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祖数召琦于便殿,高祖数召琦于便殿

- 编辑:冠亚体育官方入口-冠亚体育官方网站『HOME』 -

高祖数召琦于便殿,高祖数召琦于便殿

姚顗,字伯真,京兆万年人。曾祖希齐,湖州司功参军。祖宏庆,苏州刺史。 父荆,国子祭酒。顗少蠢,敦厚,靡事容貌,任其自然,流辈未之重,唯兵部侍郎 司空图深器之,以女妻焉。顗性仁恕,多为仆妾所欺,心虽察之,而不能面折,终 身无喜怒。不知钱百之为陌,黍百之为铢,凡家人市货百物,入增其倍,出减其半, 不询其由,无担石之储,心不陨获。唐末,随计入洛,出游嵩山,有白衣丈夫拜于 路侧,请为童仆。顗辞不纳。乃曰:“鬼神享于德,君子孚于信。余则鬼也,将以 托贤者之德,通化工之信,幸无辞焉。昔余掌事阴府,承命摄人之魂气,名氏同而 其人非,且富有寿算,复而归之,则筋骸已败,由是获谴,使不得为阳生。公中夏 之相辅也,今为谒中天之祠,若以某姓名求之,神必许诺。”顗因为之虔祷而还, 白衣迎于山下,曰:“余免其苦矣。”拜谢而退。顗次年擢进士第。梁贞明中,历 校书郎、登封令、右补阙、礼部员外郎,召入翰林,累迁至中书舍人。唐庄宗平梁, 以例贬复州司马,岁余牵复,授左散骑常侍,历兵吏部侍郎、尚书左丞。唐末帝即 位,讲求辅相,乃书朝中清望官十余人姓名置于瓶中,清夜焚香而挟之,既而得卢 文纪与顗,遂拜中书侍郎、平章事。制前一日,嵩山白衣来谒,谓顗曰:“公明日 为相。”其言无差,冥数固先定矣。高祖登极,罢相为刑部尚书,俄迁户部尚书。 天福五年冬卒,年七十五。赠左仆射。子惟和嗣。顗疏于财,而御家无术,既死, 敛葬之资不备,家人俟赙物及鬻第方能举丧而去。士大夫爱其廉而鄙其拙。

高祖数召琦于便殿,高祖数召琦于便殿。吕琦,字辉山,幽州安次人也。祖寿,瀛州景城主簿。父兗,沧州节度判官, 累至检校右庶子。刘守光攻陷沧州,琦父兗被擒,族之。琦时年十五,为吏追摄, 将就戮焉。有赵玉者,幽、蓟之义士也,久游于兗之门下,见琦临危,乃绐谓监者 曰:“此子某之同气也,幸无滥焉。”监者信之,即引之俱去。行一舍,琦困于徒 步,以足病告,玉负之而行,逾数百里,因变姓名,乞食于路,乃免其祸。年弱冠, 以家门遇祸,邈无所依,乃励志勤学,多游于汾、晋。唐天祐中,庄宗方开霸府, 翘伫贤士,墨制授琦代州军事判官,秩满归太原,监军使张承业重琦器量,礼遇尤 厚。天成初,拜琦殿中侍御史,迁驾部员外郎,兼侍御史知杂事。会河阳帑吏窃财 事发,诏军巡院鞫之。时军巡使尹训怙势纳赂,枉直相反,俄有诉冤于阙下者,诏 琦按之,既验其奸,乃上言请治尹训,沮而不行。琦连奏不已,训知其不免,自杀 于家,其狱遂明,蒙活者甚众,自是朝廷多琦之公直。高祖建义于太原,唐末帝幸 怀州,赵德钧驻军于团柏谷,末帝以琦尝在德钧幕下,因令赍都统使官告以赐之, 且犒其军焉。及观军于北陲,馆于忻州,会晋祖降下晋安寨,遣使告于近郡,琦适 遇其使,即斩之以闻,寻率郡兵千人间道而归。高祖入洛,亦弗之责,止改授秘书 监而已。天福中,预修《唐书》,权掌选部,皆有能名焉。累迁礼部、刑部、户部、 兵部侍郎,阶至金紫光禄大夫,爵至开国子。

冠亚体育官方入口,旧五代史卷九十二

旧五代史卷九十二

琦美风仪,有器概,虽以刚直闻于时,而内实仁恕。初,高祖谋求辅相,时宰 臣李崧力荐琦于高祖,云可大用。高祖数召琦于便殿,言及当世事,甚奇之,方将 倚以为相,忽遇疾而逝,人皆惜之。

列传七

列传七

梁文矩,字德仪,郓州人。父景,秘书少监。梁福王友璋好接宾客,文矩少游 其门,初试太子校书,转秘书郎。友璋领郓州,奏为项城令,及移镇徐方,辟为从 事。友璋卒,改兗州观察判官。时庄宗遣明宗袭据郓州,文矩以父母在郓,一旦隔 越,不知存亡,为子之情,恋望如灼,遂间路归郓,寻谒庄宗。庄宗喜之,授天平 军节度掌书记,在明宗幕下。明宗历汴、恆二镇,皆随府迁职。天成初,授右谏议 大夫,知宣武军军州事,历御史中丞、吏部侍郎、礼部尚书、西都副留守,判京兆 府事,继改兵部尚书。文矩以尝事霸府,每怀公辅之望。时高祖自外镇入觐,尝荐 于明宗曰:“梁文矩早事陛下,甚有勤劳,未升相辅,外论慊之。”明宗曰:“久 忘此人,吾之过也。”寻有旨降命,会丁外忧而止。清泰初,拜太常卿。高祖即位, 授吏部尚书,改太子少师。文矩喜清静之教,聚道书数千卷,企慕赤松、留侯之事, 而服食尤尽其善。后因风痹,上章请退,以太子太保致仕,居洛阳久之。天福八年, 以疾卒,时年五十九。赠太子太傅。

  姚顗,字伯真,京兆万年人。曾祖希齐,湖州司功参军。祖宏庆,苏州刺史。父荆,国子祭酒。顗少蠢,敦厚,靡事容貌,任其自然,流辈未之重,唯兵部侍郎司空图深器之,以女妻焉。顗性仁恕,多为仆妾所欺,心虽察之,而不能面折,终身无喜怒。不知钱百之为陌,黍百之为铢,凡家人市货百物,入增其倍,出减其半,不询其由,无担石之储,心不陨获。唐末,随计入洛,出游嵩山,有白衣丈夫拜于路侧,请为童仆。顗辞不纳。乃曰:「鬼神享于德,君子孚于信。余则鬼也,将以托贤者之德,通化工之信,幸无辞焉。昔余掌事阴府,承命摄人之魂气,名氏同而其人非,且富有寿算,复而归之,则筋骸已败,由是获谴,使不得为阳生。公中夏之相辅也,今为谒中天之祠,若以某姓名求之,神必许诺。」顗因为之虔祷而还,白衣迎于山下,曰:「余免其苦矣。」拜谢而退。顗次年擢进士第。梁贞明中,历校书郎、登封令、右补阙、礼部员外郎,召入翰林,累迁至中书舍人。唐庄宗平梁,以例贬复州司马,岁余牵复,授左散骑常侍,历兵吏部侍郎、尚书左丞。唐末帝即位,讲求辅相,乃书朝中清望官十余人姓名置于瓶中,清夜焚香而挟之,既而得卢文纪与顗,遂拜中书侍郎、平章事。制前一日,嵩山白衣来谒,谓顗曰:「公明日为相。」其言无差,冥数固先定矣。高祖登极,罢相为刑部尚书,俄迁户部尚书。天福五年冬卒,年七十五。赠左仆射。子惟和嗣。顗疏于财,而御家无术,既死,敛葬之资不备,家人俟赙物及鬻第方能举丧而去。士大夫爱其廉而鄙其拙。

  姚顗,字伯真,京兆万年人。曾祖希齐,湖州司功参军。祖宏庆,苏州刺史。父荆,国子祭酒。顗少蠢,敦厚,靡事容貌,任其自然,流辈未之重,唯兵部侍郎司空图深器之,以女妻焉。顗性仁恕,多为仆妾所欺,心虽察之,而不能面折,终身无喜怒。不知钱百之为陌,黍百之为铢,凡家人市货百物,入增其倍,出减其半,不询其由,无担石之储,心不陨获。唐末,随计入洛,出游嵩山,有白衣丈夫拜于路侧,请为童仆。顗辞不纳。乃曰:「鬼神享于德,君子孚于信。余则鬼也,将以托贤者之德,通化工之信,幸无辞焉。昔余掌事阴府,承命摄人之魂气,名氏同而其人非,且富有寿算,复而归之,则筋骸已败,由是获谴,使不得为阳生。公中夏之相辅也,今为谒中天之祠,若以某姓名求之,神必许诺。」顗因为之虔祷而还,白衣迎于山下,曰:「余免其苦矣。」拜谢而退。顗次年擢进士第。梁贞明中,历校书郎、登封令、右补阙、礼部员外郎,召入翰林,累迁至中书舍人。唐庄宗平梁,以例贬复州司马,岁余牵复,授左散骑常侍,历兵吏部侍郎、尚书左丞。唐末帝即位,讲求辅相,乃书朝中清望官十余人姓名置于瓶中,清夜焚香而挟之,既而得卢文纪与顗,遂拜中书侍郎、平章事。制前一日,嵩山白衣来谒,谓顗曰:「公明日为相。」其言无差,冥数固先定矣。高祖登极,罢相为刑部尚书,俄迁户部尚书。天福五年冬卒,年七十五。赠左仆射。子惟和嗣。顗疏于财,而御家无术,既死,敛葬之资不备,家人俟赙物及鬻第方能举丧而去。士大夫爱其廉而鄙其拙。

史圭,常山人也。其先与王武俊来于塞外,因家石邑。高祖曾,历镇阳牙校。 父钧,假安平、九门令。圭好学工诗,长于吏道。唐光化中,历阜城、饶阳尉,改 房子、宁晋、元氏、乐寿、博陆五邑令。为宁晋日,擅给驿廪,以贷饥民,民甚感 之。及为乐寿令,里人为之立碑。同光中,任圜为真定尹,擢为本府司录,不应命。 郭崇韬领其地,辟为从事,及明宗代崇韬,以旧职縻之。明宗即位,入为文昌正郎, 安重诲荐为河南少尹,判府事,寻命为枢密院直学士。时圭以受知于重诲,重诲奏 令圭与同列阎至俱升殿侍立,以备顾问,明宗可之。寻自左谏议大夫拜尚书右丞, 有入相之望。圭敏于吏事,重诲本不知书,为事刚愎,每于明宗前可否重务,圭恬 然终日,不能剖正其事。长兴中,重诲既诛,圭出为贝州刺史,未几罢免,退归常 山。由是闭门杜绝人事,虽亲戚故人造者不见其面,每游别墅,则乘妇人氈车以自 蔽匿,人莫知其心。高祖登极,征为刑部侍郎,判盐铁副使,皆宰臣冯道之奏请也。 始圭在明宗时为右丞,权判铨事,道在中书,尝以堂判衡铨司所注官,圭怒,力争 之,道亦微有不足之色,至是圭首为道所举,方愧其度量远不及也。旋改吏部侍郎, 分知铨事,而圭素保廉守节,大著公平之誉。

  吕琦,字辉山,幽州安次人也。祖寿,瀛州景城主簿。父兗,沧州节度判官,累至检校右庶子。刘守光攻陷沧州,琦父兗被擒,族之。琦时年十五,为吏追摄,将就戮焉。有赵玉者,幽、蓟之义士也,久游于兗之门下,见琦临危,乃绐谓监者曰:「此子某之同气也,幸无滥焉。」监者信之,即引之俱去。行一舍,琦困于徒步,以足病告,玉负之而行,逾数百里,因变姓名,乞食于路,乃免其祸。年弱冠,以家门遇祸,邈无所依,乃励志勤学,多游于汾、晋。唐天祐中,庄宗方开霸府,翘伫贤士,墨制授琦代州军事判官,秩满归太原,监军使张承业重琦器量,礼遇尤厚。天成初,拜琦殿中侍御史,迁驾部员外郎,兼侍御史知杂事。会河阳帑吏窃财事发,诏军巡院鞫之。时军巡使尹训怙势纳赂,枉直相反,俄有诉冤于阙下者,诏琦按之,既验其奸,乃上言请治尹训,沮而不行。琦连奏不已,训知其不免,自杀于家,其狱遂明,蒙活者甚众,自是朝廷多琦之公直。高祖建义于太原,唐末帝幸怀州,赵德钧驻军于团柏谷,末帝以琦尝在德钧幕下,因令赍都统使官告以赐之,且犒其军焉。及观军于北陲,馆于忻州,会晋祖降下晋安寨,遣使告于近郡,琦适遇其使,即斩之以闻,寻率郡兵千人间道而归。高祖入洛,亦弗之责,止改授秘书监而已。天福中,预修《唐书》,权掌选部,皆有能名焉。累迁礼部、刑部、户部、兵部侍郎,阶至金紫光禄大夫,爵至开国子。

  吕琦,字辉山,幽州安次人也。祖寿,瀛州景城主簿。父兗,沧州节度判官,累至检校右庶子。刘守光攻陷沧州,琦父兗被擒,族之。琦时年十五,为吏追摄,将就戮焉。有赵玉者,幽、蓟之义士也,久游于兗之门下,见琦临危,乃绐谓监者曰:「此子某之同气也,幸无滥焉。」监者信之,即引之俱去。行一舍,琦困于徒步,以足病告,玉负之而行,逾数百里,因变姓名,乞食于路,乃免其祸。年弱冠,以家门遇祸,邈无所依,乃励志勤学,多游于汾、晋。唐天祐中,庄宗方开霸府,翘伫贤士,墨制授琦代州军事判官,秩满归太原,监军使张承业重琦器量,礼遇尤厚。天成初,拜琦殿中侍御史,迁驾部员外郎,兼侍御史知杂事。会河阳帑吏窃财事发,诏军巡院鞫之。时军巡使尹训怙势纳赂,枉直相反,俄有诉冤于阙下者,诏琦按之,既验其奸,乃上言请治尹训,沮而不行。琦连奏不已,训知其不免,自杀于家,其狱遂明,蒙活者甚众,自是朝廷多琦之公直。高祖建义于太原,唐末帝幸怀州,赵德钧驻军于团柏谷,末帝以琦尝在德钧幕下,因令赍都统使官告以赐之,且犒其军焉。及观军于北陲,馆于忻州,会晋祖降下晋安寨,遣使告于近郡,琦适遇其使,即斩之以闻,寻率郡兵千人间道而归。高祖入洛,亦弗之责,止改授秘书监而已。天福中,预修《唐书》,权掌选部,皆有能名焉。累迁礼部、刑部、户部、兵部侍郎,阶至金紫光禄大夫,爵至开国子。

圭前为河南少尹日,有嵩山术士遗圭石药如斗,谓圭曰:“服之可以延寿,然 不可中辍,辍则疾作矣。”圭后服之,神爽力健,深宝惜焉。清泰末,圭在常山, 遇秘琼之乱,时贮于衣笥,为贼所劫,后不复得。天福中,疾生胸臆之间,常如火 灼,圭知不济,求归乡里,诏许之。及涉河,竟为药气所蒸,卒于路,归葬石邑, 时年六十八。

  琦美风仪,有器概,虽以刚直闻于时,而内实仁恕。初,高祖谋求辅相,时宰臣李崧力荐琦于高祖,云可大用。高祖数召琦于便殿,言及当世事,甚奇之,方将倚以为相,忽遇疾而逝,人皆惜之。

  琦美风仪,有器概,虽以刚直闻于时,而内实仁恕。初,高祖谋求辅相,时宰臣李崧力荐琦于高祖,云可大用。高祖数召琦于便殿,言及当世事,甚奇之,方将倚以为相,忽遇疾而逝,人皆惜之。

本文由文学文章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高祖数召琦于便殿,高祖数召琦于便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