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黑脸志愿兵抱着小庄在喂水,没有什么可以

- 编辑:冠亚体育官方入口-冠亚体育官方网站『HOME』 -

一个黑脸志愿兵抱着小庄在喂水,没有什么可以

但是,声音里面的感觉,是一样一样的。我就鼻头发酸,我想我奶奶了,那时候我才18岁啊!然后感到浑身跟散架了一样酸痛酸痛的。老奶奶本来就有眼泪,这回就哭出声音了:“娃子啊,你这是被警察追还是被坏人追啊?”我就说:“我是当兵的。”老奶奶就说了一句话,当时我就哭了现在我也哭了。——“我要是你奶奶,就不让你当这个兵!”我的眼泪就哗啦啦下来了。我跟你们说过我爷爷算是老八路,但是在我当兵的问题上他和我爸爸是有不同意见的而且是极力反对——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明白过来什么叫隔辈亲。我爷爷怕我吃苦,我爸爸想我吃苦锻炼锻炼。两个都没有错,但是爷爷和奶奶绝对是心疼我看不得我吃半点苦。我记得很清楚就是我小时候家里穷,80年代老干部家也不富裕啊,何况我爷爷命运多变退休的时候不过是县团级。我奶奶就拿着馒头一点点嚼碎了就那么一口口喂我,我小庄就是这么长大的……好了,又扯远了,有的朋友不爱看了。不过我先告诉你,我不是为你写的,你不想看就别看,网络自由我又没有要你的书钱。SB又没有给我钱,我跟这儿想写什么写什么,你有什么可以说的?不是想得罪你们,但是你们现在也确实是不象话了。难道每一节都是小高xdx潮你们才满意?那还叫小说吗?别的朋友没有参与这个创作过程的以后接触了怎么看啊?我写小说是专门为了满足你啊?在别的网站上退伍军人都没有对我的议论产生歧义,你们一点苦也没有吃过没有经历过我现在写了你们喜欢看就看,不喜欢看就换个帖子看好不好?我是为这些军人和退伍军人写的,不是为了你们。真是没有求着你们看——打住。我哭了一会儿,老奶奶也陪我哭了一会我就一下子惊醒了!枪!我的枪呢!两支步枪一只手枪还有一把匕首!凯芙拉头盔也在,好在没有丢,我丢一个要2000多块钱呢!从我的津贴里面扣要扣到猴年马月啊?!我一激灵就要坐起来,但是实在是起不来了,刚刚动一下腹肌就生疼又一下子跌在床上了。“起来作啥子啊?”老奶奶赶紧按着我,我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光光了。但是我顾不上不好意思下意识的就说:“枪?!我的枪呢?!”老奶奶就一拍我身边我就听见金属声音:“这儿呢!就放在你跟前呢!”我就偏头一看,两支步枪一支手枪还有弹匣备用弹匣什么的一个不少,匕首也在,好好的插在套子里面。这才松了一口气,知道枪安全自己不用被劳教了——在部队丢枪是件不得了的事情,其严重性是仅次于泄密的。这种纪律教育是反复强调的,尤其是特种部队两样都沾上了,保密你就不用说了,还老带着枪到处跑丢了就是劳教你没有什么解释的。好在枪没有丢,不然我小庄现在也得写个《寻枪》了。然后我就听见门响,一个人走进来。是个壮年男子,也是黝黑,也是看上去就是话不多,沉默寡言的那种。我知道这就是他儿子。老奶奶没有儿媳妇也是我意料之中的,女人这种资源是跟别的物资流动相似的,就是向更繁华的地方流动,没有什么可以说的这是事实。然后我就喝了点水,老奶奶喂我喝的,我乖的要命。他儿子就去做饭老奶奶陪我说话。她的口音不是特别好懂,但是我还是认真的听。我的普通话她是听的懂的,在她面前我除了秘密没有说什么都说了,包括我们这次是演练,我就是不能被那帮子狗日的搜索队也就是别的解放军抓住。老奶奶琢磨了半天说了一句极其经典的话:“我懂了!你们在耍!你们就是新四军游击队,他们就是小日本!”我赶紧点头,山民的智慧是绝对高的——这位老奶奶对特种部队的认识非常正确,特种部队就是游击队,没那么多神奇的可以讲。然后我就休息,接着中午吃饭,居然是红烧羊肉汤。一吃那个嫩啊,我就知道老奶奶让儿子把卖钱的山羊羔子给杀了。——其实我真的没有犯规,发动群众掩护自己也是特种部队作战原则之一,老美在越南也想这么干但是没成,这点子想法还是从毛主席他老人家的书里学的。我中午昏昏沉沉的睡了一会,下午3点左右就能起来活动了。要不怎么说特种部队的战士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呢,缓过来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但是特战队员缓过来的时间是大大缩短的,这就是大运动量和艰苦的训练造就的结果。我穿了一身他儿子的衣裳,我的衣服和靴子都被老奶奶洗过了晾在外面还没有全干。我走出去,老奶奶还在给我翻过来半湿的迷彩服和迷彩大汗巾。我就说我该走了,不能再跟这儿停留了,因为我要赶在狗头高中队带队到7号公路桥以前在那儿等他们。我要穿越大山穿越原始丛林地带,时间是宝贵的。老奶奶有点惊讶,她问我怎么走。我就说腿呗,我又没有受伤。老奶奶是坚决不依的,说什么也不能让我这么进山,我再怎么解释是训练我能顶得住也不行。但是我是一定要走的,这么忽悠下去挨的收拾就更厉害。最后老奶奶磨的没有办法,答应我走。她问我去哪儿,我跟她有什么可以保密的啊,就说是公路桥那边。她就明白了,说要送我一程。怎么送啊?她这个小脚怎么可能进林子呢?!我坚决拒绝,她又不干了。然后她就喊儿子,我不知道她喊儿子干什么,但是我知道我要走别说她儿子,就是全村的小伙子来了我也能走,这点子自信我还是有的。她把儿子叫过来就说:“去!把铁头家的拖拉机给我借来,就说我要进城看病!”她儿子就去了。我还纳闷呢,干吗这样啊?一会拖拉机拖拖拖就过来了。

一艘橡皮艇上,一个黑脸志愿兵抱着小庄在喂水。小庄咳嗽,嘴里的水咳了出来。志愿兵惊喜地抬头:“他醒了,他醒了!”小庄睁开眼:“小影……”黑脸志愿兵憨厚地笑:“醒了就好了。”“几点了?”小庄迷迷糊糊地问。“11点!”旁边一个粗犷的声音说。那个粗犷的声音骂:“妈拉个巴子的你干啥去?”小庄回头,那人穿着老头汗衫迷彩裤,戴着一顶农民用的草帽,他头都不回。小庄看着他的背影说:“我天黑前就得赶回去!不然狗日的……高中队就要淘汰我!”背影哈哈一笑:“你骂的对!他妈拉个巴子的绝对是个狗日的!”他把没有钓上来鱼的钓竿拿起来,“饵又被吃光了!这是什么河啊河里的鱼怎么都光吃饵不上钩啊?尽是赔本买卖!”小庄说:“班长,谢谢你们救我!我得走了,麻烦你把我送回原来的地方。”“你干啥去?”背影回头,是个中年大黑脸。“我得回原来的地方!我得自己走,不能作弊!要不高中队要把我开回去,我不能回去!”小庄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他起身四顾,“趁现在没人,班长你把我送回去吧?我从原来的地方走!”大黑脸就问:“我带你一段不好吗?瞧你那个脚腕子,那么远,怎么能在规定时间走得回去?”小庄摇头不迭:“不好。”“为啥不好?”大黑脸有点意外。“当兵的丢分不丢人,大不了明年再来,现在作弊就是赢了也不光彩。”大黑脸看他半天。小庄的脸稚气未脱,却很严肃。那志愿兵说:“那我们把你放下去你自己走吧。”小庄一梗脖子:“不!我就要从我原来倒下的地方走!”“那我们白救你了?”志愿兵有点不高兴了。小庄也来了气:“我又没有让你救我!”大黑脸乐了:“妈拉个巴子的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挺鸟的!”小庄看着他,没敢回嘴,低头掉泪了:“我好不容易才熬到现在的,我不能被淘汰,我答应我们排长的……”大黑脸笑:“妈拉个巴子还掉金豆了!多大了?”“十八。”大黑脸再看看:“有吗?”“差半个月。”大黑脸看他半天,低沉地说:“还是个娃子啊!”小庄急了:“我不是娃子!”那个志愿兵拽小庄。小庄不理他,对大黑脸说:“我不是娃子了我18了!”大黑脸笑:“成成,你不是娃子是汉子成了吧?”志愿兵对小庄怒吼:“你怎么说话呢你!”大黑脸瞪他一眼:“妈拉个巴子给我滚一边去!我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志愿兵不吭声了,转身划船。大黑脸转对小庄笑:“十八岁的列兵,能顶到‘流浪丛林’?不简单啊!”小庄不屑地说:“这个狗日的特种部队又不是了不得的地方!我们夜老虎侦察连,个顶个都能顶下来!”大黑脸爽朗地笑了:“小苗如今出息了啊!把个列兵都调教的嗷嗷叫!”小庄惊讶了:“你认识我们苗连?”大黑脸眨巴眨巴眼:“这个鬼军区有多大?我可是老资格的军工了!”小庄松了一口气。“那当然!”“打两枪我看看?”“我这都是空包弹,打了也白打。”大黑脸转对志愿兵:“把你的王八盒子拿来!”志愿兵赶紧摘下手枪递给大黑脸。大黑脸不接,对小庄一努嘴。志愿兵犹豫一下,但是还是给了小庄,同时右手拇指一按按钮卸下弹匣。小庄接过没有弹匣的手枪哗一声拉开空栓检查,熟练地整了一下回位了。他拿着手枪开始四处瞄准:“老班长,这班长的枪保养得不错!可是就是没子弹啊?难道要我把那鸟吹下来啊?”他瞄准天空的鸟,枪口追逐着,不留神枪口转向了大黑脸。志愿兵立刻跟豹子一样扑过来,扼住了小庄的咽喉。小庄没料到,在船上蹬腿翻白眼。大黑脸一脚把志愿兵踹进河里:“妈拉个巴子的没子弹你瞎紧张什么?”志愿兵掉进河里,眼巴巴看着大黑脸不敢上来。小庄反过味道来,咳嗽着起身。大黑脸瞪着志愿兵:“上来。”志愿兵敏捷翻身上来,浑身湿透了。大黑脸又转向小庄:“咋样?”小庄摇头咳嗽着:“没事,老班长。”大黑脸冲志愿兵伸出手:“子弹。”志愿兵犹豫着,把弹匣递给大黑脸。大黑脸把枪和弹匣递到小庄面前:“拿着,打两枪我看看。”小庄不敢接,看志愿兵。大黑脸说:“别搭理他,他自己跟那边凉快呢。”小庄乐了,一把抢过手枪和弹匣,快速合一上膛出枪。大黑脸笑:“样子挺花哨的啊?水平咋样?”“那还用说!”“打两枪我看看。”小庄侧脸问志愿兵:“班长我可以吗?”大黑脸挥挥手:“你别管他!他那个班长说了不算,我这个班长说了算!”小庄看看四周:“老班长,我打什么啊?”大黑脸看看四周,四周一片水茫茫:“打啥啊?刚才的鸟儿干吗去了?该用的时候就撂挑子不见鸟影了?跟那个狗日的小高一样!用不着的时候瞎在你跟前晃,用得着的时候不见鸟影了!”他摘下草帽,举起来问:“我扔出去你打的准吗?”小庄点头。大黑脸就说:“咱俩打个赌怎么样?”小庄看着他“怎么赌法?我这个月的津贴刚刚领,你说咱们去哪儿喝酒?”“我不喝,酒你最好也别喝。这个狗日的地方禁酒。”“不是,我怕你想喝。”大黑脸舔舔嘴唇:“我是想喝但是我更不能喝。”“那咱们就偷偷喝?我到服务社买了到炊事班找你?”大黑脸笑:“那就算了,我不喝酒了,说了不喝就不喝。”“那怎么办?你说赌什么?”大黑脸想了想,说:“一个弹匣里面有15发子弹。”小庄一怔:“这么多啊?”“重点不是这个——我这个草帽丢出去,你要是全打上了我就送你回原来的地方,要是打不上你就跟我走,我带你回去,不告诉你们那狗日的高中队怎么样?”小庄赶紧说:“我赌我赌!”大黑脸笑:“愿赌服输?”小庄点头据枪准备:“愿赌服输!”“看好了啊——”大黑脸说着说将草帽甩出半空。小庄据枪瞄准,扣动板机。草帽在空中旋转,不时中弹。草帽落入水里,最后一枪没有打中。小庄傻眼了。大黑脸一把拿过枪试试,枪已经空膛挂机,他把枪丢给志愿兵:“王八盒子还你,开船!”志愿兵接过枪插入枪套,发动马达。小庄还傻在那里。大黑脸看着他笑:“妈拉个巴子后悔了?”小庄梗着脖子说:“当兵的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不后悔!不就是咱俩联合起来骗这个狗日的高中队吗?这事我干!”大黑脸哈哈大笑:“对对!咱们联合起来作弊,骗这个狗日的高中队!”小庄笑了。“还是个娃子啊!”大黑脸陷入了沉思。“我不是娃子,我18了!是列兵!”大黑脸苦笑:“对对,是列兵!去年刚刚入伍的?”“对!——班长,你当兵多久了?”大黑脸看着两处的风景,迎面的风掠过他饱经沧桑的脸,许久,他说:“二十一年。”小庄一怔:“啊?特种部队还有这么老的志愿兵?”“我当兵的时候,跟你一样大,后来就不是兵了。”小庄就点头:“哦,那你是老军工了?”“对,老军工。”大黑脸爽朗地笑。橡皮艇在河里前进……

这是一间地牢。门突然打开了,黑暗中进入些微弱的光线。浑身是血的苗连微微睁开眼。马云飞站在门口:“带他出来,今天晚上——是他的死期。”两个**进来,拖出被打得不**形的苗连。苗连没有胆怯,咬牙站起来。马云飞看着他:“我敬重你是条汉子,所以我会给你个速死。而且这个**,也是个好汉。死在好汉的手里,你可以瞑目了。”苗连把一口血唾沫吐到他脸上:“你们这帮人配称得上好汉?一群王八蛋!”马云飞没有生气,只是擦擦脸:“带走吧,给他吃点好的。午夜行刑,尸体丢到县城公安局门口。”苗连推开拖他的两个手下:“让开,我自己能走!”马云飞默默看着他。苗连坚定地自己走着,没有任何胆怯。远山镇,马家别墅的餐厅里,小庄和马世昌等人在吃饭。餐桌上的菜很丰盛。马世昌严肃地看着小庄:“你爱她?”小庄坐在马世昌旁边:“嗯。”他旁边是马玲,一脸紧张。马云飞坐在另外一边,再就是两个哥哥,都是彪形大汉,一看就是脑子不够数。马世昌看着小庄:“把你的手给我。”小庄伸出右手。马世昌把自己的项链摘下来,放在小庄手里:“这是她的母亲。”小庄打开项链的鸡心坠子,里面是个恬静的女人的照片。“戴上。”小庄戴上项链。“马玲是她唯一的女儿,也是她的心肝宝贝。戴上她,记住——她也会爱你的。小庄,这里就是你的家,我们都是你的亲人。”“爸爸。”马玲含着眼泪。小庄点点头,眼泪吧嗒下来。马玲给他擦泪:“第一次看见你哭啊?”马云飞笑:“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么!小庄,欢迎你!”马世昌笑着举起酒杯:“今天晚上,就是欢迎你——而且,你们订婚了。”马玲抬起一双泪眼:“啊?爸——”“不愿意啊?那我要回来!”马世昌伸手。小庄赶紧摘,马玲按住他的手:“傻啊你?谁说不愿意了,太震惊了——我要喝白酒!”马家父子哈哈大笑。小庄笑笑,重新整理好项链。整个晚宴其乐融融,笑声不断。晚宴结束后,便各自散去。马玲的房间里。马玲在擦面膜。小庄站在窗前,从窗帘缝隙看着外面。马玲催他:“哎呀!你还愣着干什么?洗澡去啊!”“今天我还是睡沙发。”“干吗?我们不是刚刚订婚了吗?”“还没领证呢。”“你脑子真傻了啊?领什么证?”马玲哭笑不得:“你是通缉犯,我是毒枭的女儿!我们去哪个街道办事处领证啊?”“我们可以去境外**。”马玲哼了一声:“死脑筋!”“我当兵出身的。”“我爸也当兵出身的,他怎么娶过六个老婆,有无数情人啊!”“不一样,我是解放军,他是民族武装。”马玲眨巴眼:“那我就纳闷了,你要真那么规矩——怎么会当职业杀手的?”小庄回头,目光很冷。马玲吓了一跳:“我错了,不该问的不问——你教育过我的。”小庄没说话,继续往外观察。敲门声突然响起,伴着马云飞的声音:“睡了没?”马玲高声回答:“睡了——在床上呢——”马云飞笑:“叫妹夫穿好衣服出来,带上他的枪。”小庄愣了一下。“干吗啊?大半夜的!”马玲有些不乐意。“有个小忙,让他去一下。”“动枪动炮的,还小忙呢!不去,明天再说!”“这是老爸的命令。”小庄低头想想,还是拿起自己的手枪检查一下挎上。马玲看着他:“你小心点啊?”小庄回头:“先睡吧,一会儿就回来。”他穿上外衣出去。马云飞笑笑:“打扰你好事了,我妹妹能对你服服帖帖的,连我都没想到。”“走吧,什么事儿?”“处决一个警察。”小庄愣了一下:“处决警察?”“嗯,被我们抓来的警察。”小庄笑了一下:“是吗?我最恨警察!”马云飞笑笑,拍拍他的肩膀:“走,你去解决他!”小庄拿出手枪,准备上膛。“不着急,枪先给我——你在前面走。”小庄把手枪给他,转身在前面走。马云飞在后面拿着手枪,退下弹匣看了看,接着哗啦拉开枪栓。他提着手枪,虎视眈眈看着小庄的背影。小庄听见了,但是没有停步,若无其事地继续走着。马云飞虎视眈眈地跟着小庄。两人上车,车高速驶走。山林。十几个**拿着火把等待着。中间是戴着头套坐在地上的苗连。一辆陆地巡洋舰开来。小庄下车,后面跟着提着手枪的马云飞。小庄走向那个俘虏。马云飞使了一个眼色。几个**的冲锋枪对准了小庄。小庄走到俘虏跟前:“就是他?”苗连听到熟悉的声音,愣住了。马云飞笑笑:“对,他是警察的侦察科长。”小庄点点头。马云飞挥挥手:“打开他的头套,这是个好汉——他应该知道是谁杀了他。”小庄伸手抓开苗连的头套。苗连的脸露出来。火把映照下,小庄的脸没有表情。苗连的脸也没有表情。马云飞冷冷地看着。小庄蹲下,仔细看着苗连,久久无语。苗连一口唾沫吐在他的脸上:“狗杂种!兔崽子!来啊,动手啊!杀了爷爷,二十年后还是一条好汉!”**们举起冲锋枪对准小庄。苗连怒骂:“来啊!动手啊!来,别他妈的手软!爷爷今天就是变成鬼——也不能绕过你们!”小庄静静看着苗连:“警察,你的死期到了!”苗连冷笑:“把爷爷的手解开!爷爷不要死了还被绑着!”马云飞冲手下努努嘴,一个**拿起匕首解开了苗连的绳子。苗连活动活动手腕,盘腿坐好,面对小庄冷笑:“动手。”小庄还是蹲着,看着苗连,没有表情。苗连一把撕开了自己血污的衣服,指着自己的心口:“动手!朝这儿打!”小庄慢慢起身,伸出右手:“给我枪。”马云飞把小庄的枪递给他,自己也拔出手枪上膛,对准小庄的后脑。小庄拿着手枪,检查一下。苗连怒视小庄:“狗崽子!别打歪了,让爷爷受罪!”小庄慢慢地举起手枪,他的眼,酝酿着火焰。他的枪口,对准了苗连的心脏。马云飞举着手枪,对着小庄的后脑。小庄看着苗连:“踏上这条不归路,我别无退路!警察,走好……”苗连平静地看着他,露出笑容。小庄果断扣动扳机。砰!子弹准确地打中了苗连的心口,他仰面栽倒。马云飞放下手枪,周围的**也放下冲锋枪。苗连躺在地上,胸口的伤口在冒血。小庄慢慢转身,把枪递给马云飞。马云飞笑笑:“不用了,你拿着吧。”小庄看着他,很久,把手枪退膛插进枪套:“完了吗?”“完了。”“我回去睡觉了。”马云飞笑笑:“送姑爷回去!”两个**打开车门,小庄上车,车开走了。一个**问马云飞:“他怎么办?丢在这里喂狗吗?”马云飞笑笑:“不,我说过了,派两个人,丢到县公安局门口。告诉他们,来多少杀多少!”**们拖起苗连的尸体,拿塑料布包裹好,丢到车上走了。马云飞笑笑:“西伯利亚狼,不错!杀人不眨眼——有胆色!”

本文由文学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一个黑脸志愿兵抱着小庄在喂水,没有什么可以