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敌人为什么叫你们狼牙,要是没有这个鸟大队陈

- 编辑:冠亚体育官方入口-冠亚体育官方网站『HOME』 -

敌人为什么叫你们狼牙,要是没有这个鸟大队陈

我还穿着我的陆军制式丛林迷彩作训服穿着胶鞋一个人坐在车库里。但是我不害怕。因为我是为了我的陈排!我要报复这个鸟大队!然后车响,狗头高中队进来了。我就起立,毕竟他是少校,部队的规矩我要遵守。狗头高中队看我半天:“跟我走。”我就拿自己的东西。“不用拿你的东西,有人要见你。”我很纳闷,谁啊?狗头高中队一句话不说就出去了。去就去!怕个鸟!顶多是找人锤我又不敢锤死我!我就出去了一屁股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高中队一言不发开车。车子经过了我的兄弟坐的卡车。马达着急的看我。弟兄们都着急的看我,连那三个少尉都着急的看我。全都站了起来。但是我不害怕,我回忆当时的神态鸟的绝对是不可一世。我把这个自从成立以来就鸟气冲天的特种大队狠狠的玩了一把!虽然我自己也付出了很多代价,但是我不后悔!因为我为我的陈排报仇了!车子进了自动的铁门。一个崭新的世界打开了。其实打开了,你就发现,也是解放军营房。只是人不一样。我看见兵楼门口,各个中队分队的老鸟都穿着配着彩色臂章和胸条的迷彩服和贝雷帽,大牛皮靴子擦的增亮,抱着那种弹匣子在后面的自动步枪准备列队点名,显然在准备即将开始的新队员授枪入队仪式。他们的脸和我们连的弟兄一样,都是黝黑消瘦朴实的。憨憨的笑着互相说着话,也跟兄弟一样。带队的干部也是很和蔼的和弟兄们说话不时看表看看差不多了一吹哨子。马上全都安静。队伍横成行竖成列显示良好的军人素质。军姿站如松挺胸脯显示优良的军人作风。报数一二三四直到最后一个喊的山响显示勇猛的军人气质。然后在各自的兵楼前先唱个歌子过得硬的连队过的硬的兵预备——起!过得硬的连队过得硬的兵,过得硬的战士样样红……把歌子唱的跟狼嚎一样,我熟悉的军人队列合唱艺术。我有些诧异。不像想象中那么操蛋啊?都是跟我们一样的兵啊?就是都是士官而已啊?但是我知道我不属于这里。我属于我的小步兵团里面的侦察连,属于我的苗连,我的陈排。还有我的小影。总之我不属于这个鸟特种大队!他们再好也是鸟大队不属于我我也不属于他!我心一横什么都不看就坐车进去。我们过了特种障碍场过了停在角落的那架破民航客机壳子过了用来滑降训练的高铁塔还过了好多我没有见过的劳什子。但是我不为所动。高中队一言不发脸色铁青但是我知道他气的够呛。我是不是作的过分了?我心里有点内疚,但是一想起我的陈排的腿……不!陈排的腿就是为了这个鸟大队残废的!要是没有这个鸟大队陈排就不会残废!我就心硬了爱谁谁吧反正就100多斤了想怎么锤怎么锤吧。车开到一个僻静的角落,松柏成行,路边有花圃,种着白色的兰花,我没有想到这个鸟大队有这种显得很有情调的地方。我正诧异,车在穿着毛料制服的卫兵之处的一个门口停下了。高中队下车:“下来!”我就下。他不理我,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卫兵给他敬礼但是我一过来就放下了。我还得给他们敬礼因为他们是班长。然后我走上一个很长的台阶,迎面的一个小小的广场上有一堵墙,墙上刻满了字。最上面三个大字:“荣誉墙”。墙前面有一个长明灯,两边都有穿着毛料制服的卫兵站岗一动不动表情严肃。我就再是新兵也知道这是任何部队老祖宗安息的地方,但是我不知道这个狗头大队会有这么多安息的烈士吗?我们没有在这堵墙前面停留直接绕过去到了一个大厅前面。我诧异的发现除了卫兵,那个广东士官也站在门口一身迷彩大牛皮靴子挎着手枪。我高兴了碰见熟人了起码不会挨锤了我向他笑。他根本不理会我。我很纳闷怎么了这就不认识了?送花儿给我的时候多热情啊?我来不及多想,就跟高中队进去了。但是高中队不进去,就在门口站着:“有人等你。”我一怔,但是一想进就进大不了一阵锤而已。我就进去了。卫兵就在后面把门关上了。满墙的照片,都是军人,有黑白的,有彩色的,有战争环境的,有和平环境的。都是年轻的脸孔。我来不及细看,因为我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一个宽广的背影。军工老大哥!原来你想见我?我想喊但是又停住了。这个背影站在墙上的照片前面看着,什么都不说。他也穿着迷彩服黑色贝雷帽大牛皮靴子,我开始诧异了——军工有这么牛逼吗?一个少校中队长来接我?那个背影站在那儿一动不动。我又看见他的旁边丢着新的叠的好好的迷彩服,贝雷帽、臂章和胸条还有宽腰带都放在上面,那双跟我脚一样大的牛皮军靴就整齐的摆在旁边。我就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军工老大哥慢慢转过身。我看见了黑色贝雷帽下面的大黑脸。但是没有笑容,是……伤心!是的,深深被刺痛以后的伤心。然后我看见了他的军官绿色软肩章……两个黄色杠杠,三颗黄色星星……上校!我傻眼了。大黑脸就那么看着我。严肃的但是掩饰不住的伤心。那种伤心我一辈子忘记不了。我一下子失语了,我知道在狗头大队只有大队长和政委是上校,但是政委去北京开会了所以面前只能是大队长。我脑子怎么也没反应过来——军工老大哥等于特种大队上校大队长?!大黑脸看我半天,开口了,声音还是那么浑厚低沉,但是还是能听出来被深深刺痛后的伤心,深深的伤心。大黑脸看着我,缓缓的低沉的严肃的但是却伤心的问:“你为什么不当我的兵?”

特种部队大院。高中队的越野车开进来。荣誉墙是一面刻着烈士名字的黑色墙壁,上面有一个闪电利剑的特种部队标志,还有一个狼牙特种部队的标志。跟前,两个黑色贝雷帽战士手持武器,肃立墙边。一盏长明灯在摇曳。越野车缓缓停在荣誉墙前。小庄跟着高中队下车,绕过荣誉墙走向后面的荣誉室。荣誉室门口,小庄曾见过的那个黑脸志愿兵目不斜视地站在门口。小庄纳闷地看着他。高中队在门口站在了:“有人在里面等你。”小庄纳闷地看看高中队,进去了。屋里是满墙的照片。有彩色的,有黑白的,有战争的,有训练的……屋子中间站着一个穿着迷彩服戴着黑色贝雷帽的背影。他面对一面弹痕累累的满是签名的国旗站着。小庄的制服和靴子放在他的身边。背影慢慢转身,转过来的是一张大黑脸。小庄惊喜地喊:“军……”他猛地看清了大黑脸佩戴着的上校软肩章,他又看看他的黑色贝雷帽,小庄呆住了。大黑脸——何志军大队长转过身,用缓慢低沉满是伤心的声音问:“你为什么不当我的兵?”小庄傻眼了。“自我军区特种大队组建以来,你是第一个以列兵身份来受训并通过全部考核而获得入队资格的!但是,你也是第一个在通过考核以后,自愿放弃特种大队的队员资格的!”小庄不敢说话。何志军在他面前慢慢踱步:“告诉我——为了什么?”小庄颤抖嘴唇,说不出话来。“为了你的喜娃?陈排?苗连?还是你自己的报复心理?”小庄还是不说话。“你知道你的喜娃、你的陈排、你的苗连——他们是为了什么?”小庄摇头。何志军的语气缓和下来:“上回你给我讲了你的兄弟,我说以后我给你讲讲我的兄弟——我当时以为还有时间,但是现在你要走,我只能现在讲给你——你听吗?”何志军转向墙上的照片:“左手第一排第一张照片,是我的好兄弟张小海,牺牲的时候34岁,是我们军区轮战的12侦察大队的特种侦察一连连长。他牺牲的时候孩子刚刚11岁,妻子常年患病在家,留下一个将近60岁的老母亲,靠糊火柴盒和他牺牲后的抚恤金度日,一直到今天!”张小海穿着迷彩服,含笑看着小庄。小庄的嘴唇翕动着。“左数第二排第三张照片,是我的老部下梁山。牺牲的时候24岁,我的特种侦察一连一排长。为了在撤退的时候吸引敌人的追兵,主动要求留下阻击敌人,把将近200名追剿的敌军吸引到另外的方向——在他完成任务后被包围,子弹打光了,就用刺刀,冲锋枪被夺走,就用匕首,最后有三个敌人把他按在地上,他拉响了胸前的光荣弹,和敌人同归于尽。他上前线之前刚刚结婚半年,是在新婚蜜月的时候接到参加军区侦察大队的命令的!牺牲之后留下了妻子和一个遗腹子,他的妻子至今未婚,含辛茹苦养育着烈士的后代!”梁山的眼如水一般看着小庄。小庄的眼泪在打转。何志军转向另外一面:“你看这个——右数第四排第一个,他叫王军,12侦察大队的战士,我的兵!为了排除前方的地雷,用他自己的血肉之躯给我们开辟了一条前进的道路!你知道他牺牲的时候多大?17岁,比你还小将近一岁!他的父亲,一个朴实的农村老人,把他养育**,送到部队,然后又义无反顾的送上战场!他牺牲以后,当地民政部门问他有什么要求?你知道他唯一的要求是什么——把儿子的骨灰给自己一半,让他也能天天陪着自己!睡觉的时候,骨灰盒就在他的枕头边,干活的时候,骨灰盒就在他的地头他喝水的地方为什么?他想儿子的时候就跟骨灰盒说话!”王军那双孩子气十足的脸笑容满面,眼睛朴素无华。小庄的眼泪溢出来。何志军的手指向满屋子的照片:“你看看我的兄弟!这满屋子的都是我的兄弟!——这是牺牲在战场上的——这是抗洪抢险的时候为了抢出老百姓的一只小绵羊而被洪峰卷走的!就是为了一只小绵羊!我的一个战士牺牲了!他才21岁,连对象都没有谈过!你看看他们!你好好看看他们!”小庄的眼泪哗啦啦流出来,他哭出了声音。“你知道你的苗连你的陈排,他们为了什么瞎了一只眼睛为了什么残疾了?你知道吗?”小庄哭着摇头。何志军冷笑:“你连这个都不知道,还好意思跟我说你是一个汉子?好意思说你是一个侦察兵?好意思说你是一个人民解放军的列兵?”小庄哭得说不出话来。何志军怒吼:“我告诉你,他们为什么什么!”他的手刷地指向那面弹痕累累签满名字的五星红旗:“就是为了这个!他们全是为了这面旗帜!你认识吗?”何志军大怒:“你不认识!你认识个屁!这是什么?这是军人的信仰!你连这个都不认识,你还好意思说你跟你的苗连、你的陈排是兄弟?”他指着满屋子的照片:“现在你告诉他们!告诉他们你不愿意跟他们作兄弟!你告诉他们你脑子只有你那个侦察连的几十个兄弟!你说!你告诉他们——你告诉他们除了那个侦察连,没有人配得上当你的兄弟!你说!”小庄大声地哭着:“大队长……”何志军断然打断他:“你不配叫我大队长!你不是我的兵!你不是我的兄弟!你甚至根本不配是一个军人——你就是一个混蛋!你知道你刺伤的是什么?是我吗?不是!是他们!是军人的信仰!军人的荣誉!是他们这些老前辈这些我的好兄弟!我们为什么叫‘狼牙’?这个称号怎么来的?是敌人叫出来的!敌人为什么叫我们这个?是因为我们准我们狠我们的弟兄不怕死我们的弟兄敢去死!你知道什么是兄弟吗?你也配叫你的苗连你的陈排这些真正的军人是兄弟?你现在就告诉这满屋子的英魂——他们不配作你的兄弟!”小庄哭着啪地跪下,他泣不成声,在地上撞击着自己的额头。何志军的眼中也隐隐有泪花。他声音低沉地说:“现在距离授枪入队仪式还有半小时!我说实话,我现在就想把你一脚踢出我的大队!但是我给你这个还没有满18岁的小混蛋一次机会!半小时后,或者你穿好我们狼牙的狼皮给我站到操场上;或者就给我滚出去!我的司机会送你去车站。为什么他送你?因为别人送的话你的车会被拦住,你会被这成千兄弟的唾沫星子淹死!”何志军说完大步就出去了,门在他身后合上。小庄面对满屋子的忠魂,跪在地上嚎啕大哭。照片上的年轻人们笑着看着他。小庄抬眼,愧疚不已。那面弹痕累累的五星红旗上,都是毛笔写的名字。小庄给国旗磕头,三个响头。再起来时,额头上都是鲜血。他伸手拿起特种部队迷彩服,穿上。系靴带。扣扣子。他光着头,拿起黑色贝雷帽,转身没命地奔跑。他跑入大操场。上千特战队员头戴黑色贝雷帽,武装列队。特战队员们无声地凝视小庄。何志军站在阅兵台上,脸色严肃。背后是一面巨大的军旗。菜鸟面对军旗,站在阅兵台下,小庄跑过去,戴好黑色贝雷帽站在队列尾部。国旗在猎猎飘舞。何志军嘶哑着声音吼:“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南战区狼牙特种大队本年度新队员入队仪式——开始!升国旗,唱国歌——”三名仪仗兵手持国旗开始升旗,红色的国旗冉冉升起。小庄跟着弟兄们高唱国歌。升旗仪式完毕,队员们逐个上观礼台,何志军把胸条和臂章给菜鸟们戴上。耿继辉庄严敬礼:“忠于祖国!忠于人民!”何志军还礼。他给小庄戴上胸条和臂章,注视着他的眼:“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一个特种兵了!希望你继续努力,列兵!”小庄庄严敬礼:“忠于祖国!忠于人民!”何志军面无表情,敬礼。……国旗在空中猎猎飘舞。小庄和菜鸟们回到台下,他们的脸色很神圣。何志军向后转,面对军旗举起右拳:“我宣誓——”高中队举起右拳:“我宣誓——”老兵们一起举起右拳,面对军旗:“我宣誓——”菜鸟们一起举起右拳,面对军旗:“我宣誓——”他们在国旗下,背对那面巨大的军旗,一起高喊誓词:“我宣誓——我是中国陆军特种兵,中国人民解放军海陆空三军最精锐的战士!我将勇敢面对一切挑艰苦和危险,无论是来自训练还是实战!无论面对什么危险,我都将保持冷静,并且勇敢杀敌!无论发生什么情况,我都将牢记自己的誓言,甘做军人表率,绝不屈服!如果需要,我将为国效忠!如果必要——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吼声在大操场上空久久盘旋。上千特战队员鸦雀无声。小庄等菜鸟也鸦雀无声。何志军突然怒吼:“你们是什么?”特战队员齐吼:“狼牙!——”菜鸟们都是一震。何志军继续吼:“你们的名字谁给的?”“敌人!——”“敌人为什么叫你们狼牙?”“因为我们准!因为我们狠!因为我们不怕死!因为我们敢去死!——”菜鸟们睁大眼,心潮澎湃。何志军看着菜鸟:“记住了吗?”菜鸟齐声回答:“记住了!”何志军面对整个方阵:“你们是什么?”小庄跟着大家扯着嗓子吼:“狼牙!——”“你们的名字谁给的?”“敌人!——”“敌人为什么叫你们狼牙?”“因为我们准!因为我们狠!因为我们不怕死!因为我们敢去死!——”声音在回荡。久久不绝。

我就不说那个综合测验了故事太多了,我可以单独写一个中篇出来。咱们以后有时间我慢慢写但是现在还是赶紧走故事,非典要完了我还写不完的话好多事情就跟着来了。所以我就说我们领臂章吧,真是扯的太远了太远了。我们在车库门口列队领那个狗头臂章胸条贝雷帽迷彩服大牛皮靴子宽腰带等等劳什子。一人抱了一大堆然后傻呵呵在门口站队,狗头高中队还是冷冰冰看着我们玩酷我根本就不答理他,看我怎么收拾你跟这个狗头大队!训练军官和士官都挺高兴的,因为今年我们留下的人是最多的以前最可怜的时候就一个,一般也就是七个八个。我们就进去了。然后大家就换衣服换靴子系腰带换帽子戴臂章胸条,兴奋的都跟鸟儿一样我一看就冷笑那种冷笑不是一个后天就要过18岁生日的小孩笑出来的。几个训练士官就满面笑容的纠正几个不会戴贝雷帽的弟兄的经典农民兵戴法——我本来想描述一下的以后说吧因为我要走故事咱们回头说还是挺乐的——狗头高中队就站在我们门口看我们跟鸟儿一样换毛。就我没动,东西往床上一扔就站着。那个姿势绝对鸟的不行不行的!高中队看见了是个人就看见了大家都看见了。高中队就盯着我。我就很鸟很鸟的看他。马达班长赶紧问:“你怎么不换衣服?授枪入队仪式一个半小时以后就开始了!”我就盯着狗头高中队的眼睛很鸟很鸟的缓慢的说道:“我退出。”大家都一怔。狗头高中队也一震。马达班长急了拉我:“好好的你说什么胡话啊?”我挣脱开他:“不是胡话,来的时候我就想好了,我要回老部队。”马达班长:“那你来干啥子啊你个龟儿子是中了什么邪了?”我就盯着狗头高中队很鸟很鸟还是很慢很慢的说:“我来就是为了今天退出。”都鸦雀无声。狗头高中队还是面无表情,他是打过仗的人加上他自己确实也是个鸟货所以一般都是这个操性:“说说你的理由。”我很鸟很鸟的说:“我根本不稀罕你们这个什么狼牙特种大队,我来就是要告诉你们我能做到但是我不稀罕!我要回我们团!”无声。可怕的沉默。谁都不敢说话。狗头高中队真的是被打了一下,他的脸抽搐一下,半天才慢慢的:“你说什么?”我继续很鸟:“我不稀罕!我来就是要告诉你们,你们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这回大家就是傻子也明白了。然后就都是傻子了。就我和狗头高中队是清醒的。我知道这场战争我赢了。因为狗头高中队被彻底的伤害了!他的脸本来是黑的但是现在变的黑红。我知道他被伤害了。有人骂你爸爸的时候你就是这个样子的,所以我不惊讶。这个在很多侦察兵视为至上荣誉的事情,我不稀罕。所以就证明你个狗头高中队在作的是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我赢了,我知道。狗头高中队慢慢走向我。我知道他要锤我,锤吧,我打不过就告你,反正天天被你锤锤习惯了。我看见他的眼睛,他的眼睛恨不得吃了我。然后他走近我:“你再说一遍?!”我不如他高但是我仰着头盯着他的眼睛更鸟了:“我不稀罕我不稀罕我不稀罕!”然后我就闭上眼睛准备他锤我随便锤吧反正我豁出去了打不死我我就咬死你!但是没有。我疑惑的睁开眼。狗头高中队被污辱了,但是他没有锤我。他还是在控制自己。虽然我知道他恨不得掐死我。然后他突然过来了我急忙摆姿势但是他没有理我,就是抱起来我床上那一堆新衣服新靴子新臂章反正所有的一切径直出去了什么都没有说。我很纳闷。高中队又回头怒吼:“收拾你的东西,马上滚蛋!”然后他就上了自己的王八小吉普开走了。我知道我赢了。因为我看见他第一次不再摆那个鸟架子,他急了。我就径直收拾自己的东西。谁也不敢跟我说话,都默默作自己的事情。那几个训练军官和士官也不说话,就是在门口咬牙切齿我知道他们绝对想锤我,但是连狗头高中队都没有锤我,他们也不敢随便锤——主官不说话,你随便锤是要自己担责任的;主官说话了你就真的是随便锤当然不能锤成重伤锤死了更不行,轻伤主官就担责任。真正的野战部队不拿互锤和群锤太当回事情的,我进了狗头大队还是很锤了几架的也没有什么大的处分。我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坐在床上等人把我送走。半个多小时后,我的弟兄们被带出去了他们谁都不敢多看我一眼。

本文由文学文章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敌人为什么叫你们狼牙,要是没有这个鸟大队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