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刚柔相推所以明变化也,生不出於土

- 编辑:冠亚体育官方入口-冠亚体育官方网站『HOME』 -

刚柔相推所以明变化也,生不出於土

○叙人

儒者称贤人之生,不因名气,更禀精於天。禹母吞薏苡而生禹,故夏姓曰姒;卨母吞燕卵而生卨,故殷姓曰子。后稷母履大人迹而生后稷,故周姓曰姬。《诗》曰:“不坼不副”。是生后稷。说者又曰:“禹、卨逆生,闿母背而出;后稷顺生,不坼不副。不激动母体,故曰“不坼不副”。逆生者子孙逆死,顺生者子孙顺亡。故桀、纣诛死,赧王夺邑”。言之有头足,故人信其说;明事以证实,故人然其文。谶书又言:“尧母庆都野出,赤龙感己,遂生尧”。《高祖本纪》言:刘媪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是时,雷电晦冥,太公往视,见蛟龙於上。已而有身,遂生高祖。其言神验,文又明著,世儒学者,莫谓不然。如实论之,虚妄言也。

天尊地卑,乾坤定矣(1)。卑高以陈,贵贱位矣(2)。动静有常,刚柔断矣(3)。方以类聚,物以群分,吉凶生矣(4)。在天成象,在地扭转,变化见矣(5)。是故刚柔相摩(6),八卦相荡(7)。鼓之以雷霆,润之以风雨。日月运作,一寒一暑。乾道成男,坤道成女。乾知大始,坤作成物。乾以易知,坤以简能(8)。易则易知,简则易从。易知则有亲,易从则有功(9)。有亲则可久,有功则可大(10)。可久则受人尊敬的人之德,可大则圣人之业(11)。易简而天下之理得矣(12)。天下之理得,而成位乎在那之中矣(13)。

《释名》曰:人,仁也,生物也。

彼《诗》言“不坼不副”,言其不激动母体,可也;言其母背而出,妄也。夫蝉之生复育也,闿背而出。天之生圣子,与复育同道乎?兔吮毫而怀子,及其子生,从口而出。案禹母吞薏苡,卨母咽燕卵,与兔吮毫同实也。禹、卨之母生,宜皆从口,不当闿背。夫如是,闿背之说,竟虚妄也。尘凡血刃死者多,未必其先祖初为人者生时逆也。秦失天下,阎乐斩秦二世,项籍诛秦三世。秦之先祖伯翳,岂逆生乎?如是为顺逆之说,以验三家之祖,误矣。

【注释】(1)乾坤其易之法家,先后天尊地卑,以定乾坤之体。(2)天尊地卑之义既列,则涉乎万物,贵贱之位明矣。(3)刚动而柔止也。动止得其常体,则刚柔之分著矣。(4)方有类,物有群,则有同有异,有聚有分也。顺其所同,则吉;乖其所趣,则凶,故吉凶生矣。(5)象况日月星辰,形况山川草木也。悬象运营以成昏明,山泽通气而云行雨施,故变化见矣。(6)相切摩也,言陰陽之交感也。(7)相推荡也,言运化之推移。(8)天地之道,不为而善始,不劳而善成,故曰易简。(9)顺万物之情,故曰有亲。通天下之志,故曰有功。(10)有易简之德,则能成可久可大之功。(11)天地易简,万物各载其形。有技能的人不为,群方各遂其业。德业既成,则入於形器,故以受人尊敬的人目其德业。(12)天下之理,莫不由於易简而各得顺其分位也。(13)成位至立象也。极易简则能通天下之理,通天下之理,故能成象,并乎天地言个中,则并后天地也。

《易下系》曰:天地辽阔,万物化醇,男女构精,万物化生。

且夫薏苡,草也;燕卵,鸟也;大人迹,土也,三者皆形,非气也,安能生人?说圣者,感到禀天精微之气,故其为有殊绝之知。今三家之生,以草、以鸟、以土,可谓精微乎?天地之性,唯人为贵,则物贱矣。今妃子之气,更禀贱物之精,安能精微乎?夫令鸠雀施气於雁鹄,终不成子者,何也?鸠雀之身小,雁鹄之形大也。今燕之身但是五寸,薏苡之茎但是数尺,二女吞其卵实,安能成七尺之形乎?烁一鼎之铜,以灌一钱之形,不能够成一鼎,明矣。今谓老人家天神,故其迹巨。巨迹之人,一鼎之烁铜也;姜原之身,一钱之形也。使父母施气於姜原,姜原之身小,安能尽得其精?不能尽得其精,则後稷不可能成长。尧、高祖审龙之子,子性类父,龙能乘云,尧与高祖亦宜能焉。万物生於土,各似本种;不类土者,生不出於土,土徒培养之也。母之怀子,犹土之育物也。尧、高祖之母,受龙之施,犹土受物之播也。物生自类本种,夫二帝宜似龙也。且夫含血之类,相与为牝牡;牝牡之会,皆见同类之物。精感欲动,乃能授施。若夫牡马见雌性牛,雄雀见牝鸡,不相与合者,异类故也。今龙与人异类,何能感於人而施气?或曰:夏之衰,二龙斗於庭,吐漦於地。龙亡漦在,椟而藏之。至姬繄扈发出龙漦,化为玄鼋,入於後宫,与处女交,遂生褒姒。玄鼋与人异类,何以感於处女而施气乎?夫玄鼋所交非正,故褒姒为祸,周国以亡。以非类妄交,则有非道妄乱之子。今尧、高祖之母,不以道接会,何故二帝贤圣,与褒姒异乎?或曰:“赵志父病,十七日不知人。觉言,我之帝所,有熊来,帝命小编射之,中熊,死;有罴来,笔者又射之,中罴,罴死。後问当道之鬼,鬼曰:“熊罴,晋二卿之先世也。”熊罴物也,与人异类,何以施类於人,而为二卿祖?夫简子所射熊罴,二卿祖当亡,简子当昌之祆也。简子见之,若寝梦矣。空虚之象,不必有实。假令有之,或时熊罴先化为人。乃生二卿。鲁公牛哀病化为虎。人化为兽,亦如兽为人。玄鼋入後宫,殆先化为人。天地之间,异类之物,相与交接,未之有也。

哲人设卦观象(1),系辞焉而明吉凶,刚柔相推而生变化(2)。是故吉凶者,失得之象也(3);悔吝者,忧虞之象也(4);变化者,进退之象也(5);刚柔者,昼夜之象也(6)。六爻之动,三极之道也(7)。是故君子所居而安者,易之序也(8);所乐而玩者,爻之辞也。是故君子居则观其象而玩其辞,动则观其变而玩其占。是以自天祐之,吉无不利。

又《叙卦》曰:有世界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孩子,有男女然后有夫妻。

天人同道,好恶均心。人不佳异类,则天亦不与通。人虽生於天,犹虮虱生於人也。人不好虮虱,天无故欲生於人。何则?异类殊性,情欲不相得也。天地,夫妇也,天施气於地以浮游生物。人转相生,精微为圣,皆因父气,不更禀取。如更禀者为圣,、後稷不圣。如哲人皆当更禀,十二圣不皆然也。轩辕黄帝、姬俊、高阳氏、帝舜之母,何所受气?文王、武王、周公、尼父之母,何所感吞?

【注释】(1)此总言也。(2)系辞所以明吉凶,刚柔相推所以明变化也。吉凶者,存乎人事也。变化者,存乎运维也。(3)由有失得,故吉凶生。(4)失得之微者,足以至忧虞而已,故曰悔吝。(5)往复相推,迭进退也。(6)昼则陽刚,夜则陰柔,始总言吉凶变化,而下别明悔吝、昼夜者,悔吝则吉凶之类,昼夜亦变化之道,吉凶之类,则同因系辞而明;变化之道,则俱由刚柔而著,故始总言之,下则明失得之轻重,辨变化之小大,故别序其义也。(7)三极,三材也。兼三材之道,故能见吉凶,成变化也。(8)序,易象之次序。

又《说卦》曰:立人之道曰仁与义。

此或时见三家之姓,曰姒氏、子氏、姬氏,则因依放,空生怪说,犹见鼎湖之地,而著轩辕氏升天之说矣。失道之意,还反其字。苍颉作书,与事持续。姜原履大人迹。迹者基也,姓当为其下土,乃为女旁臣,非基迹之字,不合本领,疑非实也。以周姬况夏殷,亦知子之与姒,非燕子、薏苡也。或时禹、契、後稽之母适欲怀妊,遭吞薏苡、燕卵,履大人迹也。世好奇异,古今同情。不见奇异,谓德不异,故因认为姓。尘间诚信,因认为然。伟人重疑,因不复定。世士浅论,因不复辨。儒生是古,因生其说。《被诗》言“不坼不副”者,言後稽之生,不激动母身也。儒生穿凿,因造禹、契逆生之说。感於龙,梦与神遇,犹此率也。尧、高祖之母,适欲怀妊,遭遇雷龙载云雨而行,人见其形,遂谓之然。梦与神遇,得圣子之象也。梦里见到鬼合之,非梦与神遇乎,安得其实!“野出感龙”,及“蛟龙居上”,或尧、高祖受富贵之命。龙为吉物,遭加其上,吉祥之瑞,受命之证也。光武太岁产於济阳宫,太虚集於地,嘉禾生於屋。一代天骄之生,齐鸟吉物之为瑞应。必以奇吉之物见而子生,谓之物之子,是则光武天子嘉禾之精,神舞之气欤?案《帝系》之篇及《三代世表》,禹,鲧之子也;卨、稷皆高辛氏之子,其母皆姬俊之妃也,及尧,亦喾之子。君主之妃,何为适草野?古时虽质,礼已设制,国王之妃,何为浴於水?夫如是,言受人爱抚的人更禀气於天,母有感吞者,虚妄之言也。实者,贤人自有种族,如文、武各有类。孔夫子吹律,自知殷後;楚霸王重瞳,自知虞舜苗裔也。五帝、三王皆祖轩辕氏。轩辕氏有影响的人,本禀贵命,故其子孙皆为国君。国王之生,必有怪奇,不见於物,则效於梦矣。

彖者,言乎象者也(1)。爻者,言乎变者也(2)。吉凶者,言乎其失得也。悔吝者,言乎其小疵也。无咎者,善补过也。是故列贵贱者存乎位(3),齐小大者存乎卦(4),辩吉凶者存乎辞(5),忧悔吝者存乎介(6),震无咎者存乎悔(7)。是故卦有小大,辞有险易(8)。辞也者,各指其所之。《易》与世界准(9),故能弥纶天地之道,仰以观於天文,俯以察於地理,是故知幽明之故。原始反终,故知死生之说(10)。

《通判·泰誓》曰:惟天地,万物父母;惟人,万物之灵。

古典经济学原作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连网,转发请注脚出处

【注释】(1)彖总一卦之义也。(2)爻各言其变也。(3)爻之所处曰位,陆个人有贵贱也。(4)卦有小大也,齐犹言辨也,即彖者言乎象也。(5)辞,爻辞也,即“爻者言乎变”也。言象所以明小大,言变所以明吉凶。故小大之义存乎卦,吉凶之状见乎爻。至於悔吝无咎,其例一也。吉凶悔吝小疵无咎,皆主乎变,事有小大,故下历言五者之差也。(6)介,纤介也。王弼曰:忧悔吝之时,其介不可慢也。即“悔吝者言乎小疵也”。(7)无咎者,善补过也。震,动也。故动而无咎,存乎无悔过也。(8)其爱新觉罗·清宣宗明曰大,君子道消曰小;之泰则其辞易,之否则其辞险。(9)作《易》以准天地。(10)幽明者,有形无形之象。死生者,终始之数也。

《礼记·礼运》曰:何谓人情?喜怒哀惧爱恶欲,七者弗学而能。何谓人义?父慈,子孝,兄良,弟悌,夫义,妇听,长惠,幼顺,君仁,臣忠,十者谓之人义。讲信修睦,谓之人利。争夺相杀,谓之人患。故品格高尚的人所以治人七情,修十义,讲信修睦,尚辞让,去斗争,舍礼何以治之?

精气为物,游魂为变(1),是故知鬼神之情况(2)。与天地相似,故不违(3)。知周乎万物,而道济天下,故可是(4)。旁行而不流(5),乐天知命,故不忧(6)。安土敦乎仁,故能爱(7)。范围天地之化而只是(8)。曲成万物而不遗(9)。通乎昼夜之道而知(10)。故神无方,而易无体(11)。一陰一陽之谓道(12),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仁者见之谓之仁,知者见之谓之知(13),百姓日用而不知,故君子之道鲜矣(14)。

又曰: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过逝穷困,人之大恶存焉。故欲恶者,心之大端也。人藏其心,不可预计也。美恶皆在其心,不见其色也。欲一以穷之,舍礼何以哉?故人者,其世界之德、阴阳之交、鬼神之会、五行之高雅也。故人者,天地之心也,五行之端也,食味、别声、被色而生者也。(此言兼气性之效也。)

【注释】(1)精气烟熅,聚而成物。聚极则散,而游魂为变也。游魂,言其游散也。(2)尽聚散之理,则能知变化之道,无幽而围堵也。(3)德合天地,故曰相似。(4)知周万物,则能以道济天下也。(5)应变旁通,而不流婬也。(6)顺天之化,故曰乐也。(7)安土敦仁者,万物之情也。物顺其情,则仁功赡矣。(8)范围者,拟范天地,而周备其理也。(9)曲成者,乘变以应物,不系一方者也,则物宜得矣。(10)通幽明之故,则无不知也。(11)自此以上,皆言神之所为也。方、体者,皆系於形器者也。神则陰陽不测,易则唯变所适,不得以一方、一体明。(12)道者何?无之称也,无不通也,无不由也,况之曰道。寂然天体,不可为象。必有之用极,而无之功显,故至乎“神无方,而易无体”,而道可知矣。故穷变以尽神,因神以明道(英文名:míng dào),陰陽虽殊,无一以待之。在陰为无陰,陰以之生;在陽为无陽,陽以之成,故曰“一陰一陽”也。(13)仁者资道以见其仁,知者资道以见其知,各尽其分。(14)君子体道认为用也。仁知则滞於所见,百姓则日用而不知。体斯道者,不亦鲜矣?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始可以语至来说极也。

又《乐记》曰:人生而静,天之性也。感於物而动,性之欲也。物至知知,然后好恶形焉。

显诸仁,藏诸用(1),鼓万物而不与品格高尚的人同忧(2),盛德伟大职业,至矣哉(3)!富有之谓伟大工作(4),日新之谓盛德(5)。生生之谓易(6),成象之谓乾(7),效法之谓坤(8),极数知来之谓占,通变之谓事(9),陰陽不测之谓神(10)。夫易,广矣大矣,以言乎远则不御(11);以言乎迩则静而正(12);以言乎天地之间,则备矣。夫乾,其静也专,其动也直,是以大生焉(13)。夫坤,其静也翕,其动也辟,是以广生焉(14)。广大配天地,变通配四时,陰陽之义配日月,易简之善配至德(15)。子曰:“易其至矣乎?夫易,受人尊崇的人所以崇德而广业也(16)。知崇礼卑(17),崇效天,卑法地(18)。天地设位,而易行乎个中矣(19)。成性存存,道义之门(20)。

《左传·昭八年》:郑子产曰:"人生始化曰魄,既生魄,阳曰魂。用物精多,则魂魄强。是以有精爽,至於神仙。"

【注释】(1)衣被万物,故曰“显诸仁”。日用而不知,故曰“藏诸用”。(2)万物由之以化,故曰“鼓万物”也。巨人虽体道以为用,未能全无以为体,故顺通天下,则有经营之迹也。(3)夫物之所以通,事就此理,莫不由乎道也。品格高雅的人功能之母,体同乎道,盛德伟大事业,所以能至。(4)广大悉备,故曰“富有”。(5)体化合变,故曰“日新”。(6)陰陽转易,以成化生。(7)拟乾之象。(8)效坤之法。(9)物穷则变,变而通之,事之所由生也。(10)神也者,变化之极,妙万物而为言,不得以形诘者也,故曰“陰陽不测”。尝试论之曰:原夫两仪之运,万物之动,岂有使之然哉!莫不独化於大虚,欻尔而自造矣。造之非本人,理自玄应;化之无主,数自冥运,故没有办法知道然,而况之神。是以明两仪以太极为始,言变化而称极乎神也。夫唯知天之所为者,穷理体化,坐忘遗照。至虚而善应,则以道为称。不思而玄览,则以神为名。盖资道而同乎道,由神而冥於神也。(11)穷幽极深,无所止也。(12)则近而当。(13)专,专注也。直,刚正也。(14)翕,敛也。止则翕敛其气,动则关开以浮游生物也。乾统天首物,为浮动之元,通乎形外者也。坤则顺以承陽,功尽於已,用止乎形者也。故乾以专直言乎其材,坤以翕辟言乎其形。(15)《易》之所载配此四义。(16)穷理入神,其德崇也。兼济万物,其业广也。(17)知以崇为贵,礼以卑为用。(18)极知之崇,象天高而统物;备礼之用,象地广而载物也。(19)天地者,易之门户,而易之为义,兼周万物,故曰“行乎其中矣”。(20)物之存成,由乎道义也。

《春秋元命苞》曰:五气之精,交聚相加,以酉恤道,人致和。

哲人有以见天下之赜,而拟诸其描绘,象其物宜(1),是故谓之象。品格高雅的人有以见天下之动,而观其会通,以行其仪式(2),系辞焉以断其吉凶,是故谓之爻。言天下之至赜而不可恶也。言天下之至动而不得乱也(3),拟之而后言,议之而后动,拟议以成其转移(4)。“鸣鹤在陰,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与尔靡之”(5)。子曰:“君子居其室,出其言善,则千里之外应之,况其迩者乎;居其室,出其言不善,则千里之外违之,况其迩者乎。言出乎身,加乎民;行发乎迩,见乎远。言行,君子之枢机(6)。枢机之发,荣辱之主也。言行,君子之所以动天地也,可不慎乎?”“同人先号咷而后笑”。子曰:君子之道,或出或处,或默或语,二个人同心,其利断金(7)。同心之言,其臭如兰。

又曰:阴阳之性以协同,人副天道,故生一子。

【注释】(1)乾刚坤柔,各有其体,故曰“拟诸形容”。(2)仪式,适时之所用。(3)《易》之为书,不可远也。恶之则逆於顺,错之则乖於理。(4)拟议以动,则尽变化之道。(5)鹤鸣则子和,修诚则物应,笔者有好爵,与物散之,物亦以善应也。明拟议之道,继以斯义者,诚以吉凶失得存乎无所动。同乎道者,道亦得之;同乎失者,失亦违之。莫不以同相顺,以类对应。动之斯来,缓之斯至。鹤鸣于陰,气同则和。出言户庭,千里或应。出言犹然,况其大者乎;千里或应,况其迩者乎。故夫忧悔吝者,存乎纤介;定失得者,慎於枢机。是以君子拟议以动,慎其微也。(6)枢机,制动之主。(7)同人终获后笑者,以有同心之应也。夫所况同者,岂系乎一方哉!君子出处默语,不违在那之中,则其迹虽异,道同则应。

又曰:天人同度,正法相授,天垂文象,人行其事,谓之教。教之为言效也。上为下效,道之始也。

“初六:藉用白茅,无咎”。子曰:“苟错诸地而可矣,藉之用茅,何咎之有?慎之至也。夫茅之为物薄,而用可重也。慎斯术也过去,其无所失矣。”“劳谦,君子有终,吉。”子曰:“劳而不伐,有功而不德,厚之至也。语以其功下人者也。德言盛,礼言恭。谦也者,致恭以存其位者也。”“亢龙有悔。”子曰:“贵而无位,高而无民,有影响的人在下,位而无辅,是以动而有悔也。”“不出户庭,无咎”。子曰:“乱之所生也,则出言认为阶。”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几事不密则害成。是以君子慎密而不出也。子曰:“作《易》者,其知盗乎(1)?《易》曰:‘负且乘,致寇至。’负也者,小人之事也。乘也者,君子之器也。小人而乘君子之器,盗思夺之矣。上慢下暴,盗思伐之矣。慢藏诲盗,冶容诲婬。《易》曰:‘负且乘,致寇至’,盗之招也。

又曰:仁者情志好生爱人,故其为仁以人,其立字四位为仁。

【注释】(1)言盗亦乘衅而至也。

又曰:圣人一其德知者循其辙,长生久视,(一其德,言尽得其帝之精气也。循其辙,言不违其帝所尚也。知是,则皆得一生一世;久视言所行当天也。)不以命制,则愚者悖慢,知者无所施其术。残物逆道天不杀,故立三命以垂策,所以尊天,一节三者,法三道之术。(不以命制愚慢之人,则贤知道术不得举办,势相反。)命者,天之令也,所受於帝。行正不过得寿命,寿命,正命也。起九九八十一。(帝,天帝也。八十一,阳气相乘之极。)有随命,随命者,随行为命也。(《援神契》曰:随者逆天道常善之行,则随其凶恶行以教之。)有遭命,遭命者,行正不误,逢世残贼,君上逆乱,辜咎下流,灾并发,阴阳散忤,暴气雷至,灭曰动地,夭绝人命,纱鹿袭邑是也。(忤,错也。袭,犹沦也。河水沦沙,鹿之邑,溺杀人也。)

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1)。分而为二以象两,挂一以象三,揲之以四,以象四时,归奇於扐以象闰。五虚岁再闰,故再扐而后挂(2)。天数五(3)。地数五(4)。伍位相得而各有合(5),天数二十有五(6),地数三十(7)。凡天地之数五十有五。此所以成变化而行鬼神也(8)。《乾》之策二百一十有六(9),坤之策百四十有四(10)。凡三百有六十,当期之日。二篇之策,万有1000五百二十,当万物之数也(11)。是故四营而成易(12),十有八变而成卦,八卦而小成。引而伸之(13)。触类而长之,天下之能事毕矣。显道(14),神德行(15),是故可与社交,可与祐神矣(16)。

《春秋孔演图》曰:正气为帝,间气为臣,宫商为姓,英俊为人。(正气,谓若木人则得苍龙之形灵,威仰之气火,人得朱鸟之形赤嫖怒之气。以生之比也,间气则不苞一行,各受一星以生。若萧相国感昴精,樊哙感狼精,周勃感冗精者也。)

【注释】(1)王弼曰:演天地之数,所赖者五十也。其用四十有九,则其一不用也。不用而用于之通,非数而数以之成,斯易之太极也。四十有九,数之极也。夫无不可能无明,必因於有,故常於有物之极,而必明其所由之宗也。(2)奇,况四揲之馀,不足复揲者也。分而为二,既揲之馀,合挂於一,故曰“再扐而后挂”。凡闰,十五年七闰为一章,陆虚岁再闰者二,故略举其凡也。(3)五,奇也。(4)五,耦也。(5)天地之数各五,五数相配,以合成金、木、水、火、土。(6)五奇合为二十五。(7)五耦合为三十。(8)变化以此成,鬼神以此行。(9)陽爻六,一爻三十六策,六爻二百一十六策。(10)陰爻六,一爻二十四策,六爻百四十四策。(11)二篇三百八十四爻,陰陽各半,合万1000五百二十策。(12)分而为二,以象两,一营也。挂一以象三,二营也。揲之以四,三营也。归奇於扐,四营也。(13)伸之六十四卦。(14)显,明也。(15)由神以成其用。(16)能够应对万物之求助,成神化之功也。酬酢,犹应对也。

又《春秋繁露》曰:惟人独偶天地,人有三百六十节,偶天之数。形体骨肉,偶地之厚,上有耳目聪明,日月之象也。体有空窍理脉,川谷之象也。心有哀乐喜怒,神气之类。故小节三百六十六,副日数也。大节十二分,副月数也。内有五藏,副行数也。外有四肢,副时数也。乍视乍瞋,副昼夜也。乍柔乍刚,副冬夏也。乍哀乍乐,副阴阳也。

子曰:“知变化之道者,其知神之所为乎(1)?《易》有哲人之道四焉:以言者尚其辞,以动者尚其变,以制器者尚其象,以卜筮者尚其占(2)。”是以君子将有为也,将有行也,问焉而以言。其受命也如响,无有远近幽深,遂知来物。非天下之至精,其孰能与於此?参伍以变,错综其数,通其变,遂成天下之文;极度数,遂定天下之象。非天下之至变,其孰能与於此?易无思也,无为也,寂然不动,感而遂通天下之故,非天下之至神,其孰能与於此(3)?夫易,圣人之所以极深而研几也。唯深也,故能通天下之志。唯几也,故能整日下之务(4)。唯神也,故不疾而速,不行而至。子曰:“易有哲人之道四焉”者,此之谓也(5)。

《乐动声仪》曰:兰秋者,名气也。气以定万物,通於四时者也。

【注释】(1)夫变化之道,不为而本来。故知变化者,则知神之所为。(2)此四者存乎器象,可得而用也。(3)夫非忘象者,则无以制象。非遗数者,无以极数。至精者,无筹策而不可乱。至变者,体一而无不周。至神者,寂不过无不应。斯盖作用之母,象数所由立,故曰非至精至变至神,则不行与於斯也。(4)极未形之理则曰深,适动微之会则曰几。(5)四者,由圣道以成,故曰“有技巧的人之道”。

《尔雅》曰:太平之人仁,(东至日所出为太平。)丹穴之人知,(距齐州以南戴日为太穴。)太蒙之人信,(西至日所入为太蒙。)崆峒之人民武装。

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1)。子曰:“夫易,何为者也?夫易,开物成务,冒天下之道,如斯而已者也(2)。”是故一代天骄以通天下之志,以定天下之业,以断天下之疑。是故蓍之德圆而神,卦之德方以知(3),六爻之义易以贡(4)。品格高贵的人以此洗心(5),退藏於密(6),吉凶与民同患(7)。神以知来,知以藏往(8)。其孰能与此哉!古之聪明睿知神武而不杀者夫(9)!是以明於天之道,而察於民之故,是兴神物在此之前民用(10)。品格尊贵的人以此齐戒(11),以佛祖其德夫!是故阖户谓之坤(12),辟户谓之乾(13)。一阖一辟谓之变,往来不穷谓之通。见乃谓之象(14),形乃谓之器(15),制而用之谓之法。利用出入,民咸用之谓之神。

《孝经》曰:天地之性人为贵,人之行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於孝。

【注释】(1)易以极数通神仙之德,故明易之道,先举天地之数也。(2)冒,覆也。言易通万物之志,整天下之务,其道能够覆冒天下也。(3)圆者运而不穷,方者止而有分。言蓍以圆象神,卦以方象知也。唯变所适,无数不周,故曰圆。卦列爻分,各有其体,故曰方也。(4)贡,告也。六爻变易,以告吉凶。(5)洗刷万物之心。(6)言其道深微,万物日用而不可能知其原,故曰“退藏於密”,犹藏诸用也。(7)表吉凶之象,以同民所忧患之事,故曰“吉凶与民同患也”。(8)明蓍卦之用,同神知也。蓍定数於始,於卦为来。卦成象於终,於蓍为往。往来之用相成,犹神知也。(9)服万物而不以威形也。(10)定吉凶於始也。(11)洗心曰齐,防备曰戒。(12)坤道包物。(13)乾道施生。(14)兆见曰象。(15)成形曰器。

《家语》曰:姬酋问於孔丘曰:"人之命与性,何谓也?"尼父对曰:"分於道谓之命,(始得为人也。故下句曰:命者,性之始也。)形於一谓之性,(人各受阴阳刚柔之性,故形于一。)化於阴阳、象形而发谓之生,化穷数尽谓之死。故命者性之始也,死者生之终也。有始则必有终矣。人始生而不具者有五焉:目无见,无法食,不可能行,不能够言,不能够化。及生二月而微煦,然后有见;七月生齿,然后能食;期而生膑,然后能行;七年囱合,然后能言;十有六而明白,然后能化。阴穷反阳,故阴以阳变;阳穷反阴,故阳以阴化。是以匹夫三月生齿,七岁而龀,十有六而化。女孩子四月生齿,九虚岁而龀,十有四而化。一阴一阳,奇偶相配,然后道合化成,性命之端形於此也。

是故易有太极,是生两仪(1),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2)。八卦定吉凶(3),吉凶生伟大的事业(4)。是故法象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乎天地,变通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乎四时,县象著明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乎日月,高雅莫斯科大学乎富贵(5)。备物致用,立成器感觉天下利,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乎贤人。探赜索隐,钩深致远,以定天下之吉凶,全日下之亹亹者,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乎蓍龟。是故天生神物,有影响的人则之。天地变化,品格高尚的人效之。天垂象,见吉凶,一代天骄象之。河出图,洛出书,受人爱戴的人则之。易有四象,所以示也。系辞焉,所以告也。定之以吉凶,所以断也。《易》曰:“自天祐之,吉无不利。”子曰:“祐者,助也。天之所助者,顺也;人之所助者,信也。履信思乎顺,又以尚贤也。是以自天祐之,吉无不利也。”

又曰:坚土之人刚,弱土之人柔,墟土之人民代表大会,沙土之人细,息土之人美,〈土毛〉土之人丑。(〈土毛〉,耗字也。息土细致,〈土毛〉土粗疏者也。)倮虫三百六十,而人为之长。

【注释】(1)夫有必始於无,故太极生两仪也。太极者,无称之称,不可得而名,取有之所极,况之太极者也。(2)卦以象之。(3)八卦既立,则吉凶可定。(4)既定吉凶,则广泛悉备。(5)位所以一天下之动,而济万物。

又曰:孔子游五指山,见荣启期鹿裘带索,鼓琴而歌,万世师表问曰:"先生所感到乐者何也?"对曰:"吾乐甚多:天生万物惟人为贵,而吾得为人,是以一乐;男尊女卑,吾得为男,是二乐;人生有错过日月、不免襁褓,吾已行年九十,是三乐也。贫者士之常,死者人之终,处常得终,当何忧哉!"

子曰:“书不尽言,言不尽意。”但是有影响的人之意,其不可知乎?”子曰:一代天骄立象以尽意,设卦以尽情伪,系辞焉以尽其言,变而通之以尽利(1),鼓之舞之以尽神。乾坤其易之缊邪(2)?乾坤成列,而易立同志乎个中矣。乾坤毁,则无以见易。易不可知,则乾坤或大约息矣。是故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化而裁之谓之变(3),推而行之谓之通(4),举而错之天下之民,谓之工作(5)。是故夫象,巨人有以见天下之赜,而拟诸其描绘,象其物宜,是故谓之象。受人尊敬的人有以见天下之动,而观其会通,以行其典礼,系辞焉以断其吉凶,是故谓之爻。极天下之赜者存乎卦,鼓天下之动者存乎辞(6)。化而裁之存乎变,推而行之存乎通,神而明之存乎其人(7);默而成之,不言而信,存乎德行(8)。

又曰:人有五仪:有庸人,有士人,有君子,有哲人,有哲人。审此五者则理道毕矣。

【注释】(1)极变通之数,则尽利也。故曰“易穷则变,变则通,通用准则久。(2)缊,渊奥也。(3)由此制其会通,适变之道也。(4)乘变而往者,无不通也。(5)工作之所以济物,故举而错之於民。(6)辞,爻辞也。爻以动员,效天下之动也。(7)体神而明之,不假於象,故存乎其人。(8)德行,品格高尚的人之德行也。顺足於内,故默而成之也。体与理会,故不言而信也。

《汉书》曰:司马子长曰:"凡人就此生者,神也;所讬者,形也。神大用则竭,形大劳则弊,神离则死。死者不可复生,离者不可复返,故贤人重之。

《鬻子》曰:天地辟,万物生,人为正焉。人化而为善,禽兽化而为恶,人而不善者,谓之禽兽。

《老子》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文子》曰:人之情欲平,嗜欲乱之。精气为人,人受天地变化而生,五月而膏,七月而脉,四月而胚,七月而胎,八月而筋,三月成骨,(血化肉,肉化脂,脂化骨。)七月成形,十一月而动,四月而躁,4月而生。形骸乃成,五藏乃形。

又曰:昔者翠绿子曰:"天有五行,地有五方,声有五音,物有五味,色有五章,人有五伍。五伍二十五,故天地里面有二十五等人。上伍有神仙、真人、道人、至人、受人尊敬的人,次伍有德人、一代天骄、知人、善人、辩人,中伍有公人、忠人、商人、平人、直人,下伍有大家、奴人、愚人、视肉人、小人。上伍之与下伍,犹人之与牛马也。

又曰:知出於万人者谓之俊,百人者谓之杰,十人者谓之豪。

本文由文学文章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刚柔相推所以明变化也,生不出於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