影。秋,在人们的狂欢中,把一幅美轮美奂的图画,慢慢的展现在每一个热爱生活,追求幸福的人们面前。
2012年8月27日

 
 秋,就像你相处多年朋友,用简单几句话总括优点和缺点,简直太难……
零零星星雨点,会把一片温馨心绪,濡染七零八落,宛如一幅唯美画卷掉进污水里,模糊了美轮美奂山水人物。秋窗风雨,阴云压顶,沉闷异常,令人头晕目眩。在这个凝重的气候下,便怨秋、骂秋。仔细理论起来,便觉得有些幼稚可笑。春夏秋冬,雨雪雾雹,皆是自然轮回,就是科学再发达,恐怕还不能逆转春秋。在潮湿、压抑、细雨霏霏的初秋,总要舒舒服服的盖上被子,把缺失的睡眠完完整整的补回来。在紧一阵慢一阵唰唰啦啦的细雨声中,享受着久违的惬意。醒后,感觉寒意袭来的时候,吩咐家人做荞面疙瘩,荤油炝锅在放些鲜姜,驱寒发汗在这细雨绵绵的季节那是最好得享受。
秋,变化异常。昨天还是风一阵雨一阵的发脾气,今天就风静云散,另一番景象。天蓝如洗,通俗一些将,连一点云彩渣都没有。骄阳不逊盛夏,热烈的阳光,炙热的亲吻这成坡连片的玉米、高粱、谷子、甜菜……行走在被秋雨、秋风、秋阳滋润过、吹拂过、热吻过的土地上,即使你不是负锄耕种的庄稼人,也会美在其中,乐在其中,忘记了归途。蝈蝈、蛐蛐坐在绿草鲜花搭成的舞台上,尽情的表演独唱、合唱,此起彼伏竞争激烈。黄豆的豆荚鼓鼓的,玉米棒的粒子用手都掐不出浆水,庄稼人成硬浆了,甜菜疙瘩迅速膨大,仔细看周围的土地都炸出了大大小小的纹儿。高粱粒子睁大了眼睛,酷似大眼美女含情脉脉的注视着深情的土地。硕大的谷穗,弯弯垂下,像新月像小船像镰刀。每到这个季节,耕种的人们最兴奋,行进在羊肠似的农田道路,总会有手握镰刀的庄稼人,披着衣服在田地里转悠,一个是观察地里的庄稼长势,最主要的就是保卫成果。尤其是早熟的高粱谷子,成为麻雀们的美食。早晨太阳还没出,这些馋嘴的强盗,成群结队的低空飞翔,发现快要成熟的谷子地,就叽叽喳喳的落在谷穗上,嘴啄腿蹬,圆鼓鼓的谷粒子落了一垄沟,庄稼人心疼的直咧嘴。于是就想了很多办法,把家里不用的旧衣服、旧帽子等等用木棍立在地里,冒充人站在那里企图恐吓那些烦人的麻雀。一天两天,还真管用,时间长了,这些聪明的家伙,识破了伎俩肆无忌惮的践踏丰收果实。没办法的情况下,只能和麻雀打持久战,人来雀飞,人走雀来。有人开玩笑的说,麻雀这东西,就会欺负人,同样都是种的一样谷子,有时候还地挨地,就认准一块地,能活活把人气死。
秋是甜,也是香。山坡的果园里,热闹异常,男男女女的拿着箩筐,喜笑颜开的下果。精明的果农不知啥时候,学会算经济账,个大的形好的,放在一起,残品的放在一起。在这个季节,果农是比较大方的,苹果、梨让路人随便吃,即便你不买,随便吃几个果,主人也会淡淡一笑不放在心上。水果贩子闻着甜甜的果香,远道慕名而来。围着山似的苹果、梨打着转悠,这些老道的商人,个个龙睛虎眼,画个圈绕个弯想占便宜。那些皮肤黝黑弯腰驼背的果农,也都是见多识广的老江湖,几番争执,几番较量,互相让步连说带笑把买卖做成……在农村大大小小的集市上,各色水果摆上了大大小小的地摊。男女老幼,蹲在水果摊前,挑拣着大大小小的水果。只有在这个季节,水果的香气才会在集市上弥漫,在家家户户柜子里发出浓郁的甜香。
秋色,大黄大红,激情跌宕,让人心生敬佩。春,羞羞答答,像不谙世事的淑女,总是在试试探探的将春色慢慢的铺开。秋色,像一个醉酒大师,抡起如椽画笔,饱蘸墨汁,气吞河山的挥毫泼墨。粗心的你,前几天看到的还是一片苍翠的山色,冷雨飘过霜雪打过,满山的杏树,几乎在一夜之间,便是一片生动的火焰,展示着辽、冀、蒙交汇地区独有的醉人秋色;我最喜欢的就是金黄的秋色,寒露前后臃肿的田野卸除浓妆,那一片片杨树林,茂密的树叶在秋霜日晒的作用下,变成一片片金色的海洋。我喜欢这个季节,还与我的经历关系密切。每到叶落的秋天,总是在父母的威逼下,放学后极不情愿的背着花篓,拿着耙子把树叶装回家。冬天冷且漫长,当暖炕做饭的柴禾。
秋,很复杂,很丰富,不是靠简简单单几句话,就能把秋色说尽一览无余。秋,最有诗意,最有激情,最具悲剧色彩。秋,说不尽的话题,上不完的秋月,看不完的美景,品不完的水果……
2012/10/16

我的生日是阴历七月初二,立秋后几天。我每年生日的时候,母亲总是满脸自豪的说生我当天的时候,我就有了粮食计划,有了口粮。生我当天的下午,生产队里分红薯,就有我的一份了。可是,比我晚7天出生的那个叫“饱儿”的男孩,却没有赶上粮食计划,当了一年的白吃饱。每次说起这些,我的脸上也总是自豪。随着长大,却有一个问题困惑着我,按照农事收获的规律,我生日的那个节气,不是红薯收获的季节,红薯应该是在霜降以后最后收获的,相差一两个月的时令。一直到今年我生日的那天,我才把这个困惑和父亲提出来。原来是那个时候,正是亩产万斤粮的荒唐时代,到立秋的时候,家家户户都没了粮食吃。没成熟的谷子、高粱、玉米等没法提前吃,提前收获就糟蹋了庄稼。所以,只好把没有长成的红薯用来接济日子。红薯,就像一个胎记深深地烙在我的身体上,是我童年中唯一可以回忆的一个符号,一个生命藉此长大的营养块根,悲凉和饱满。

本文由文学文章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收缩在熟知又悠长的萌地瓜地里,驱寒发汗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