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偏心鬼说,黄玲又问

- 编辑:冠亚体育官方入口-冠亚体育官方网站『HOME』 -

偏心鬼说,黄玲又问

  “放开我,救命啊,不要啊。”一个女子的声音在嘶叫。一群色鬼在玩弄她,个个欢腾着,狂笑着,张扬舞爪着。衣服撕成了线条,肉体抓成了红尖椒丝。头发团成了草片,光着脚,裸着胸。全身上下青的青肿的肿,比鬼还鬼。
  “住手,你们这一群色鬼竟敢在地府作恶,左记鬼、右励鬼快将这群色鬼抛入铅水油锅,洗清兽欲,方可再世投胎。”说话的是十八层地狱长,鬼名“偏心鬼”。
  偏心鬼升殿点名,点名完毕,各自归位。黑白无常报告:“今天又有3个人世间死了的鬼魂,前来报道。”偏心鬼让带上来,一看两个男的一个女的,那女的就是刚才被色鬼玩弄的,偏心鬼说:“两男的罪恶深重,还阳怕危害世人,带下去每日抽神鞭两千五百八十三下,抽够二十年,把那作恶的皮骨抽断,方可还阳,来世你俩就脱胎换骨了。”
  对女鬼问:“你是什么鬼?”女鬼迫切的说:“我是白面鬼,只因……”
  “够了够了,又煽情呀,是不是又想说我是被冤杀的,所以怎么怎么的……”偏心鬼说:“我这里不管冤杀枉杀,只要进了我这里,就由不得任何鬼类撒泼。”但是他又看中了白面鬼的美色,所以来了个先奸后杀。
  地狱有个凉心鬼看她可怜,于是偷偷放了她。她幽魂于世三十天没找到仇家,又怕勾魂的黑白无常,所以附在了一个姓秦的读书人身上,这个读书人叫秦人备。年方二九,未曾婚娶。一般男子不附,为何单单附在他身?原来这秦人备身体各项都好,就是聋了,失聪听不见了。所以白面鬼附在他身。秦人备父亲去世,母亲种地,别无亲戚朋友,就算有也躲远了。
  一日天亮,秦人备的母亲张氏起来打扫院子,看见秦人备抽柴生火,熬汤煮饭,擦桌扫地,劈柴挖煤。干的是热火朝天不亦乐乎。张氏寻思:“这是不是我的儿啊?!”傻愣了半天没说出口一个字。秦人备看见母亲站那不动,亲自向前问候,把饭盛来把菜夹上说:“妈,您辛苦了,吃啊。”张氏不敢吃,疑问:“我儿几日生?几日取名?几日读书?”秦人备说:“甲子生,戌刻取名,六岁读书。”一听儿言语,张氏又喜又疑又惊又怕。
  白面鬼实情相报说:“妈妈别怕,我原本非鬼,也是一家人女。我叫田爱生,只因母亲生下我来背上有个印记,是两个字叫做“爱生”所以有了这个名字,但母亲生我后死去了。父亲便又找了一个,还带着一个比我大的男孩,从此我们又是一家人了,可是父亲劳动在外,家里全权那个女人把持,开始只是欺负我来去哄那个哥哥,后来撒泼欺负起我爸了,唆使我爸干些伤败俗的勾当,把我嫁给了李家人,生下一子。姓李的便不再疼我爱我,每天让我做饭,而我只会拿白面做馒头,于是他不让我吃饭,让我吃生生的白面,最后活活饿死,成为了白面鬼。”
  张氏听了很受同情,说:“不知天底下还有这般的毒妇,真该五雷轰顶啊!”白面鬼说:“妈妈,儿有一事相求,既准,我愿转嫁令郎,长期侍奉妈妈。”张氏满脸欢笑说:“只嫁给我儿,何事不能应承,你尽管说来。”白面鬼说:“我是饿死的冤屈鬼,生前无力,死后也无依无靠,近不得世人跟前,也怕黑白无常勾走,不能血我深仇大恨,所以我想附在令郎身上去报仇雪恨,事后我再向天庭告御状,许我还阳。届时与令郎完婚,夫妻二人久久侍奉您的天年。”刚开始张氏不同意,后来白面鬼说:“妈妈你我皆为女人,女人遭受的罪只有女人最清楚,妈妈难道就没有受罪的时候?”说动了张氏,张氏同意了。
  很快,白面鬼找到仇家,一刀一个杀的痛快。一杀完黑白无常就来勾两个人的魂来了,白面鬼立即冲前去,把他们的魂用火烧的飞灰烟灭,让他们做鬼也做不了。黑白无常也被烧的半死,鬼鬼祟祟的跑回去了。白面鬼飞升天庭,见到司法天神二郎神杨戬,把事说了一遍,最后二郎神准他还阳,把调戏他的那个偏心鬼的心也掏了油炸了,并让白面鬼还阳,还阳之后,她找到父亲还有李家的那个儿子,她治好了秦人备的耳朵,两人长相厮守,共同孝敬母亲,不久后又生下一子。

黄玲记得自己才几岁的时候,她的父母就离婚了。她的母亲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夺得了她的抚养权。

黄玲对自己的母亲说:你们为什么要离婚?

她说:小孩子不懂大人的事,不喜欢了就不在一起了。

黄玲又问:那你们为什么结婚。

她一时语塞,小孩子别管那么多。

黄玲鼓足勇气说:爸爸不在家的时候,我看你和一个叔叔在一起,你还说等拿到了爸爸的钱你就和爸爸离婚,跟那个叔叔在一起。

她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伸手给了黄玲一个巴掌,我让你着张臭嘴胡说!叫你不要多管大人的闲事,你就是听不懂是不是?

黄玲并没有哭,她在家里被母亲打是常有的事情,她在法庭上叫着要和自己的爸爸在一起,但是没有成功。爸爸工作非常的忙,根本就没有多的时间照顾黄玲,哪怕他很爱自己的女儿和妻子。

没过多久,妈妈就和那个她经常幽会的叔叔结婚了,黄玲从此以后多了一个继父。妈妈说:黄玲,叫他爸爸。

黄玲叫到:叔叔!

男人很生气,他恶狠狠说:小崽子,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爸爸了,你以后什么都得听我的。

黄玲说:你不是我爸爸,你是叔叔。

男人结实的巴掌就扇在了黄玲的脸上,黄玲被打蒙了,她只感觉头晕目眩,没有疼痛。过来几秒钟,强烈的疼痛才向她袭来,她放生大哭。

妈妈不耐烦地说到:够了,一个小孩子,你跟她较劲什么?

男人伸手搂住她的腰,走进了房间。

黄玲眼泪不住往外流,以前妈妈虽然也打自己,但是都没有像今天这样的痛。她觉得很委屈。

晚上,黄玲感觉有人在抚摸自己的脸,她张开眼睛发现是那个男人。她以为自己又要挨打了,于是吓得直往后缩。男人猥琐的说:不要怕,我不会打你的,嘿嘿。说完就把手伸进了她的被窝。

黄玲直到现在还有这个阴影,她每天晚上睡觉得时候,总是感觉有一双邪恶的手慢慢伸进自己的被窝。她吓得不敢睡觉,她以前将这件事告诉过自己的妈妈,但是她除了对自己拳打脚踢意外,就没有其他的了。黄玲很绝望,她很想结束这种生活。

她离家出走了, 准确的说是逃走了, 她以为这样就可以逃避那些肮脏的过去,但是这些却像是厉鬼一样的缠着自己。

她觉得自己一刻都没有摆脱过这两个恶魔。她想过去找自己的爸爸,但是她不知道爸爸在什么地方,而且她连基本的路费都没有。听说,爸爸在很遥远的地方,是不可能走去的。

本文由文学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偏心鬼说,黄玲又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