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祖皇后李氏,赟谓道曰

- 编辑:冠亚体育官方入口-冠亚体育官方网站『HOME』 -

  高祖皇后李氏,赟谓道曰

魏王承训,字德辉,高祖之长子也。少温厚,美姿仪,高祖尤钟爱。在晋累官 至检校司空,国初授左卫上将军。高祖将赴洛,命承训北京大内巡检,未几,诏赴 阙,授开封尹、检校太尉、同平章事。以天福十二年十二月十一日薨于府署,年二 十六。高祖发哀于太平宫,哭之大恸,以至于不豫。是月,追封魏王。归葬于太原。

陈王承勋,高祖之幼子也。国初授右卫大将军。隐帝嗣位,加检校太尉、同平 章事,遥领兴元尹,俄代侯益为开封尹,进位检校太师、兼侍中。乾祐三年冬十一 月,萧墙之乱,隐帝崩,军情欲立勋为嗣。时勋已病,大臣及诸将请候勋起居,太 后令左右以卧榻舁之以见,诸将就视,知勋之不能兴,故议立刘赟。周广顺元年春 卒。周太祖下诏封陈王。

旧五代史卷一百五

新五代史卷一十八

蔡王信,高祖之从弟也。少从军,渐至龙武小校。汉祖镇并州,为兴捷军都将, 领龚州刺史、检校太保。国初,为侍卫马军都指挥使、检校太傅兼义成军节度使, 寻移镇许州,加太尉、同平章事。高祖寝疾大渐,杨邠受密旨遣信赴镇,信即时戒 路,不得奉辞,雨泣而去。隐帝即位,加检校太师。关辅贼平,就加侍中。信性昏 懦,黩货无厌,喜行酷法。掌禁军时,左右有犯罪者,召其妻子,对之脔割,令自 食其肉,或从足支解至首,血流盈前,而命乐对酒,无仁愍之色。未尝接延宾客。 在镇日,聚敛无度,会高祖山陵梓宫经由境上,信率掠吏民,以备迎奉,百姓苦之。 初,闻杀杨邠、史宏肇,遽启宴席,集参佐宾幕,令相致贺。曰:“我谓天无眼, 令我三年不能适意。主上孤立,几落贼手。诸公劝我一杯可也。”俄萧墙之变,忧 不能食。寻有太后令,言立湘阴公,即令其子往徐州奉迎。数日,陈思让率马军经 过城西,但令供顿,不敢出城。未几,澶州军变,王峻遣前申州刺史马铎领军赴州 巡检,铎引军入城,信惶惑自杀。广顺初,追封蔡王。

列传二  宗室

汉家人传第六

湘阴公赟,为徐州节度使。乾祐元年八月中,有云见五色。明年冬杪,有鸟翔 集于鲜碧堂庭树,黄质硃喙,金目青翼,绀趾黑尾,仅类于凤。有宾佐叹曰:“野 鸟入室,主人将去。”旬浃而不知所之。乾祐三年冬十一月,周太祖驻军于京师, 议立嗣君,奉太后诰,立赟为嗣。传诰之际,冯道笏坠于地,左右恶之。冯道至, 赟出郊迎,常所乘马比甚驯服,至是马蹄啮奔逸,人不可制,乃以他马代之,时以 为不祥。将离彭城,尝一日,天有白光一道自西来,照城中如昼,有声如雷,时人 谓之天裂;又有巨星坠于徐野,殷然有声,或谓之天狗。后赟果废死。案:《湘阴 公传》原本残阙,考《十国春秋·湘阴公传》云:湘阴公赟,世祖子也,高祖爱之, 以为己子。乾祐元年,拜武宁军节度使。二年,加同平章事。郭威既败慕容彦超于 北郊,隐帝遇弑,威入京师,谓诸大臣密相推戴,及见宰相冯道等,道殊无意。威 不得已,见道下拜,而道犹受拜如平时,徐劳之曰:“公行良苦。”威意色皆沮, 以为大臣未有推己意,又难于自立,因与王峻入白太后,推择汉嗣。群臣乃共奏曰: “武宁节度使赟,高祖爱以为子,宜立为嗣。”乃遣太师冯道率百官往迎,道揣威 意不在赟,直前问曰:“公此举由衷乎?”威指天为誓。道既行,语左右曰:“吾 生平不作谬语人,今谬语矣。”道见,传太后意召之。赟行至宋州,威已自澶州为 兵士拥还京师。王峻虑赟左右生变,遣侍卫马军指挥使郭崇威以兵七百骑卫赟。崇 威至宋州,赟登楼问崇威所以来之意,崇威曰:“澶州军变,惧未察之,遣崇威护 卫,非恶意也。”召崇威,崇威不敢进。冯道出与崇威语,崇威乃登楼见赟。时 护圣指挥使张令超帅步兵为赟宿卫,判官董裔说赟曰:“观崇威瞻视举措,必有异 谋。道路皆言郭威已为天子,而陛下深入不止,祸其至哉。请急召令超,谕以祸福, 使夜以兵劫崇威所属士卒,明日掠睢阳金帛,募士卒,北走太原。彼新定京邑,未 暇追我,此策之上也。”赟犹豫未决。是夕,崇威密诱令超归郭氏,尽夺赟部下兵。 郭威以书召道先归,留其副赵上交、王度奉赟入朝太后,道乃辞赟先还。赟谓道曰: “寡人此来,所恃者以公三十年旧相,是以不疑。”道默然。赟客将贾贞等数目道, 欲图之,赟曰:“勿草草,事岂出于公耶!”道已去,崇威乃幽赟于外馆,杀贾贞、 董裔及牙内都虞候刘福、孔目官夏昭度等。郭威已监国。太后乃下诏曰:“比者, 枢密使威,志安宗社,议立长君,以徐州节度使赟,高祖亲近,立为汉嗣,乃自籓 镇,召赴京师。虽诰命已行,而军情不附。天道在北,人心靡东,适当改卜之初, 俾应分士之命。赟可降授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师、上柱国,封湘阴公。”赟卒以 杀死。《五代史补》:郭忠恕,七岁童子及第,富有文学,尤工篆隶。尝有人于龙 山得鸟迹篆,忠恕一见,辄诵如宿习。乾祐中,湘阴公镇徐州,辟为推官。周祖之 入京师也,少主崩于北冈,周主命宰相冯道迎湘阴公,将立之。至宋州,高祖已为 三军推戴。忠恕知事变,乃正色责道曰:“令公累朝大臣,诚信著于天下,四方谈 士,无贤不肖皆以为长者,今一旦返作脱空汉,前功业并弃,令公之心安乎?”道 无言对。忠恕因劝湘阴公杀道以奔河东,公犹豫未决,遂及于祸。忠恕窜迹久之, 晚年尤好轻忽,卒以此败,坐除名配流焉。

  魏王承训,字德辉,高祖之长子也。少温厚,美姿仪,高祖尤钟爱。在晋累官至检校司空,国初授左卫上将军。高祖将赴洛,命承训北京大内巡检,未几,诏赴阙,授开封尹、检校太尉、同平章事。以天福十二年十二月十一日薨于府署,年二十六。高祖发哀于太平宫,哭之大恸,以至于不豫。是月,追封魏王。归葬于太原。

  ○高祖皇后李氏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陈王承勋,高祖之幼子也。国初授右卫大将军。隐帝嗣位,加检校太尉、同平章事,遥领兴元尹,俄代侯益为开封尹,进位检校太师、兼侍中。乾祐三年冬十一月,萧墙之乱,隐帝崩,军情欲立勋为嗣。时勋已病,大臣及诸将请候勋起居,太后令左右以卧榻舁之以见,诸将就视,知勋之不能兴,故议立刘赟。周广顺元年春卒。周太祖下诏封陈王。

  高祖皇后李氏,晋阳人也,其父为农。高祖少为军卒,牧马晋阳,夜入其家劫取之。高祖已贵,封魏国夫人,生隐帝。开运四年,高祖起兵太原,赏军士,帑藏不足充,欲敛于民。后谏曰:「方今起事,号为义兵,民未知惠而先夺其财,殆非新天子所以救民之意也。今后宫所有,请悉出之,虽其不足,士亦不以为怨也。」高祖为改容谢之。高祖即位,立为皇后。高祖崩,隐帝册尊为皇太后。

  蔡王信,高祖之从弟也。少从军,渐至龙武小校。汉祖镇并州,为兴捷军都将,领龚州刺史、检校太保。国初,为侍卫马军都指挥使、检校太傅兼义成军节度使,寻移镇许州,加太尉、同平章事。高祖寝疾大渐,杨邠受密旨遣信赴镇,信即时戒路,不得奉辞,雨泣而去。隐帝即位,加检校太师。关辅贼平,就加侍中。信性昏懦,黩货无厌,喜行酷法。掌禁军时,左右有犯罪者,召其妻子,对之脔割,令自食其肉,或从足支解至首,血流盈前,而命乐对酒,无仁愍之色。未尝接延宾客。在镇日,聚敛无度,会高祖山陵梓宫经由境上,信率掠吏民,以备迎奉,百姓苦之。初,闻杀杨邠、史宏肇,遽启宴席,集参佐宾幕,令相致贺。曰:「我谓天无眼,令我三年不能适意。主上孤立,几落贼手。诸公劝我一杯可也。」俄萧墙之变,忧不能食。寻有太后令,言立湘阴公,即令其子往徐州奉迎。数日,陈思让率马军经过城西,但令供顿,不敢出城。未几,澶州军变,王峻遣前申州刺史马铎领军赴州巡检,铎引军入城,信惶惑自杀。广顺初,追封蔡王。

  帝年少,数与小人郭允明、后赞、李业等游戏宫中,后数切责之。帝曰:「国家之事,外有朝廷,非太后所宜言也。」太常卿张昭闻之,上疏谏帝,请:「亲近师傅,延问正人,以开聪明。」帝益不省。其后,帝卒与允明等谋议,遂至于亡。

  湘阴公赟,为徐州节度使。乾祐元年八月中,有云见五色。明年冬杪,有鸟翔集于鲜碧堂庭树,黄质硃喙,金目青翼,绀趾黑尾,仅类于凤。有宾佐叹曰:「野鸟入室,主人将去。」旬浃而不知所之。乾祐三年冬十一月,周太祖驻军于京师,议立嗣君,奉太后诰,立赟为嗣。传诰之际,冯道笏坠于地,左右恶之。冯道至,赟出郊迎,常所乘马比甚驯服,至是马蹄啮奔逸,人不可制,乃以他马代之,时以为不祥。将离彭城,尝一日,天有白光一道自西来,照城中如昼,有声如雷,时人谓之天裂;又有巨星坠于徐野,殷然有声,或谓之天狗。后赟果废死。案:《湘阴公传》原本残阙,考《十国春秋·湘阴公传》云:湘阴公赟,世祖子也,高祖爱之,以为己子。乾祐元年,拜武宁军节度使。二年,加同平章事。郭威既败慕容彦超于北郊,隐帝遇弑,威入京师,谓诸大臣密相推戴,及见宰相冯道等,道殊无意。威不得已,见道下拜,而道犹受拜如平时,徐劳之曰:「公行良苦。」威意色皆沮,以为大臣未有推己意,又难于自立,因与王峻入白太后,推择汉嗣。群臣乃共奏曰:「武宁节度使赟,高祖爱以为子,宜立为嗣。」乃遣太师冯道率百官往迎,道揣威意不在赟,直前问曰:「公此举由衷乎?」威指天为誓。道既行,语左右曰:「吾生平不作谬语人,今谬语矣。」道见,传太后意召之。赟行至宋州,威已自澶州为兵士拥还京师。王峻虑赟左右生变,遣侍卫马军指挥使郭崇威以兵七百骑卫赟。崇威至宋州,赟登楼问崇威所以来之意,崇威曰:「澶州军变,惧未察之,遣崇威护卫,非恶意也。」フ俪缤,崇威不敢进。冯道出与崇威语,崇威乃登楼见赟。时护圣指挥使张令超帅步兵为赟宿卫,判官董裔说赟曰:「观崇威瞻视举措,必有异谋。道路皆言郭威已为天子,而陛下深入不止,祸其至哉。请急召令超,谕以祸福,使夜以兵劫崇威所属士卒,明日掠睢阳金帛,募士卒,北走太原。彼新定京邑,未暇追我,此策之上也。」赟犹豫未决。是夕,崇威密诱令超归郭氏,尽夺赟部下兵。郭威以书召道先归,留其副赵上交、王度奉赟入朝太后,道乃辞赟先还。赟谓道曰:「寡人此来,所恃者以公三十年旧相,是以不疑。」道默然。赟客将贾贞等数目道,欲图之,赟曰:「勿草草,事岂出于公耶!」道已去,崇威乃幽赟于外馆,杀贾贞、董裔及牙内都虞候刘福、孔目官夏昭度等。郭威已监国。太后乃下诏曰:「比者,枢密使威,志安宗社,议立长君,以徐州节度使赟,高祖亲近,立为汉嗣,乃自籓镇,召赴京师。虽诰命已行,而军情不附。天道
在北,人心靡东,适当改卜之初,俾应分士之命。赟可降授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师、上柱国,封湘阴公。」赟卒以杀死。《五代史补》:郭忠恕,七岁童子及第,富有文学,尤工篆隶。尝有人于龙山得鸟迹篆,忠恕一见,辄诵如宿习。乾祐中,湘阴公镇徐州,辟为推官。周祖之入京师也,少主崩于北冈,周主命宰相冯道迎湘阴公,将立之。至宋州,高祖已为三军推戴。忠恕知事变,乃正色责道曰:「令公累朝大臣,诚信著于天下,四方谈士,无贤不肖皆以为长者,今一旦返作脱空汉,前功业并弃,令公之心安乎?」道无言对。忠恕因劝湘阴公杀道以奔河东,公犹豫未决,遂及于祸。忠恕窜迹久之,晚年尤好轻忽,卒以此败,坐除名配流焉。

  初,帝与允明等谋诛杨邠、史弘肇等,议已定,入白太后。太后曰:「此大事也,当与宰相议之。」李业从旁对曰:「先皇帝平生言,朝廷大事,勿问书生。」太后深以为不可,帝拂衣而去,曰:「何必谋于闺门!」邠等死,周太祖起兵向京师,慕容彦超败于刘子陂,帝欲出自临兵,太后止之曰:「郭威本吾家人,非其危疑,何肯至此!今若按兵无动,以诏谕威,威必有说,则君臣之际,庶几尚全。」帝不从以出,遂及于难。

本文由文学文章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高祖皇后李氏,赟谓道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