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兵犹在野,校尉、检校长史李殷加检校尚书

- 编辑:冠亚体育官方入口-冠亚体育官方网站『HOME』 -

兵犹在野,校尉、检校长史李殷加检校尚书

乾祐二年春正月乙巳朔,制曰:

隐皇帝,讳承祐,高祖第二子也。母曰李太后,以唐长兴二年,岁在辛卯,三 月七日,生帝于鄴都之旧第。高祖镇太原,署节院使,累官至检校尚书右仆射。国 初,授左卫大将军、检校司空,迁大内都点检、检校太保。

朕以渺躬,获缵洪绪,念守器承祧之重,怀临深履薄之忧。属以天道犹艰,王 室多故,天降重戾,国有大丧,奸臣乐祸以图危,群寇幸灾而伺隙,力役未息,兵 革方殷。朕所以尝胆履冰,废飧辍寐,虽居亿兆之上,不以九五为尊,渐冀承平, 永安遐迩。内则禀太后之慈训,外则仗多士之忠勋,股肱叶谋,爪牙宣力。西摧三 叛,抚其背而扼其喉;北挫诸蕃,断其臂而折其脊。次则巴、邛啸聚,淮、海猖狂, 才闻矢接锋交,已见山摧岸沮,寇难少息,师徒无亏。兼以修奉园陵,崇建宗庙, 右贤左戚,同寅协恭,多事之中,大礼无阙,负荷斯重,哀感良深。

旧五代史卷一百二

乾祐元年正月二十七日,高祖崩,秘不发丧。二月辛巳,授特进、检校太尉、 同平章事,封周王。宣制毕,有顷,召文武百僚赴万岁殿内,降大行皇帝遗制,云: “周王承祐,可于柩前即皇帝位。服纪日月,一依旧制。”是日,内外发哀成服。 初,高祖欲改年号,中书门下进拟“乾和”二字,高祖改为乾祐,至是与御名相符。 甲申,群臣上表请听政,诏答不允,凡四上表,从之。丁亥,帝于万岁殿门东庑下 见群臣,尊母后为皇太后。己丑,徐州节度使王周卒。庚寅,以前晋州留后刘在明 为镇州留后、幽州马步军都部署,加检校太尉。是日,工部尚书龙敏卒。壬辰,右 卫大将军王景崇奏,于大散关大败蜀军,俘斩三千人。初,契丹犯京师,侯益、赵 赞皆受其命,节制岐、蒲,闻高祖入洛,颇怀反仄。朝廷移赞于京兆,侯益与赞皆 求援于蜀,蜀遣何建率军出大散关以应之。至是,景崇纠合岐、雍、邠、泾之师以 破之。癸巳,制“大赦天下,自乾祐元年二月十三日昧爽已前,所犯罪人,已结正 未结正、已发觉未发觉、常赦所不原者咸赦除之。中外文武臣僚并与加恩,马步将 士各赐优给。唐、晋两朝求访子孙,立为二王后”云。丙午,凤翔巡检使王景崇, 遣人送所获伪蜀将校军士四百三十八人至阙下,诏释之,仍各赐衣服。以兵部侍郎 张允为吏部侍郎,以工部侍郎司徒诩为礼部侍郎。丁未,以光禄卿李式为尚书右丞, 以礼部侍郎边归谠为刑部侍郎,以刑部侍郎卢价为兵部侍郎。

今以三阳布和,四序更始,宜申兑泽,允答天休,恤狱缓刑,赦过宥罪,当万 物之莩甲,开三面之网罗,顺彼发生,以召和气。应乾祐二年正月一日昧爽已前, 天下见禁罪人,除十恶五逆、官典犯赃、合造毒药、劫家杀人正身外,其余并放。

隐帝纪中

三月甲寅,帝始御广政殿,群臣起居。殿中少监胡崧上言:“请禁砍伐桑枣为 薪,城门所由,专加捉搦。”从之。丙辰,鄴都留守、太尉、中书令、临清王高行 周进封鄴王;北京留守、检校太尉、同平章事刘崇,领宋州节度使兼侍卫亲军马步 军都指挥使、检校太尉、同平章事史宏肇,并加检校太师、兼侍中;前邢州节度使 安叔千以太子太师致仕。戊午,以右谏议大夫于德辰为兵部侍郎。庚申,河中节度 使、检校太师、兼中书令李守贞加守太傅,进封鲁国公;襄州节度使、检校太师、 兼中书令、虢国公安审琦加守太保,进封齐国公;兗州节度使、检校太师、兼侍中、 岐国公符彦卿加兼中书令,进封魏国公;许州节度使兼侍卫亲军副都指挥使、检校 太尉、同平章事刘信加检校太师。壬戌,以宰臣窦贞固为山陵使,吏部侍郎段希尧 为副使,太常卿张昭为礼仪使,兵部侍郎卢价为卤簿使,御史中丞边蔚为仪仗使。 丙寅,以前凤翔节度使兼西南面兵马都部署、检校太师、兼侍中侯益为开封尹、加 兼中书令;《宋史·侯益传》:益率数十骑奔入朝,隐帝遣侍臣问益连结蜀军之由, 益对曰:“臣欲诱之出关,掩杀之耳。”隐帝笑之。益厚赂史宏肇辈,言王景崇之 横恣,诸权贵深庇护之,乃授以开封尹、兼中书令。西京留守、检校太师、平章事、 莒国公李从敏,夏州节度使、检校太师、同平章事李彝殷,并加兼侍中;青州节度 使、检校太尉、同平章事刘铢,郓州节度使、检校太尉、同平章事慕容彦超,并加 检校太师。诏改广晋府为大名府,晋昌军为承兴军。戊辰,灵州节度使、检校太师、 同平章事冯晖加兼侍中;河阳节度使武行德、沧州节度使王景、华州节度使侯章、 晋州节度使王晏,并依前检校太尉,加同平章事。庚午,泾州节度使史懿、潞州节 度使常思、同州节度使张彦威、延州节度使高允权,并依前检校太尉,加同平章事; 澶州节度使郭从义、邢州节度使薛怀让,并自检校太傅加检校太尉;以前奉国右厢 都指挥使王饶为鄜州留后。甲戌,以邠州节度使、检校太尉、同平章事王守恩为永 兴军节度使,加检校太师;以滑州节度使、检校太尉郭谨为邠州节度使;以前镇州 留后、检校太傅白再荣为滑州节度使,加检校太尉;以陕州节度使、检校太尉、同 平章事赵晖为凤翔节度使;以前河中节度使、检校太尉、同平章事白文珂为陕州节 度使。殿中监任延皓配流鄜州,坐为刘崇所奏故也。丙子,邓州节度使刘重进、相 州节度使王继宏、安州节度使杨信,并自检校太傅加检校太尉;以镇州留后兼幽州 一行马步军都部署、检校太傅刘在明为镇州节度使,加检校太师,部署如故;贝州 节度使、检校太傅李殷加检校太尉;定州节度使、检校太尉孙方简,府州节度使、 检校太傅折从阮,并加检校太师。丁丑,中书侍郎兼户部尚书、平章事李涛罢免, 勒归私第。时苏逢吉等在中书,枢密使杨邠、副枢密使郭威等,权势甚盛,中书每 有除授,多为邠等所抑。涛不平之,因上疏请出邠等,以籓镇授之,枢密之务,宜 委逢吉、禹珪。疏入,邠等知之,乃见太后泣诉其事,太后怒,涛由是获谴。先是, 中书厨釜鸣者数四,未几,涛罢免。西道诸州奏,河中李守贞谋叛,发兵据潼关。

河府李守贞、凤翔王景崇、永兴赵思绾等,比与国家素无雠衅,偶因疑惧,遂 至叛违。然以彼之生灵,朕之赤子,久陷孤垒,可念非辜,易子析骸,填沟委壑, 为人父母,宁不轸伤!但以屈己爱人,先王厚德,包垢含辱,列圣美谈,宜推济物 之恩,用广好生之道。其李守贞等,宜令逐处都部署分明晓谕,若能翻然归顺,朕 即待之如初,当保始终,享其富贵,明申信誓,固无改移。其或不顺推诚,坚欲拒 命,便可应时攻击,克日荡平。候收复城池,罪止元恶,其余诖误,一切不问。

  乾祐二年春正月乙巳朔,制曰:

夏四月辛巳,陕州兵马监押王玉奏,收复潼关。定州孙方简奏,三月二十七日, 契丹弃定州遁去。壬午,以枢密使杨邠为中书侍郎兼吏部尚书、平章事,使如故; 以副枢密使郭威为枢密使,加检校太尉;三司使王章加检校太尉、同平章事。郢州 刺史尹实奏,荆南起兵在境上,欲攻城。是日,以澶州节度使郭从义为永兴军一行 兵马都部署。时供奉官时知化、王益,自凤翔部署前永兴节度使赵赞部下牙兵赵思 绾等三百余人赴阙,三月二十四日,行次永兴,思绾等作乱,突入府城,据城以叛, 故命从义帅师以讨之。甲申,王景崇奏,赵思绾叛,见起兵攻讨。丁亥,幸道宫、 佛寺祷雨。戊子,东南面兵马都元帅、两浙节度使、检校太师、兼中书令、吴越国 王钱宏倧加诸道兵马都元帅,天策上将军、湖南节度使、检校太师、兼中书令、楚 王马希广加守中书令,以陕州节度使白文珂为河中府城下一行都部署。庚寅,宰臣 窦贞固、苏逢吉、苏禹珪并进封开国公。辛卯,削夺李守贞在身官爵。甲午,以翰 林学士承旨、户部侍郎王仁裕为户部尚书,以翰林学士、左散骑常侍张沆为工部尚 书,以翰林学士、中书舍人范质为户部侍郎,以枢密直学士、尚书比部员外郎王度 为祠部郎中,并依前充职。以侍卫步军都指挥使尚洪迁充西南面行营都虞候,以客 省使王峻为西南面行营兵马都监。戊戌,以宣徽南院使扈彦珂为左金吾上将军。庚 子,以左金吾大将军、充两街使、检校太傅刘承赟为徐州节度使。甲辰,以宣徽北 院使薛可言为右金吾上将军,以皇城使李晖为宣徽南院使。乙巳,定州节度使孙方 简奏,复入于本州。初,方简为狼山寨主,叛晋归契丹,及契丹降中渡之师,乃以 方简为定州节度使。契丹主死,永康王嗣位,即以蕃将耶律忠代之,移方简为云州 节度使,方简不受命,遂归狼山。高祖至阙,方简归款,复以中山命之。是岁三月 二十七日,契丹弃定州,隳城壁,焚室庐,尽驱人民入蕃,惟余空城瓦砾而已。至 是,方简自狼山回保定州。是月,河决原武县,河北诸州旱,徐州饿死民九百三十 有七。

重念征讨已来,劳役滋甚,兵犹在野,民未息肩,急赋繁征,财殚力匮。矜恤 之泽,未被于疲羸;愁叹之声,几盈于道路。即俟边锋少弭,国患渐除,当议优饶, 冀获苏息。诸道籓侯郡守等,咸分寄任,共体忧劳,更宜念彼疮痍,倍加勤恤,究 乡闾之疾苦,去州县之烦苛,劝课耕桑,省察冤滥,共恢庶政,用副忧劳。凡百臣 僚,当体朕意。

  朕以渺躬,获缵洪绪,念守器承祧之重,怀临深履薄之忧。属以天道犹艰,王室多故,天降重戾,国有大丧,奸臣乐祸以图危,群寇幸灾而伺隙,力役未息,兵革方殷。朕所以尝胆履冰,废飧辍寐,虽居亿兆之上,不以九五为尊,渐冀承平,永安遐迩。内则禀太后之慈训,外则仗多士之忠勋,股肱叶谋,爪牙宣力。西摧三叛,抚其背而扼其喉;北挫诸蕃,断其臂而折其脊。次则巴、邛啸聚,淮、海猖狂,才闻矢接锋交,已见山摧岸沮,寇难少息,师徒无亏。兼以修奉园陵,崇建宗庙,右贤左戚,同寅协恭,多事之中,大礼无阙,负荷斯重,哀感良深。

五月己酉朔,国子监奏,《周礼》、《仪礼》、《公羊》、《穀梁》四经未有 印板,欲集学官考校雕造。从之。己未,回鹘遣使朝贡。丁卯,前翰林学士徐台符 自幽州逃归。乙亥,河决滑州鱼池。

壬子,赐前昭义军节度使张从恩衣一袭,金带、鞍马、彩帛等。时有投无名文 字诬告从恩者,故特有是赐,以安其心。乙卯,河府军前奏,今月四日夜,贼军偷 斫河西寨,捕斩七百余级。时蜀军自大散关来援王景崇,郭威自将兵赴岐下,将行, 戒白文珂、刘词等曰:“贼之骁勇,并在城西,慎为儆备。”既行,至华州,闻川 军退败,且忧文珂等为贼奔突,遂兼程而回。贼城内侦知郭威西行,于正月四日夜, 遣贼将王三铁等,《宋史·王继勋传》:继勋有武勇,在军阵常用铁鞭、铁槊、铁 楇,军中目为“王三铁”。率骁勇千余人,沿流南行,坎岸而登,为三道来攻。贼 军已入王师寨中,刘词极力拒之,短兵既接,遂败之。

  今以三阳布和,四序更始,宜申兑泽,允答天休,恤狱缓刑,赦过宥罪,当万物之莩甲,开三面之网罗,顺彼发生,以召和气。应乾祐二年正月一日昧爽已前,天下见禁罪人,除十恶五逆、官典犯赃、合造毒药、劫家杀人正身外,其余并放。

六月戊寅朔,日有食之。庚辰,以内客省使王峻为宣徽北院使,依前永兴城下 兵马都监。以冀州牢城指挥使张廷翰为冀州刺史,时廷翰杀本州刺史何行通,自知 州事,故有是命。甲申,以皇弟右卫大将军勋为兴元节度使、检校太尉、同平章事, 丰州节度使郭勋加检校太师。辛卯,永兴兵马都部署郭从义奏,得王景崇报,有兵 自陇州来,欲投河中,追袭至鄜城。荆南节度使高从诲上表归命,从诲尝拒朝命, 至是方遣牙将刘扶诣阙请罪。丙申,镇州奏,节度使刘在明卒。戊戌。以河阳节度 使武行德为镇州节度使,以宣徽南院使李晖为河阳节度使,以相州节度使王继宏为 贝州节度使。壬寅,荆南高从诲入贡谢恩,释罪。丙午,以前永兴军节度使王守恩 为西京留守。是月,河北旱,青州蝗。

二月丙子,诏:“诸道州府,所征乾祐元年夏秋苗亩上纽征白米秆草已纳外, 并放。”是日旦,黑雾四塞。丁丑夕,大风。乙酉,以前房州刺史李筠夫为鸿胪卿。 戊子,前右监门将军乔达,及其兄契丹伪命客省使荣等皆弃市。达,李守贞之妹婿 也,故皆诛之。庚寅,徐州巡检使成德钦奏,至峒峿镇遇淮贼,破之,杀五百人, 生擒一百二十人。戊戌,大雨霖。庚子,诏左谏议大夫贾纬等修撰高祖实录。

  河府李守贞、凤翔王景崇、永兴赵思绾等,比与国家素无雠衅,偶因疑惧,遂至叛违。然以彼之生灵,朕之赤子,久陷孤垒,可念非辜,易子析骸,填沟委壑,为人父母,宁不轸伤!但以屈己爱人,先王厚德,包垢含辱,列圣美谈,宜推济物之恩,用广好生之道。其李守贞等,宜令逐处都部署分明晓谕,若能翻然归顺,朕即待之如初,当保始终,享其富贵,明申信誓,固无改移。其或不顺推诚,坚欲拒命,便可应时攻击,克日荡平。候收复城池,罪止元恶,其余诖误,一切不问。

秋七月戊申朔,相州节度使王继宏杀节度判官张易,以讹言闻。是时,法尚深 刻,籓郡凡奏刑杀,不究其实,即顺其请,故当时从事鲜宾客之礼,重足一迹而事 之,犹不能免其祸焉。壬子,以工部侍郎李穀充西南面行营都转运使。乙卯,礼仪 使张昭上高祖庙尊号,献舞名并歌辞,舞曲请以“观德”为名,歌辞不录。丙辰, 以久旱,幸道宫、佛寺祷雨,是日大澍。开封言,阳武、雍丘、襄邑三县,蝗为瞿 鹆聚食,诏禁捕瞿鹆。庚申,枢密使郭威加同平章事。辛酉,沧州上言,自今 年七月后,幽州界投来人口凡五千一百四十七,北土饥故也。乙丑,以宣徽北院使 王峻为宣徽南院使,以内客省使吴虔裕为宣徽北院使。戊辰,以遂州节度使兼侍卫 亲军马军都指挥使李洪信为澶州节度使,以澶州节度使郭从义为永兴军节度使兼行 营都部署。庚午,故兵部尚书李怿赠尚书左仆射。镇州奏,准诏处斩节度副使张鹏 讫。鹏以一言之失,为鄴帅高行周所奏,故命诛之。乙亥,新授凤翔节度使赵晖奏, 与八作使王继涛领部下兵同赴凤翔。时王景崇拒命故也。

本文由文学文章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兵犹在野,校尉、检校长史李殷加检校尚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