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孙道临原名孙以亮,他的表演已达艺术顶峰

- 编辑:冠亚体育官方入口-冠亚体育官方网站『HOME』 -

孙道临原名孙以亮,他的表演已达艺术顶峰

从来男儿多血性,

       2008年,是86岁孙道临先生进入中国话剧舞台70年的大日子。这一年,也是孙道临登上中国银幕60周年的时光。可是就在这一时刻到来的前夕,2007年12月28日上午,一代艺术家孙道临在上海华东医院突发心脏病,撒手离开人世。2008年初沪上的零星雨雪动容示哀,成为天才艺术家孙道临一去天国的呵护与见证。2008年1月3日一大早,是与孙道临作最后道别的日子。万余名纪念逝者的人们从四面八方涌来,前来上海龙华殡仪馆送别孙道临。告别孙道临的乐曲并不伤感,那是舒伯特的轻柔乐曲和贝多芬的第七交响乐,都是孙道临生前喜欢的曲子。      孙道临遗像照片周围用了白色玫瑰做成了相框和底座,肃谨而且温暖。孙道临遗照旁边的大萤幕上不断滚动播放着他主演的上个世纪的中国电影经典《渡江侦察记》、《早春二月》、《不夜城》、《雷雨》、《非常大总统》等等精华片断。最醒目又最叫人激动的电影画面是:孙道临主演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中的动情呼声:“同志们永别了。我想念你们。”      白色雪花飘来。记得孙道临先生在世的时候,是格外喜欢白色的。出访或者节日裡面,道临先生是喜爱穿白色西服和白色皮鞋的。我有过多次机会访问或者探视过孙道临,在沪上淮海西路武康大楼孙道临家的“忘归巢”,在京城长安街音乐厅孙道临古典诗歌朗诵会上,孙道临与友亲和,大家风范,给我们这些他的影迷留下了许多的挚诚感受。孙道临是安静与安详的。他的话语虽然不多,可是每一句裡面,都能够传达出他的一派儒雅风范。他相当标准的普通话带着磁性,沉稳而且迷人。孙道临离开的那一天,曾经执导《渡江侦察记》的98岁高龄汤晓丹导演也来到了医院,老人站在孙道临遗体旁边,久久不肯离开。最后汤老颤抖地说道:“道临你是不会走的。”        孙道临是一首诗 图片 1      孙道临在一次接受访问时对我讲:“我平生第一次在上海文化广场朗诵的诗作是《黄河》大合唱中的‘黄河之水天上来’。”作为银幕舞台的演艺者同时,孙道临还是一位气质独到的朗读者。孙道临的主要配音电影作品有《基督山恩仇记》中的基督山,《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当中的茹可夫,电影《列宁在1918》当中的捷尔任斯基,影片《王子复仇记》中的哈姆雷特等等。这些经过了孙道临精心挑选过的西方名作大片,均被朗读者孙道临在幕后演绎得惊心动魂和脍炙人口。现实生活中的孙道临不光爱好中文,而且精通英语,他曾经改编过英国小说《呼啸山庄》,美国剧本《死路》,还翻译了美国电影剧本《守望莱茵河》以及捷克电影剧本《黎明前的战斗》。      上一个世纪末叶时,孙道临在舞台上回顾古典,朗读李白、杜甫、白居易、陆游们的诗词。孙道临当时在全国各大城市的巡迴朗诵唐诗宋词名篇节目,一时引起强烈而巨大反响。也许会有一点点奇怪,生活裡显得比较沉默寡言的孙道临为什麽偏偏爱上了大气冲天的诗歌朗读?其实这一生命之路,实在也是跟孙道临在大学学哲学结缘的。大学时代孙道临沉湎古希腊遐想,他沉醉在柏拉图和康得的思考中,尽情求索思想与人生之秘。未名湖畔波光塔影激起了青年孙道临创作灵感。孙道临早在大学时代的《燕园集?细柳》刊物中,就书写下了《风的预感》:“今夜是低气压的夜/难道怪罪于我的敏感吗?/我看见一个大风圈拥着湖水/群树在月下睡眠着/可是我却独自醒来了……”      孙道临的诗被校友黄宗江发现并且激赏。黄宗江讚歎:“孙道临是一首诗。是一首舒伯特和林黛玉合写的诗。”孙道临还是一名沪上地方戏曲爱好者。作为浙江嘉善人杰,孙道临自少年时代就开始接受了江南地方剧种的薰陶,还有就是因为孙夫人王文娟的缘故吧?晚年的孙道临事务繁忙,不过他还是当上了新编排的越剧《早春二月》的艺术顾问。在上海艺坛上,仍然可以看到孙道临的活跃身影,他与越剧萧涧秋扮演者越剧小生一道,在排练场上切磋演技。          孙道临毕生属于电影 图片 2      最近几年以来,孙道临先生的记忆力逐渐有一些衰退了。他脑际中能够记得住的东西,全都停留在了上一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裡面。对于中国那个时候的电影黄金时代,孙道临心间从未忘记。因为他是中国银幕上最灿烂时刻的见证人。曾经有一天,孙道临让女儿把自己送到沪上电影老朋友张瑞芳家裡。当时孙道临兴奋地对张瑞芳说道:“瑞芳啊,我还要拍电影呀。”张瑞芳听了便劝慰孙道临:“好了好了,你就别掺和了,电影现在都是人家年轻人的事情了。”听了张瑞芳的话,孙道临觉得也对。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孙道临毕生还是属于电影的。他一直都捨不得扔下自已的电影事业。孙道临刚刚离去之后,他的女儿孙庆元说过的那一句话深为感人:“爸爸终于可以好好睡觉了。”是的。诗人也应该好好睡觉了,这也是孙道临影迷们的心愿。      孙道临的人品艺品可谓德艺双馨。孙道临先生排戏的时候,总是贴身带着一本小字典随时翻阅,为的是把台词裡面每一个字的声调都搞准了。这样一位大名气的艺术家为了演好一个戏,从来都不忽略每一个细节,就连每一个字的声调都不肯放过。为了事业为了观众,孙道临对于艺术追求的认真精神,就是在今天商潮大涌的社会裡面,也仍然叫人不禁叹服起敬。今天孙道临已经成为一面艺术人生的镜子,点燃自己,照亮生活。孙道临在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最大心愿就是想看到凝聚着自己一生经历的《梦之岛的菩提树——孙道临传》早一点出版.。 图片 3    说到了孙道临自传中的那一株具有象徵意义的菩提树,还是有来历的。年轻时代的孙道临爱好音乐与舞蹈,尤其偏好奥地利作曲家舒伯特创作的《春之梦》、《菩提树》等动人曲子。孙道临在美文《我的朋友舒伯特》当中有如此美丽之言:“在门前水井旁边,有一棵菩提树。在它浓荫下麵,我做过无数甜梦 ……”听见了这样的“菩提树”之梦,就明白晓得,孙道临还是一个梦想家。我自己十分怀念着新的世纪之初那一次,访问孙道临先生的情景。那一次见到孙道临,依然是在先生沪上的家中。      记得,曲折走入了这一座由着名洋房改建过的家居,眼睛一亮,客厅不大却很有意趣,窗明几淨,正牆上是一幅浓墨重彩的飞天油画,还有席地林立的多种凋塑品,昭示出房间主人的仁智胸襟。正如孙道临在美文《走进阳光》裡面所说的那样:“我是一个幸运之子,作为人类的一员生存在这个世界上,体验着多少悲哀欢乐,经历多少离合成败。在我面前,还有多少美妙的微笑在迎接着我,还有多少善良的门正在向我开启。特别是在艺术天地中,还有多少宝藏我想挖掘开发。我爱这人世,如果生死能够由我选择的话,我愿意永远忘记后者。忘记向那黑暗的乌有乡归去。”      现在,道临先生走了,遥遥听着孙道临先生曾经抒发过的这一些胸中感言,我们愿意先生的话铭刻天地。愿意先生永生,愿意他犹如天空上面一道永不消失的电波。孙道临是一首舒伯特和林黛玉合写的诗。        孙道临是一首诗。 孙道临是一首舒伯特和林黛玉合写的诗。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孙道临夫妇 孙道临原名孙以亮,是我国著名演员、导演,毕业于燕京大学哲学系,代表作有《永不消逝的电波》《早春二月》等,妻子王文娟是国家一级演员、“越剧”代表性传承人。 孙道临简介 孙道临(1921年12月18日-2007年12月28日),原名孙以亮,原籍浙江嘉善,1921年生于北京。中国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导演、朗诵艺术家。多次获国内外电影艺术大奖,出任加拿大蒙特利尔等国际电影节评委。历任中国电影家协会理事、顾问,上海华夏影业公司艺术总监。2007年12月28日上午8点59分,因心脏病突发,在上海华东医院逝世,享年86岁。孙道临幼年时代生活在一个知识家庭。1938年入 燕京大学哲学系学习,曾参加燕京剧社的演出,在校期间曾演出过《雷雨》、《生死恋》等剧。代表作品《永不消逝的电波》《早春二月》《乌鸦与麻雀》。 孙道临的妻子 电影演员孙道临和越剧演员王文娟于20世纪60年代结婚,但对二人世界的生活一直做低调处理。孙道临在他出版的专集《走进阳光》中,甚至对两人的婚事只字未提。 孙道临出生于北京,在燕京大学读书期间,受同窗挚友黄宗江的影响,逐渐走上电影的道路。之后在《乌鸦与麻雀》《渡江侦察记》等影片中成功地塑造了一系列个性鲜明的角色,成为一颗璀璨的明星。但年届四十的孙道临一直没有理想的意中人。 王文娟是浙江嵊县人,13岁到上海学唱绍兴文戏,因聪明好学,很快挑起头肩花旦的重任。20世纪50年代由她主演的《春香传》《红楼梦》《追鱼》。但因为忙于演艺事业,直到50年代末,已过而立之年的王文娟仍待字闺中。 有段时期,孙道临几乎被越剧醉倒,只要能腾出时间,他就去观看由王文娟主演的越剧。有一次,孙道临直率地去找黄宗江和黄宗英兄妹俩:“嗳,我想结婚了,请帮忙找个对象。”黄宗江说:“算来只有越剧团的王文娟还待字闺中,不知你对她感觉如何,如合得来,这大媒人我包下来了。”孙道临的心事被另一位热心人也察觉出来了,她就是孙道临的同事张瑞芳大姐。在几位好心人的促成下,60年代初,这一对大龄男女终于完婚了。这一年孙道临39岁,王文娟35岁。

陈凯歌说:“单凭一部《早春二月》,他的表演已达艺术顶峰!”

图片 7    孙道临 是一首

陈红说:“从未见过他衣服皱巴巴的或头发没弄好。一看就是一个自爱和热爱生活的长者。”

舒伯特和林黛玉合写的诗   乌尔沁

一个溽暑难耐的午后,我照例去道临先生家喝茶闲聊。道临先生向我吐露了一桩心事。原来,许久以前,他将历年诗文旧作整理成册,交一家出版社出版。不想文去书空,犹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多次催问,得到的却是搪塞与敷衍,甚至一些珍贵照片也遗落散失,不知去向,老人为此闷闷不乐。于是我自告奋勇,允诺设法帮先生完成夙愿。道临老师顿时愁眉舒展。凭多年交情,我找到上海人民出版社编辑崔美明女士,结果一拍即合,美明女士对道临先生诗文颇感兴趣,于是经过一阵忙而不乱的索稿、定稿、校样之后,《走进阳光》一书得以面世。封面照片由道临老师亲自选定:他身着浅蓝色西装,墨绿底色配橘红色花纹领带,呈飘逸状,道临先生略微侧身凝视远方,一头白发与其红润的脸庞沐浴在阳光之中,一种浓浓的历史感与勃勃的生命力油然而生。道临先生一生的挚友与同窗黄宗江写来长达数千字的序文。文章回忆了他俩数十年的友情,并称“孙道临是一首诗,是一首舒伯特和林黛玉合写的诗”。回想这一经过,我心中满是欢欣与“得意”,道临先生更是幽默地在书的扉页上写道:“谢可凡‘大媒’。”

道临先生拍摄《一盘没有下完的棋》时,曾给导演佐藤纯弥先生写过一首小诗,若将诗中“佐藤”改为“道临”,小诗也可视作道临先生一生的写照:

谢芳说:“他特漂亮,眉清目秀,特别文雅。”

正是路转峰回处,

10年过去了,我依然不敢看那段画面,节目也未有采用,生怕热爱道临先生的朋友无法接受。我将那几句撕心裂肺的话语深深植入脑海深处,成为永久的记忆。道临先生常诙谐地将自己的姓“孙”称为“天上的太阳”。其实,他在我心里,就是太阳,不落的太阳,带给我们温暖和力量。

本文由文学文章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孙道临原名孙以亮,他的表演已达艺术顶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